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第一回

  • 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我实愧则有馀,悔又无益,大无可如何之日也。
    • 忽然呢,想到当日我所遇见的女子,仔细思量,思考细节后,我觉得她们的行为举止才华见识,都在我以上,都比我好。为什么我堂堂一个男子汉,还不如一个小女子呢?我实在是愧疚啊,在今天后悔,对于现在的生活也没什么好处。
  • 当此日,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训之德,以致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
    • 现在,我想要自己把过去那些我能倚靠的祖宗阴德,穿得好,吃得好的时候,所做的那些背离了我父亲兄长教育我的恩德,又辜负了我的师父良友规劝我的恩德,到今日啊,我是一计无成,什么成就也没有,大半生潦倒的这些种种罪状啊,写成一个集子,我要公示给天下人看。
  • 知我之负罪固多,然闺阁中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所以蓬牖茅椽,绳床瓦灶,并不足妨我襟怀;
    • 因为闺阁里女子有才干有德行的人历历可数,绝对不可以因为我自己没有德行,我要把自己没德行的事实给掩盖起来,而让有才干的女子的事迹和我一起被抹杀消失。
  • 况那晨风夕月,阶柳庭花,更觉得润人笔墨。我虽不学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来?亦可使闺阁昭传。复可破一时之闷,醒同人之目,不亦宜乎?
    • 虽然我没怎么好好学习,我的笔下呢,也没有很优秀的文字,但是这又对于我写这篇故事有什么妨碍呢?我要用不真实的语言,好像道听途说一样的语言,我要写篇故事出来,既可以给我那些遇见的在闺阁里的女子立传,又可以写些东西来供世人消遣,这不也是件好事吗?

第三回

  • 因小女未曾大痊,故尚未行,此刻正思送女进京。
  • 只怕晚生草率,不敢骤然入都干渎

第五回

  •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 宝玉见是一个仙姑,喜的忙来作揖,笑问道:“神仙姐姐,不知从那里来,如今要往那里去?我也不知这里是何处,望乞携带携带。”那仙姑道:“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因近来风流冤孽缠绵于此,是以前来访察机会,布散相思。今日与尔相逢,亦非偶然。此离吾境不远,别无他物,仅有自采仙茗一盏,亲酿美酒几瓮,素练魔舞歌姬数人,新填《红楼梦》仙曲十二支。可试随我一游否?”
  • 只见那边厨上封条大书七字云:“金陵十二钗正册”,宝玉因问何为“金陵十二钗正册”。警幻道:“即贵省中十二冠首女子之册,故为正册。”宝玉道:“常听人说金陵极大,怎么只十二个女子?如今单我们家里上上下下,就有几百女孩儿呢。”警幻冷笑道:“贵省女子固多,不过择其紧要者录之。下边二厨,则又次之。馀者庸常之辈,则无册可录矣。”

第九回

  • 原来这贾家之义学,离此也不甚远,不过一里之遥,原系始祖所立,恐族中子弟有贫穷不能请师者, 即入此中肄业。凡族中有官爵之人,皆供给银两,按俸之多寡帮助, 为学中之费。特共举年高有德之人为塾掌,专为训课子弟。

第十一回

  • 秦氏拉着凤姐儿的手,强笑道:“这都是我没福。这样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家的女孩儿似的待。婶娘你侄儿虽说年轻,却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就是一家子的长辈同辈之中,除了婶子不用说了,别人也从无不疼我的,也从无不和我好的。如今得了这个病,把我那要强心一分也没有。公婆面前未得孝顺一天;婶娘这样疼我,我就有十分孝顺的心,如今也不能够了!我自想着,未必熬得过去。”
  • 凤姐儿故意的把脚放迟了,见他去远了,心里暗忖道:“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那里有这样禽兽的人?他果如此,几时叫他死在我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

第十三回

  • 王夫人心中为的是凤姐未经过丧事,怕他料理不起,被人见笑;今见贾珍苦苦的说,心中已活了几分,却又眼看着凤姐出神。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好卖弄能干,今见贾珍如此央他,心中早已允了。
  • 这里凤姐来至三间一所抱厦中坐了。因想: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件,事无专管,临期推委;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能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此五件实是宁府中风俗。

第十五回

  • 北静王又道:“只是一件:令郎如此资质,想老太夫人自然钟爱。但吾辈后生,甚不宜溺爱,溺爱则未免荒失了学业。昔小王曾蹈此辙,想令郎亦未必不如是也。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邸,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内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垂青目的。是以寒邸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谈会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