俄罗斯数学近况如何?

看回答

以下为评论,高质量的被粗体化。

  • 要是把外来户都拿走,美国数学肯定不如法俄。看现在的话,Peter Lax是匈牙利人、Nirenberg是加拿大人、Deligne是比利时人、Bourgain也是比利时人、Drinfeld是俄罗斯人,和法国、俄罗斯差了一大截。看最历史上厉害的土生土长的美国数学家无非也就是Smale、Thurston、Birkhoff之类,中国历史上有陈省身和华罗庚,并不虚。如果和我们的邻居日本比,那马上被甩开几条街,日本可是出了高木贞治、小平邦彦、伊藤清、佐藤干夫、志村五郎、岩泽健吉、柏原正树这些人物的。
  • 日本早就是一流了,年轻人里像户田幸伸就很不错。不过更要注意的是望月新一的工作,如果成立,会引发算术几何的一次革命,导致世界数学版图重划,以后京都大学变成世界数论头号中心。我看法德俄中应该都跟得上,而美国数论会彻底掉队。
  • Peter Lax是Courant一对一培养出来的,和美国教育系统关系不大。哥廷根的时代从Gauss开始,人才辈出,莫斯科学派和哥廷根学派也存在直接传承关系,你去看看数学家谱就知道。我认识俄国数学家大多也都对哥廷根学派十分推崇。其实苏联大学在各方面都大体保留了传统德国大学的各种做法,想看传统的德国大学是怎么搞的,也许俄罗斯的大学比现在的德国大学更值得参观。是不是整体强于西方世界,我不好说,不过Kolmogorov和Gelfand显然是二十世纪下半叶最伟大的数学家。
  • 乌克兰入欧和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关系加强又不矛盾。欧盟说到底是法德轴心,排除意识形态问题,法德和俄国文化等各方面比美英更亲近,俄国人不喜欢美国人,法国人也不喜欢,这里面可以做的文章很多。普京的思维还停留在十九世纪西方列强跑马圈地的时代。
  • 俄罗斯数学的困境本来就是政治问题造成的。如果不是苏联解体这一事件,而是苏联平稳完成转型,今天世界数学格局显然是苏法双雄会,苏联略强,没美国啥事。
  • 内因决定外因,颜色革命搞得成,都是自己社会有问题。
    • 回复“政治这东西不是我们常人能看懂的,如果普京不拿下克里米亚,没准美国人的颜色革命都弄到家门口了”
  • 算上海外的话,还是美俄法三强格局。本人年轻人有潜力的一直有,现在俄国学生出国的少,但出国的莫大、列大、莫物技的学生,都让人觉得很好。当然了,一切要取决于政治经济形势。不出现大崩溃的话,应该会逐渐复苏的。
  • 照俄罗斯内部有一派人的看法,加入欧盟,在欧洲搞法德俄核心,间接瓦解北约,才是俄罗斯彻底扭转地缘政治危机的正确选择。把欧洲和乌克兰往美国那边推是吃饱了撑着。我觉得这有一定的道理。
  • 看局势了。局势稳定,政治经济转型成功就会回来。
    • 回复“海外就歇会吧,人家都不爱回俄罗斯那该死的地方,巴不得逃出来”
  • 美国现在只能吸引中国印度的学生,而且面临欧洲的竞争。欧洲大陆的学生去美国的不多,反而现在美国留德的学生越来越多,每年增加10%。美国的放任主义体制缺陷严重,实际上美国的科技人才已经无法自给,科技教育系统也在衰败。俄罗斯现在是改革不彻底,但如果彻底改革,融入欧洲,俄罗斯的科技实力会很快恢复。
  • 中国实际上的确也具备在科技上挑战美国的可能,这方面国人完全不必妄自菲薄,毕竟中国的人口规模和儒家文化的传统在那里。当年潜力能不能转化成现实,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 英语优势加滞后效应。美国的本土理工科教育体系冷战后期已经开始衰败,现在早就是外强中干了。而且拉引用和H指数的也是实验学科。美国靠砸钱砸人,可以取得优势,但这种优势并非不可撼动。
  • 中国科学起点极低,严格意义上的高等理科教育都是1920年才开始的,且一百年来先是面临帝国主义侵略,外患不断,后来又是国家分裂,社会问题重重,即便如此,中国人在科学上也不是毫无建树。光看数学的话,陈省身的成就还高于几乎所有的美国数学家。华罗庚、冯康、吴文俊,如果不是政治原因,成就也都会高很多。如果有长期稳定的环境、公平而普及的国民教育体系、畅通的国内外科技交流,中国人完全有潜力挑战美国。
  • 陈和丘是中(ROC)美双重国籍。不过不管国籍如何,反正证明国人并非没有科学天赋。
  • 华罗庚当年很早就意识到了可能存在现在叫Langlands纲领的东西,但因政治运动导致研究中断。吴文俊当年和Serre、Thom并称“法国拓扑三杰”。如果不是政治运动,后来会怎么样,非常难讲。
  • 丘之前的中国国籍是中华民国国籍,并非持有大陆护照。按照中华民国国籍法,除非主动退籍,那就还是中国人。丘只是加入美籍,并没有退籍,那显然还是中国人。
  • 北约是北约,欧盟是欧盟。北约是美国主导,法国在萨科齐一起也不算是北约的。法德让渡一部分权利给俄罗斯的可能性当然存在。问题不在法德,在东欧国家,光是法德,俄罗斯加入真是比较简单的。
  • 拿过圣彼得堡数学会奖,是个靠谱的人。他写的类域论教材蛮多人看吧!
  • 解析数论现在年轻一辈的牛人都在欧洲。Helfogott等等。美国文化里面也有反智主义因素,然后教育制度上学区制导致教育资源分配不平衡,也加重了反智主义泛滥的因素。中国也罢,欧洲也罢,读书好都是长脸的事。法国人考上ENS,也会高高兴兴请亲朋好友吃饭。如果在美国,一堆讽刺“书呆子”的。
  • 可能还是概率论更好一些,毕竟有彭实戈。
    • 回复“中国微分几何是不是最强?有没有国际一流的水准”
  • 北大微分几何不如复旦和南开、科大,特别是复旦,毕竟傅吉祥在那边。
  • 代数几何肯定还是弱一些的。俄国代数方面优势在于表示论。
  • 都不用西方动手,苏联自己还黑掉一个Arnold呢!
    • 回复“我觉得苏联时期不应该只有三个菲尔兹的,是不是被西方给黑下去了”
  • 苏联数学家被限制外出交流,这样一方面有利于独创性的科研活动,但也导致外界要比较晚才认识到他们工作的重要性。
  • 黑下去什么,没证据不好乱讲。Arnold被自己人黑下去,这是当事人现身说法,自然不同。当然才3个的确不正常,像Dykin、Gromov、Manin也没Fields奖。
  • 你再怎么吹嘘美国模式,都不能改变其他国家没有钱到处挖人,不可能复制靠砸钱买人搞粗放式经营的美国体系。所以其它国家的科研和教育改革决不能以美国马首是瞻。而美国体系高投入低产出,过分压榨研究人员,也绝对不是其他国家年轻人实现科学梦的乐土。
  • 经费是一定的,如果有的人拿得多,就有人拿得少。美国的人均GDP比法国高不了多少,所谓高薪,无非是建立在大量博士后等廉价科研临时工身上。法国要开出和美国差不多的工资可以啊!不过马上职位会和美国一样少,找教职会和美国一样难,为了维持教学科研,还得和美国一样搞一堆博士、博士后当炮灰。这个世界上只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的傻子那可多了去了。
  • 呵呵!美国数学博士照样要通过法语或俄语考试。
  • 引用量靠跟风赶热门自己互相引也可以提高引用率。不过数学方面最近二十年,有多少重大突破是美国人做出来的?
  • 那不还是靠砸钱么?别的国家比他会砸钱,马上就赶上他了。
    • 回复“科学界又不是只有数学,实验学科美国具有统治地位,无他,就是有钱搞实验学科,没钱的只能玩玩数学(别误解成数学不重要)”
  • 而且美式砸钱模式制造出的一堆千年老博后之类的社会问题能视而不见么?
  • 你没马云的钱还天天学马云大手大脚,你真的很聪明。
    • 回复“数学界是不是美国本土人做出来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别忘了美国可以花钱买人!”
  • 可惜现在只能买中国人印度人,日本欧洲都买不到了。靠买人搞起来的科学强国也就美国了。
  • 可惜现在美国只能挖中国印度,如果中国印度经济好,美国连中国印度人都没得挖,如果中国印度挖崩,教育水平必然下滑,买来又如何?
  • Paul Modrich美国人,至于土耳其人,美国科学要靠土耳其拯救么?
  • 可惜都是冷战时代培养的。而且所谓外援,现在基本上也就是中国印度了,当然了还有宇宙大国韩国。
    • 回复“全世界拯救,另外美国本土人21世纪开始到现在就有接近七十个诺奖,地球其他地区加起来都赶不上,再加上大把外援,哈哈”
  • 实验这种长周期学科也许看不出来,数学这种短周期学科,美国已经削弱得不成样子了。顶尖美国大学的本科放中国,平均水平都不一定有国内中等985水平,还提啥人才培养能力?
  • 欧洲大陆现在还有几个人去美国读博的?看看美国大学PhD录取名单,一片片的中国印度越南韩国人。
  • 谁挖谁还不知道呢!那么多美国人来欧洲留学,增长速度还挺快·,完全是反向输血。
  • 德国英国都是美国反向输血。你搞错局势了。
  • CNRS看年景,因为总共就是十几个人,中国人确实通常就是两三个的样子。
  • 法国也有study abroad项目,ENS物理系大部分人都去美国交换过一两年,数学系倒不去,因为认为美国不值得去。美国毕业在欧洲找到教职和欧洲毕业在美国找到教职的,那个多根本没有统计。我只知道NYU这几年倒是招的人全是法国博士,可是那些人基本上都是巴黎矿校什么的,EP的也有,就没三个ENS的,不算法国最好的。
  • 逗我玩,除了二战跑掉那批,几个德国的Nobel奖去美国的?法国的更没有了。
  • 欧元区几国根本不可能退欧,要退也就是英国这种骑墙的。欧洲经济危机只会导致欧元区强化,欧元区财政统一问题迟早要解决,只要解决财政统一问题,统一进程就会加速。所以你还是别意淫欧盟解散了。欧元区根本没法退,谁退谁作死。
  • 美本数学专业的问题不是基础普遍不如国内和欧洲那波专门搞研究那波本科生,而是连欧洲准备将来当工程师或者中学数学老师那波人都不如。法国这边准备当中学数学教师的人也得学交换代数、泛函分析、微分几何什么的,否则都没法通过中学数学教师资格考试。
  • 解散概率为零,懒得和没经济常识的人扯了。
    • 回复“蛤,解散的概率比俄罗斯入欧大!你服不?”
  • 毫无常识,先去了解一下高木贞治、小平邦彦、伊藤清、佐藤干夫、岩泽健吉、志村五郎、柏原正树等日本数学家的工作再说。再看看美国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数学家有没有
  • 可惜陈省身是中国人,在德国和法国留学,大部分重要工作也是在中国和法国完成。
  • Wiles、fFaltings能和这几位比,Deligne拿奖的时候在IHES,去美国养个老而已。
  • 估计是在法国找不到好导师去的MIT。法国控制招生控制的非常厉害,一个导师只能同时带3个,很多人连3个都不愿意带,非几个ENS和EP,找导师经常吃亏
  • 两回事吧!送数学家去神经病院和他奉命修理99人联名信的数学家,这不好混一起吧?我还以为你说他帮忙把人往精神病院里送呢!
    • 回复“庞特里亚金是当时苏联在国际数学会(IMU: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Union)的代表,他极力阻挠国际数学会选举任何苏联的不同政见学者(我在黑名单上,因为我和其他99位数学家联合签名写信,抗议当局把健康的数学家送进精神病院,这也是当局清除异议分子的一贯手段)。国际数学会一向很“政治化”,所以他一直能得逞。”
  • 反正就发展情况而言,CIMS已经不如巴黎六大Lions实验室了。最年轻的45分钟报告Serfaty也全职回法国了。
  • gromov搞不清楚,他是圣彼得堡那边的,我是莫斯科这边出来的,莫斯科的八卦知道得多一些。虽然有几个熟人,但不会一碰面就聊八卦。不像莫斯科,读过几年书又断断续续在莫斯科工作过,不一样。
  • 不认为milnor、quillen、tate、mumford比这几位高。
    • 回复“额,不至于黑美国黑到这种程度吧,当年的milnor、quillen怎么也不会比他们低啊。”
      • 回复“毫无常识,先去了解一下高木贞治、小平邦彦、伊藤清、佐藤干夫、岩泽健吉、志村五郎、柏原正树等日本数学家的工作再说。再看看美国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数学家有没有。”
  • 微局部分析和代数分析在几何量子化和公理化量子场论里面相当有用,佐藤学派的工作被你们低估了。
  • 东大的户田幸伸就做的相当不错。
  • 日本数学显然一流,如果排除移民数学家,日本数学的实力还在美国之上,这没有什么需要怀疑的。
  • 苏联不解体,美国数学恐怕早就掉出第一梯队了。单看最近二十年的菲尔兹,美国人才1个。45年的普林斯顿数学系是比巴黎强的,现在完全倒个个,当年从哥廷根挖来的家底的可被败掉不少。
    • 回复“点过了吧?苏联解体人才流失确实进一步提升了美国的数学水平,但是美国自二战后就已经是数学强国了,因为吸收了大批德国和犹太数学家,比如哥德尔和冯诺伊曼等等,并不是苏联解体才导致今天美国数学的强势吧?”
  • 圣彼得堡大学2015年毕业的副博士的Alexandr Logunov五月刚拿到Clay Research Award,而且被邀请在ICM2018上做45分钟报告,应该是最年轻的报告人。

以下是同问题又一个回答的来自于Yakov Zeldovich的评论

  • 恳求你老能找一个所有数学类专业(包括计算数学、应用数学、统计学)毕业生都会证明Sobolev嵌入定理、Gelfand-Naimark定理、Maschke定理、Poincare对偶定理的“好一本”出来。
  • 别说这四个定理,我怀疑手推泛函三大定理都能搞死北清科复浙武数学口一大半的大四学生。
  • 说中国有不少Orlov级别的人,我也是呵呵,好歹人家也是导出非交换代数几何的奠基人之一,我看不见得比某些不知道干了啥的土地奖弱,比如Fefferman。
  • 这个问题不大,俄罗斯考试可是口试,泛函分析三大定理的证明,课程考试要准备,国家考试的时候还要准备,莫大的如果不会泛函三大定理不会证明,肯定毕不了业,就算考试抽签时候运气好,没抽到,泛函分析课勉强及格,后面还有国家考试把关,一样不能毕业。
  • 就是毕业考试,把本科基础课都考一遍,必须考过,否则即使学分修够,学年论文和毕业论文答辩通过也没法毕业。泛
  • 大部分人考前突击背的吧!期末考试的时候突击背背也罢了。国家考试靠背下来的,这没法背,内容太多了。从数分线代一路背到泛函分析微分流形数值分析,纯靠背能背下来的,记忆力也未免太好了。
  • 纯靠背的话,十有八九数分背完忘了泛函,泛函背完忘了数分。
  • 开玩笑么?数分、线代、抽代、实复分析、泛函分析、微分流形、微分几何、拓扑学、ODE、PDE、概率、统计、数值分析,拿国内教材背一个月都要疯,2天背一门课的所有定理证明,还不能忘。我就不说课程内容多少问题了。
  • 你一天背100个单词,第二天记住,这和30天背3000个单词,第31天还能记住,这完全是两码事。
  • 下限当然有意义了。下限太低,上限他也高不到那里去,下限低,整个课程、习题和考试难度都上不去。基础课太水,拖累专门化课。比如交换代数这种课,国内至少54课时,莫大36课时就行了,哪怕是同样的师资力量都可以开更多的课。那怕就是从来不上课的人,同学水平也会影响他的提高,因为和他讨论的人水平低,所以大牛往往是扎堆出的,比如莫大1953、1954级。另,你这个90%不会做数学的估计不可靠,最大反例:ENS。
  • 本科课程又没有规定范围,那怕基础课,纯靠自学,没人开课,那怕是数分线代,想刷题的时候,连靠谱的题目都找不到。更别说那些专门化课,恐怕教科书都未必有现成的。志村那读书那会儿日本的老师水平都不行,这是胡说,东大数学系怎么说教授也有高木贞治、小平邦彦、中山正等人在,这样的老师要是不行,什么样的老师算是行?俄罗斯大学的本科不如北大,话说你了解两边的学生程度么?莫大开的很多专业课,北大根本就开不出来。光这点,学生程度就能差很多了。
  • 没人上课都没教授去编讲义和习题纸,那就只好学国内或者美帝上课都靠现成教材,习题也全靠现成教材和习题集的习题,那样效率太低了。
  • 起码Iwasawa是教过Shimura的,作为数学家,你们哥大有那个教授能跟Iwasawa相提并论?此外Kodaira的导师Shokichi Iyanaga也在东大。
    另外你的对比对象都不对,北大那一拨四个人三个人做代数数论,而且中国尖子生除了去ENS的,剩下的都去美国了。俄罗斯的情况相反,大部分尖子生不是在本国就是在欧洲读研,看看历年Mobius奖得主的去向就看得出来,也没有扎堆搞代数数论的现象。
    另外我倒是听说今年被Princeton录取的中国学生说,有个莫斯科物理技术学院物理系毕业做数学物理的学生程度不错,把所有中国学生都吓着了,不过这个人后来拒了Princeton,去了你们哥大数学系,而且这人不但不是Mobius奖得主,本科都不是数学专业的。至于北大2000年这拨,要说拿Fields奖可能性,除非能解决什么比较大的问题,我看是不如俄国的Chelkak等人,张炜估计2018就是45分钟报告。再年轻一代的俄国本土数学家里面还有Alexander Efimov这号人在。
  • 要是偶然有题卡住也正常吧?这人论文倒是一大把,arxiv上查出有7篇。
  • 别胡扯了,现在同调镜像对称这块相当热,像seidel、auroux都跑去和orlov合作过。据我所知,UC Berkeley的代数几何课也专门花了好几节课讲orlov的工作。说orlov这套理论是没人学的方向,纯属无知。另外fefferman啥时候搞过物质稳定性理论?我看你就是来胡说八道的吧!
  • 清华的情况我又不是完全不知道。据我所知,sobolev嵌入是清华PDE2的内容,G N定理是泛函2的内容,maschke是代数学前沿基础或者抽代2的内容,poincare对偶是微分流形的内容。这种课清华基础数学专业有没有一半人全部都学过是个问题,别说整个清华数学系。你说清华计算数学专业、统计专业的人也学过,我只能是说编故事也请打好草稿。以前我还跟清华教PDE2的教授聊过几句,来选课的本科生听说最多十几个人,你能不能编故事编像一点?
  • 就算真的李群题目不会,影响会证明poincare对偶?你确定不是来搞笑的?
  • 呵呵!Fefferman也一样不配给Thom提鞋啊!查了一下,Fefferman只是85年以后发表了几篇关于物质稳定性理论的论文,没啥太大影响力,简单看引用都很明显。不但远不能和Lieb、Thirring、Lebowitz等人在1973-1975年左右的工作比,也远不能和姚鸿泽比。事实上,1976年左右,这方面的理论已经成型了。他算物质稳定性理论的奠基人,还算是两巨头。你是来搞笑的么?
  • 逻辑这么差,学个啥数学,就算那位李群不会,就能推出流形学的不好。那不会微积分的人是不是都是高中数学学的不好?你确定你不是来搞笑的。何况李群课又没有啥全球统一的教学大纲。我先讲harr测度啥的行不行?习题做不出也有可能是分析技术弱,物理专业的本科分析技巧弱一点也很正常的。
  • 不好意思,MGU数学力学系数理统计专门化也是要必修“微分几何与拓扑学”这门课的。不会Poincare对偶根本不可能毕业。另外清华没有数学学院,你就别出来搞笑了。
  • 你的个人审美可不说明问题,我完全不相信你懂量子场论啥的。另外yun-zhang的工作如果想解决BSD,我看还不如指望望月新一的IUT靠谱。现在除了Rapoport在讨论班上讲yun-zhang的论文,也没看见有谁在跟进,这玩意儿的重要性究竟如何,我看需要谨慎观察。
  • 我认为你一不懂数学物理,二未必能算数论专家,三有严重学术偏见。
  • 美国数学在衰弱,这是事实,但是很多人没认识到,所以导致大量负面影响,当然有必要提醒大家这一事实。
  • 这种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无论从Fields奖还是ICM报告人的背景,只要没有偏见的人,那怕是外行,都看得出来。
  • 我看你的意思恐怕是只有证明美国数学没衰弱的证据才是证据。
  • 你就别装逼了,莫斯科大学的“微分几何与拓扑”虽然名字上有个拓扑,但真的不是拓扑课,而是微分流形+黎曼几何初步,不懂俄文没关系,可也别装逼。李群书先扯Haar测度的多的是,比如Bump的书,你少见多怪而已。其他鬼扯就懒得回应你了。
  • 刚刚正好看见MGU可以算是和你一级的Mobius奖三等奖的学生的论文,你说北清的学生比MGU强,你确定不是夜郎自大:arxiv.org/abs/1509.0813
  • 98年的McMullen吧!美国现在最擅长的是吹天才,虽然吹了半天,好像拿得出手的就一个John Pardon,而且Pardon的老板还是圣彼得堡微分几何学派的人。
  • 没拿到就是没拿到,别的国家有资格拿奖没拿到的人一样有,恐怕还比美国多。法国、俄国、日本、德国起码没有特别水的土地奖,Shimura、Kashiwara、Gelfand、Manin、Arnold、Floer等等水平也比九成以上美国的土地奖强。至少没有Fefferman这种水货。
  • 你啥论文都没有,不管已发表还是arxiv,你老板没教你,要早发表晚评价么?啥都没有,就胡吹大气,你这样的人,我也不太多见。
  • 森重文、广中平佑、佐藤干夫等都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当然不便发表意见。而且还涉及学派之争。望月的方法和现在流行的Langlands纲领的思路大相径庭,所以很多人不待见也是正常的,毕竟搞不好关系饭碗问题。
  • 你不是吹嘘自己和自己同学比MGU的尖子生强么?我看见了自然抓个样本过来。你和你同学目前啥论文都没有,就吹嘘比别人厉害。我就不说这是本科生的论文啥的。啥论文都没有,也敢吹比别人强,吹牛的本事实在不一般。何况你和你同学去年有啥值得吹的工作?
  • 呵呵!智商正常的,证明poincare对偶离不开李群,克莱登大学数学系毕业的?
  • 一般留德留俄的学渣倒是经常觉得德国俄罗斯不行,见过世面的人反而不敢乱扯。找北大现在最好的本科生试过欧洲的竞赛题,事实证明中国最好的学生起码技术上就是比最厉害的俄国学生差一截。
  • 而且他们两个的工作也不如现在在欧洲的中国学生,比如巴黎七大的yhj,解决了Deligne的一个著名猜想,虽然论文还没挂出来。
  • 俄罗斯比他们年级大三级,年龄大两岁的Alexander Logunov都直接上ICM做45分钟报告了,你觉得这还有啥可比性?
  • 我看不过如此。这论文挂出半天了,也没见啥引用。
  • 他自己都说了,不过是给了另外一个证明,也不是什么以前不知道新的结果。
  • 那位还不是北清华五的学生,在国内的时候可是被你说的这几个去美国的人吊打的,现在逆袭了。我看这对留美派算是个很打脸的事情吧?
  • 法国训练出来的学生,你也好意思拿出来和俄国纯本土训练的学生去比较?!要点脸。
  • 再者,俄国实际上只高两级(俄国中小学11年制)最顶尖的,而且是本硕博全程俄国本土培养的都去做45分钟报告了,而且也是未来土地奖热门人选之一,还有啥可说的?
  • 然而把重复别人的结果,仅仅是换个方法的东西拿出来,谁比较脸疼?何况隔了那么长时间,居然能迫不及待跳出来,某些人啊!这真是死要面子呢!
  • 你对自己评价很正确。常言道,早发表晚评价,前天才刚贴出来的文章,就急吼吼跑去和别人几年前发表的论文比,然后狂吹一通,这可以说是非常不要脸了。
  • 一篇搞发出来的论文,结果是其他人早就用别的方法得到的,能不能引起其它有意义的研究也未知,这样就急不可耐拿出来和别人两三年前的论文去比。这吃相只能说是难看了。
  • 这个答主疯狂贬低俄罗斯数学,结果呢!俄罗斯本土培养的90后数学家已经去做45分钟报告了,惨遭打脸。至于工作的意义,我也懒得说了,反正你们啥都能扯。不过当初被大吹大擂的某些天才现在在干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