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对数学的贡献上来讲,丘成桐有多厉害?

讽刺之匿名回答

  • 纠正一个错误,老丘2014年在arxiv上贴了23篇论文,2015和2016是各11篇。
  • Givental96年发表了论文,但是那个文章有点难懂,你知道的,很多论文为了控制篇幅方便发表,肯定不可能把全部细节写下来,然后我知道的情况是刘克峰打电话什么的问了Givental一堆技术细节,然后突然过了几个月,刘克峰和老丘说开始说Givental的证明不完整,可偏偏又说不出那里有错,就是搞出篇基本上等于把细节写全,部分证明略有修改的论文,然后扔到Asian Journal上去了。他现在真的承认Givental“独立做出结果了”,那不是等于承认Givental的工作没问题,自抽耳光么?
  • 这个事情有故事,的确是有一个女生去了哈佛博士资格考试过不了,听说原因是当时北大搞教改,课程难度降低,导致成绩区分度下降。当时被考虑的另一个学生是于品,后来没去成哈佛,但是去了巴黎,听说现在做的不错。
  • 我没说你们清华的学生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有黑幕,你们也就是不知不觉被人当枪使了。
  • 其实之前老丘就干过一票,那次中招的是Alexander Borisovich Givental。
  • 这就是典型的乡愿,给人小恩小惠,但做事没有是非,不讲原则。对于这种人么,孔夫子有句话:“乡愿者,德之贼也。”。
    • 回复“虽然他比较贪财,但听师兄他们说在国外还是比较照顾国人的”
  • 但是我发现有些学生也挺奇怪。我就观察到一个人,某华五数学系的青千,也是某大师的不知道是不是挂名的学生。这按说都教授,可是十篇论文八篇都是和导师合作的。这是连独立科研能力都没有啊!我觉得是他的博士该不该拿的问题,而不是该不该当正教授、青千的问题。
  • 可能现在大家标准都低了,要是在很多老先生那里,他们都会说PhD就不该等着导师给题目了,像这样毕业以后还得问导师要题目的,也真是奇葩。不过这些名不副实的青千混进来,真正有水平的反而没机会了。比如我知道某个做数论的年轻女数学家,综合理工的硕士,巴黎十一大的博士,好几篇单独作者的论文都被Rapoport等引用,结果才只是上海某普通985学校的副教授。
  • 法国现在学术评价体系也被美式标准侵蚀,也不晓得还能坚持多久。
  • 但他不是一直黑所有丘派看不爽的人么?比如”二流数学家Vladimir Arnold“。
  • 所以这明显不是烟花,如果是烟花,绝对是”Givental欺世盗名“,你别忘了他黑Kontsevich就是说Kontsevich是大忽悠,从来没写过完整的证明啥的。
  • 当年似乎有传言说他主要是会拉关系,去了考qualifying exam都n次不过,不知道是真是假?
    • 回复“是的。Yau和Phong是好朋友,此事主要是Columbia的问题,他们故意找了跟Phong关系很好的人来处理这件事。要知道,Yau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最能说得上话的是Stein,但是Stein是Phong的导师,况且利益相关,态度不言而喻。在这件事情上,Yau要是支持马声明,那么将会树敌。我认为他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
      • 回复“但也有极品啊!google马声明事件,话说这事老丘也有出场。”
  • 至少可以让年轻人多知道一些事实真相,免得被某些大人物的名头震住。
    • 回复“你想转发当然可以。但是我看不到意义所在。许多人都是利益驱使的,跟他们讲道理恐怕无济于事。我就是觉得挺可悲的,中国的几何拓扑、数学物理走到今天,不是一朝一夕之祸啊!”
  • 感觉代数几何和数论也有圈子,比如陈华一,做Arakelov几何做得很好,早就是正教授了,国内几乎没人提这个人,像被忘了一般。
  • 不觉得,郑维喆、田一超、胡永泉这几个人如果在法国的话,我觉得也就田一超还有可能拿到正教授。
  • 陈华一只是论特别爱用法文发论文,所以看起来可能不太起眼。
  • 还不如余越这个刚毕业的博士吧!
    • 是啊,那个什么人math review上一共6篇文章3次引用(我去年查的数据,好像还有1、2次是自己引的),都得金奖了。
  • 这个每个人喜好不同,不过陈华一最近的一些论文个人比较有意思:www-fourier.ujf-grenoble.fr
  • 普遍情况我不清楚·,不过我接触过的几个日本数学家,治学态度绝对得树大拇指,特别是伊藤清、柏原正树这些前辈大师,反正我是蛮佩服日本学派的。
    • 上面有人说不要找亚洲人当导师?请问,日本的风气怎么样?
  • 太子啥意思啊?推他拿Fields奖再接班?Li的水平离Fields奖差太多了吧?
    • 回复“谁出名了,丘教授就会不是时机地把他拉到自己这边,比如上次张益唐的事情。你觉得Yun的水平拿金奖还有疑问?何旭华13年是金奖,我觉得Yun也该得金奖。但是金奖好像只有一个名额,谁让他跟太子撞车了呢?”
  • 我知道啊!所以你说这个“太子”是啥意思?说他接清华的摊子我还信,丘派,他接不住吧?
    • 回复”你想想,他是follow Costello的。Costello自己在数学物理界也排不上号吧。真正做数学物理的人都会导致几何上重要的结果,比如Donaldson做Yang-Mills。但是你要真正做数学物理是要非常精通一些数学工具的,比如Donaldson是几何分析的大师。Donaldson的下一代里面,Joyce,Seidel,Bridgeland是最重要的数学家,还有Thomas和Smith,Costello也是远远不如。还有一些做geometric Langlands的,比如Frenkel,Nadler,Ben-Zvi等等,还有做shifted symplectic structure的,比如PTVV···这些人都要比Costello重要得多。Costello用的数学不多。做数学物理却不用数学,就好比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流于肤浅而已,是不会永载史册的。Costello都不是最重要的数学家,何况是follow他的人?“
  • 原来麻小南这事是真的啊!我之前就听七大的人说,有年本来要给麻小南晨兴奖,册子已经印出来了,结果最后拿奖的没有麻小南。
    • 回复“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人才在法国更容易出头,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 我听说的情况是,不是麻小南是田那边,而是他师兄张伟平后来和田刚交往比较多,所以老丘突然怀疑麻小南是不是要跟田刚走到一起。
    • 回复“如果是田那边,一开始也不会给他颁 ICCM 的奖。麻小南还是比较独立的吧,麻小南也问 Bismut 要不要去领这个奖(当时不知道金奖银奖,后来知道是银奖),Bismut 的意思(转述,记不清了)好像是 follow your heart 不要迫于淫威啥的,另外可能银奖就比较跌份的感觉。”
  • 他都快退休了,还能干什么?
    • 回复“我来插一句:在这里实名评论或点赞的小伙伴们,我很佩服,但最好还是匿名或者删评论的好,指不定风声就传到yau耳边去了”
  • 似乎主要并不是靠竞赛培训。而且其他的一些手法。丘赛主要的问题是,整个成绩不公开(考完不知道自己几分。)、评分标准不公开(没人清楚倒底怎么个扣分。)、考试大纲说不清楚(考试时候那些定理可以直接使用,那些定理不能直接使用,要证明以后再用,也说不清楚)。决赛是口试这点,如果考官是公正的话,是很好的,如果考官不是个公正的人,那办法就很多了。丘赛的面试题不是抽签选的,是直接给考生的,那样的话,就可以通过调整题目难度来达到操控成绩的目的。
  • 以前苏联反犹的时候,操控成绩,让犹太人进不了理想大学的办法之一就是大学面试的时候故意把一些很难的题目给犹太学生,而且那还是抽签的(犹太学生来抽签以前事先把题目调包),如果不抽签的话,问题更简单。
  • 但我记得说面试题要保密?而且面试题难或者简单,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正常不会起疑。当然了,也许直接通过打分来调节分数更简单。反正这几年在整体成绩不公开的情况下都出现了一些不好解释的怪事,这也是事实。
  • 我倒是觉得这个竞赛如果好好搞,的确不错。可他们现在搞成这个样子,相当于高考不公布得分及评分标准,考试大纲完全是模糊的,然后就告诉你录取不录取,这不是搞笑是啥?
  • 问题在于不公开分数、评分标准及无明确考试大纲,根本没办法检验水平。你只知道你进没进决赛以及拿没拿奖。根本啥都检验不了。
  • 严格地说,从来就没有公开过。去年是科大考场的负责人给科大所有参赛的人每人发了一份成绩统计,然后就大家都知道了。然后就出现了PKU的王东皞去Yau中心闹,然后PKU3个人复查进决赛这件怪事。
  • 说的是TY研究员吧?13和15年的代数命题,我觉得是出得很好的,今年就呵呵了。
  • 我问了一下,去年团体赛面试的确是有可能说一两句话的。个人赛不知道。
  • 所以每年的情况也不一样。大家对10-13年丘赛的公平性应该也没什么异议,怪事都是14年一点点出现的。不是谁针对清华,是这些事情集中发生,让人难以解释。
  • 明说,现在大家怀疑的是老丘和丘派的人搞黑幕,不是清华数学系集体搞黑幕,比如文志英和已经走了的江宁显然就与此事无关。
  • 不管抄论文还是竞赛捣鬼还是别的,我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以前我听到过传言,说刘克峰在浙大很遭人恨,因为他们一帮人把浙大数学系的钱都分光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网上确实看见有流言说刘克峰在浙大贪污啥的。
  • @宋诗晗 你听说过刘克峰贪污的传言么?
  • 话说老丘鼓吹修对撞机这事是不是有必要拿出来说一说呢?
  • 下面期待他批斗杨振宁。
    • 回复“有必要。但是丘神最近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说了,自己经常收到民科信件,早就见怪不怪。他把提出批评意见的人和民科相提并论,可见逆流在他看来都是战五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