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倪光南,联想,柳青,滴滴出行

我面了滴滴出行,印象最深的是最后一个面试官问我的问题是在USACO training page上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给个自然数n,有多少不同的\{1,2,\ldots,n\}的和同等的二分拆,用更数学的语言,就是

\left|\{I, J : I \cap J = \emptyset, I \cup J = \{1,2,\ldots,n\}, \sum_{i \in I} i = \sum_{j \in J} j\}\right|.

这个问题我在美国高二时做的,我的一位同学,俄罗斯人,父母都是程序员(而我父母都不是),虽然他对真正的编程懂一些而当然的我对计算机和软件开发没任何概念,只不过数学能力在那儿,但这个问题他却一周都没想通。而我基本没多久就发觉到可以以动态规划的方式计算出

\prod_{i=1}^n (1+x^i)

的系数,下标为n(n+1)/4的系数就是我们要计算的值,不久就把这个动态规划写出来并成功提交了。

说实话,动态规划的概念真的挺trivial的,连计算Fibonacci数用的方法都能算动态规划。动态规划对有数学思维的人都是感觉挺自然地。

上面那问题没啥好说的啦,我更想说的是当时我还不知道滴滴出行公司的背景,尤其其高层。

过了一段时间,我才得知了柳青是滴滴的总裁,并且她是联想创始人柳传志的女儿,并且这个柳青是北大到哈弗到高盛到滴滴。我当时也想哎呀,她这种背景的人道高盛混肯定特别容易。我还记得他15年得了癌症,俩月治好了,也已结婚并是三个孩子的母亲。网上写了她如何每周工作100个小时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怎么说呢,这让我难以相信,工作耐力再强能够这么做的人也是极少的,至少前百分之零点一,还有,就是什么算工作时间?我们都知道虽然在单位但有些时间是不在真正工作或者是在出于半工作的状态。记得雅虎的女总裁,谷歌的高官Marissa Mayer网上也是这么写的,说她如何每周工作90个小时,如何如何刻苦,可是雅虎倒闭之后她的声誉感觉就真的不太好了。我原来有个同事美国白人他说他有个朋友还给Marissa Mayer当了家庭厨师,离职后给他讲了些可怕的故事,比如”she never touched her baby”。那个人对Marissa Mayer的感觉也是如他口中对我说的,那就是

But she’s just such a sociopath!

好多人都说过it’s mostly sociopaths at the top. 关于sociopath/psychopath这一点,我欢迎读者参考

最后那一个East Asian sociopaths让我想到东亚人sociopathy绝对相对比较低,在美国最sociopath的是犹太人和印度人,然后是英国人,然后是西欧大陆人,然后是东欧人,最低的是东亚人。Steve Hsu自己是蒋介石的远亲,也有点sociopathy吧,毕竟创办了公司当了其CEO,可是跟硅谷的上层可就没法比了。

后来得知联想在中国已被看为打着国企的牌的卖国买办企业,柳传志不过是其要不鼠目寸光,要不图一己之力的商人。引用一下某人的话,其为

联想说自己不是中国企业好产品美国人优先供应

知乎上天天骂他们卖国贼

你是柳传志的女儿现在看起来不见得是正面资产

我反正觉得父女俩都是没良心的资本机器

混球么越努力破坏性越大

我观察到柳青长得的确蛮漂亮的,也有成功职业女人的样子,跟Marissa Mayer差不多,并且她爸也显得像个大男人领导,从长相从口气。

又有人跟我说网上有传言柳青当时进北大是走后门的,如果是真的那样这个世界就实在是太黑了,真是psychopath的天下。

自然,我也在想是不是柳家也有psychopath的基因,父亲是那样,女儿侄女分别为滴滴和Uber China的总裁,而且全家会表面显得没有任人唯亲,什么“出身比你好,又比你努力”。

读关于柳传志的资料也让我得知了倪光南,他在联想做了十年多的首席工程师,可以由于他到联想有了点资本的时候强调了发展核心技术,如芯片,如操作系统,和柳传志和联想其他上层闹翻了而被迫而离。现在,历史已经基本证明了倪光南是正确的,而相反,柳传志是只顾挣钱的买办卖国贼。

滴滴大亏本裁员的事情不用再说了,幸好我没去那儿给柳青那帮人当炮灰。Uber和滴滴这种商业模式很难赚钱,他创造的价值最多是让打滴方便一些便宜一些,基本上市一些风险投资的钱自助方便廉价打滴,而倒霉却是出租车司机和出租车公司。Uber也是一直大亏钱,尽管如此,美国,由于还没有中国人民群众那么觉悟,感觉还没有给Uber真正的声誉打击。Uber和滴滴都融资到了上百亿美金,说明那么多有钱的机构还相信它们,估计它们想做的是利用暂时的低价把传统出租车挤掉,利用融资的钱,等着需要赚钱了,它们再把价拉上来,我估计这是支持它们的利益集团的潜在的安排,以这种方式把好多钱从出租车公司的手里转到一些有风险投资背景的人手里,的确挺黑的,典型的psychopath的害社会的作为。将来会怎么样,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在中国,滴滴会最终取胜,还是会被tg宰下去,不好说。可能如果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国,tg就会以此为借口把在中国的亲近于美国的利益集团清洗一场,到时候看吧。

来自乌有之乡:柳传志涉嫌资敌罪,国家应该调查联想集团

Advertisements

一位中国人如何看待俄罗斯

这人在法国待过,我跟她说在欧洲国家里,英文界对中国毫无疑问是最不好的,法国好得多,德国也是,虽然还是靠着英美那边,俄罗斯明显是对中国最好的,在近代史上,中国从俄罗斯最受益是显而易见的。

她的回应却是

一个国家的建立是为了引导中国,强大是为了帮助中国,解体是为了警醒中国。俄罗斯真是中国的好老师。

我发觉到中国的左派比较亲俄,右派亲美,这种规律非常一致。在毛时代左派打下了江山,后来邓小平的右派夺走了江山,培养抚育了联想柳传志这种卖国企业。而从老习上台之后左派又开始慢慢回到了上风,华为龙芯这些左派民族企业已开始成为中国市场的主流,并日益增强。

YouTube removing subscribers of American Nathan Rich who speaks the truth about China (油管在把一位讲中国真实的美国人的订阅者减掉)

视频的链接(微云的,在墙内):https://share.weiyun.com/5aOdhYn

上周一位在美国念书的人在微信群里发了那个视频的油管链接,之后我才得知这个人。记得那时候看到有900多还是1000多订阅者,现在只有597了。

2019-02-16 下午7.44.45

看来到时候中国官方的油管账号,什么央视什么新华也会被拿掉了。我好想看到什么新闻说好多大陆油管账号最近被屏蔽了。

基本道理是什么,权利是基础啊,这是别人控制的媒体啊,别人想咋样就能咋样啊。中国在世界依然缺乏权利,真正听中国的国家没几个,也就巴基斯坦和北朝鲜吧。而且北朝鲜中国也只算二哥,继承苏联的俄罗斯依然是大哥。华为事件告诉我们最根本还是要有能力把其他国家拉倒中国的体系和阵营,这光靠经济是不够的,最根本还是政治影响力,而政治影响力的基础更多是军事和政治关系。中国人需要在这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而且要慢慢通过经验找到更有效的方式。

为什么中国人应当多脱离美国

通过家人,我见过一位职业女人,知识分子家庭背景,在美国工作过,拿了美国籍,现在在北京一家美企当相当高的经理,孩子美国出生,上国际学校。没跟她说几句就能看出来她是个精神美国人。我跟一位我网上认识的人稍微说了下她,那人的反应就是

这就是买办阶级啊,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假洋鬼子,洋人最高,他们第二,中国人最低。

又一位跟我说还有一次和她抄了点小架,好像是她有一次说美国什么多么多么好,然后就被骂了一顿,

美国那么好,你就滚回去吧!

其实,非常明显外企的地位在中国这十年二十年下降了不少,而且只会继续下降。本身,在中国的外企就挺矛盾的,中国政府把你看成美国,公司呢又把你看成他们的中国部门,不重视,还怕他们的知识产权被违反,双方都夹。那些地方的领导一般都是美国派来的那种老老实实给他们的当狗的人,如李开复,父亲是黑中共的台湾历史学家,伯父也51年被共产党枪毙了。这种职位,能力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人的政治姿态和背景,那就是这个人是不是个可靠的狗崽子。

同时,我也认识一位美国人,他是一位中国国际学校的老师。他劝他的学生的比较有钱的家长不要把孩子送到美国去,说美国现在是一个无法的,暴力的,面临崩溃的社会,可是那些家长是听不进去的,反而非要初中就把他们孩子送到美国的私立学校。他也说道那些国际学校是只要能交二十多万的学费就能保证升学。我的感觉是那些学生早晚长大了需要面对社会,面对职场,无论在中国或在美国都得能够给某组织提供一定的价值,人家才会给你钱,支持你。这些人他们在中国的机构里由于这种国际学校背景是容易不被看好的,因为中国毕竟还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有自己的体制,完全脱离这体制很难混的。那在美国他们有什么前途呢?也没太多,除非他们有一定的技术能力。当然,他们可以继承他们的父母做洋买办,不过如上所述,洋买办的前景现在不太好了。

好多中国父母觉得中国竞争太激烈,有中考高考的压力,他们孩子可能学习上不是太好,所以就容易抱怨体制,自然有一种国外教育更好的感觉。在这一点,我想说的是很少有竞争不有点激烈的地方。而且,竞争不光限于考试和学习。一个人学习一般般可以找到并发挥自己其他的优势,不需要你学习太好的有价值的职位一点不缺。比如,你觉得是为公司做销售需要你学习多好,智商多高么?完全不。而且这种职位经常比那种学习好的人做的技术工作挣钱更多。

同样在美国也有竞争。美国的大学录取不像中国这样考了一定分数就保证录取你,但同样,你得给学校提供一定价值学校才会录取你。有好多不同方式实现这一点,学习出类拔萃只是其中之一。你如果家里特别有钱有背景能给学校提供远远更多的价值。同时,你如果是职业水平的运动员,学校也觉得你很有价值。而且毕业后,依然要面临竞争。你觉得在美国哈弗耶鲁毕业能保证好的未来么?完全不。我都看到过哈弗耶鲁毕业的人找不到像样的工作。比如一位我在美国的高中同学,华裔男,非常循规蹈矩服从美国的那套,姓都改成了白人姓,据说因为他的中文姓对美国人太难念了,虽然成绩很好,考试很好,也很全面,表现出了所谓的“领导能力”,但这人也没那么聪明,没啥真本事,在那儿学了个文科,结果是高盛那样的投行也不会要他,你中产阶级华裔男对我们没什么价值,最后只能接受很烂的工作。我鼓励中国人不要做像他那样的傻逼。其实,任何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认识到雇主给你钱,是指望你能帮雇主挣比你工资更多的钱,名校毕业当然有帮助,但是他有帮助在给公司点面子之外主要是给你能为公司提供商业价值多一些保证。当然有的人就是这种亡国奴拍马屁的本性,一定要像他这样做,就让这些人自食其果吧,中国应当把那样的人清洗掉,为此让他们自愿离开是最容易的方式。

想去美国,想跟美国好,应该先想想美国为什么要接受你,你能为美国的某机构带来什么呢?去美国上大学,除非你特别出类拔萃或有背景,美国顶尖大学愿意录取你(毫无疑问,这种名额是极少的),一般就是去一个仅仅不错的或一般的学校,你的价值主要来自于你的学费,在美国州立大学会比美国本州学生搞好几倍。在职场,美国公司更多希望利用华裔做技术工作,知道他们足够称职,又愿意通过这份工作拿到美国绿卡,所以会刻苦工作,不会轻易离开,会听话。在职场和学术界都有少数水平比较高的理工科方面的工作,在学术界里这就是教授了,那些竞争极其激烈,相反一般的技术工作水平并不高,不需要多么特殊的人才,相当聪明又勤奋就可以了。职场里,如果想做管理,那管一些中国人或中国相关的部门是最可能的,你想想非中国人会愿意被你管么?对这种职位,需要一定能力,但忠诚是更重要的,尤其在中美关系日益紧张的情况下。而且,如殖民主义传统,美国社会更愿意把这种职位给有港台背景的人。还有一个比较恶心的方式就是你是个女的,长的不错,然后跟白大爷上床,了解美国的人都会知道白人偏向东亚裔女性而歧视男性。从某种角度而言,可以说美国社会只接受华裔为苦力或性奴隶,那些技术劳动者只不过是高级一点的苦力。当然,这说的有点偏激,的确有华人在名校当理工科教授,也有像马友友或林书豪这种罕见的特殊人才,不过他们是极少数。而且现在在美国有能力的华人已经太多,体制已经无法容纳了,因为美国不是一个华人的国家,而是一个白人的国家。

说起美国从华人想要什么,有一点是好多人不完全晓得的,但是非常核心的。我们都知道华人与美国是有浓厚的政治背景的。近代以来,尤其庚子赔款之后,美国一直希望转化中国。这一点最好的方式是通过教育。民国期间中国的一些精英在美国留过学,有学理工科的,也有统治阶级的,如宋家孔家那些人。可是最终那些由美国常春藤背景领导的国民党被打到台湾去了,对美国是巨大的打击。抗美援朝之后,大陆人不可能去美国学习,精英反而被派到苏联学习。之后这二三十年,美国接受了不少来自港台的华人,给他们了不少培养,那些人表现的也很不错,美国对他们相对不错是因为不得不通过他们与敌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竞争一下。七十年代,中美关系正常化,八十年代中美关系变得更加密切,越来越多的大陆学生也去美国留学了。这个转变大多取决于中美同样当时与苏联的矛盾,中国利用这机会多融入美国为主得国际体系,美国也利用这机会把中国拉进自己的体系,影响更多的中国人。这种突然的转变从某种角度导致了八九年发生的悲剧,之后中国的人才外流大大增加,尤其看到苏联解体,更多中国人对社会主义体制失去了信心。出国的那些大多也没回来,在美国养了完全美国化的孩子,对美国贡献不少,对中国贡献很小或几乎是零。甚至他们对中国有了负面的影响,鼓励了一些不太正确的自由主义政治观点,对中国的整个风气产生了不少不良的影响。但至今为止,美国还未能在中国进行其所欲的和平演变,反而老习上台之后,中国却朝着反的方向走了,让美国大所失望。

归根结底,美国这一百年对中国的正面影响是比较小的。美国媒体老愿意把中国的现代化和经济发展描述为受了美国的影响,这太扯淡了。中国的核心现代化基础毫无疑问是从前苏联来的,中国的政治体制也是启发于苏联的。即使现在,中国最先进的科技好多来自于俄罗斯。有一个非常代表性的例子,那就是中国当年想加入国际航天站,俄罗斯说可以,但是美国把中国坚决的拒绝门外。改革开放时期,我没看到美国提供中国什么多么核心的科技,反而还打断了一些中国原有的自主研制,比如运10飞机,因为美国的技术更先进,所以中国那帮短时甚至卖国的领导人就全盘接受了美国现成提供了,放弃了自主研制。抗美援朝和毛时代美国对中国的恶意就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虽然中国跟苏联也闹翻了,但是前苏联和俄罗斯对中国的恶意不能说没有,但跟美国明明白白所展示出的相比是微乎其微,几乎不存在的。所以,中国人应该把美国多扔一边去,现在中国也不需要美国了,美国不提供多少真正对中国有价值的东西,提供的更多是洋买办和意识形态和文化上的污染。中国人拼命去融入美国求美国的接受不如多跟美国耍耍流氓。

我个人在美国长大,接受了美国的教育,从小学到大学,也在那儿工作过,美国是什么样我看的太多了。有意思的是我没有变得亲美或美国化,反而只想再也不接触美国那反人类的文化,甚至产生了一些仇美的情绪,而其集中在统治寄生美国的锡安主义犹太人,罪恶主要源于他们。当然,美国有好的地方,有不少非常优秀的人,好多美国的人也是好的,只是经常政治上比较幼稚,我也有些美国朋友,他们也对美国的现状比较不满,不过这些和美国的主流体制和价值观没太大的关系,总的而言,美国的存在是世界的一种癌症。所以中国把美国媒体网站封掉是好的,那些对中国没什么价值,只有坏处。中国人应该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发展自己的国家,少受美国的影响。中国是一个大国,可以基本独立自主,而且应当独立自主为核心,尤其在科技上和政治上,基本解除与其他国家的,尤其西方国家的依赖。对外,若需要,可以多跟俄罗斯合作,这两国的人民和文化通过一定历史的检验还是有一定缘分的,我们可以看到俄罗斯的歌曲可以很容易中国化,非常符合中国人的口味。相反,美国文化跟中国文化,无论在传统上还是在意识形态上都是非常矛盾的,所以应当远离一些。欧洲比美国好得多,但毕竟都是美国的附庸小国所以还是得小心一点。对外影响力而言,中国应该多针对与中国更接近的国家,如韩国和日本,如东南亚的国家,把这些国家的政府拉到自己这边。相反,试图与英文界国家包括印度和好必会枉然,我们之间的矛盾根深蒂固,英文界国家不希望看到中国好,骨子里对中国怀着深厚的仇恨,还是先把有限的精力放在影响自己周围的国家吧,靠自己质量加规模的优势最终战胜英文界。未来应该不再是英文界国家孤立中国,而是中国,俄罗斯和其他欧亚国家孤立美国,因为现在的中国与以前的中国性质已经完全不同了,现在是我们开始占领上风,人口,资源和时间都向着我们。

RSA公开密钥加密算法

工作中用某library写了些RSA公钥密钥对生成,则有空时就重新阅读并思考了下这个已被广泛运用的加密技巧。我是高中时得知这个算法的,当然完全是似懂非懂,主要是那时候对其所基于的数论还未形成最基本的直觉,所以必然无法真正搞懂,不久就忘掉如没学一样。好的是,用现在更成熟的眼光看,这个算法真挺直接的,要点就那么几个。

先简单讲讲它的背景。他的被公布的发现发明是七十年代末,由美国的Rivest, Shamir, Adleman。维基百科的英文页也说这算法也是七十年代初就被英国情报局的一位数学家发现,但它直到九十年代末才被公布。那时候的计算力量还不足以让这个算法可被实现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但是好像八九十年代Rivest, Shamir, Adleman为此创办了一家公司,把它非常成功的商业化了,也赚了不少钱。毫无疑问,这算是比较重要的新技术和发展,美国也占了它的牛耳。这些如何进入别的国家(或是被别人也独立发现而至今为公布)我就不太清楚了,我读到过美国对密码学技术出口法律上有严格限制的,九十年代在美国好像有个做这个的人由于公开某加密技术而被美国政府调查,这个人的名字是Zimmerman

RSA算法

现在,我把RSA的技巧简单解释一下,细节也不必讲的太透彻,主要讲讲他的思路和启发。

基本数论有个欧拉定理(欧拉18世纪就发现了),它的断言为

a^{\phi(n)} \equiv 1 \mod n

\phi为totient函数,\phi(n) = |\{1 \leq k \leq n : \gcd(k, n) = 1\}|

通过这个可以观察到在a^m,若m \equiv 1 \mod \phi(n),就可恢复a。那如果d \cdot e \equiv 1 \mod \phi(n),可以试试以a^d加密编码为a信息,收信方以e为自己的钥,以其解密。在\mod nd次方是计算复杂度很高的计算问题,则即使第三方知道被加密的信息是某数的d次方,也难以进行反过来的操作,而取d次方确是个复杂度为\log d的问题。

那如何生成de呢,并使得他人无法快速从d计算出必保密的私钥e呢?在这一点,观察到计算\phi(n),若不是每一个小于n的整数都以欧几里得算法算出最大同因子,数与其互质的,那就得分解因式,而分解因式问题,若以分解任意b个比特的数的形式表示,还未知任何多项式时间的算法。所以可以随机选两个巨大的素数pq,并让n = pq\phi(n) = (p-1)(q-1)。他方知道n但无法分解它则无法算出\phi(n)e是随机选的与\phi(n)互质的数,它在\mod \phi(n)里的逆元素可以扩展欧几里得算法快速计算出来,以d命名,为公钥,传给他方,他方以a^d加密a,被加密的信息一旦受到可用仅自己知道的密钥e解密。

数位签章

我们已看到密钥可以给他方提供加密的方式保证中间监听者无法解密他方所传的信息。又一个核心功能就是这个密钥也可以用以做数位签章而验证身份。这个数位签章可以保证信息绝对是发信人发的,并未在中途改于某恶意的第三方。这个如何实现呢?要发信息a,可以将某双方同意定的哈西函数ha上的值h(a)e次方(e为私钥),(h(a))^e同时发送。对方把发的信息解密了,也把数位签章以d(公钥)次方解密,若前者的哈西与后者同等,就能保证没问题,因为这验证了发信息的拥有了某个代表并限制于某身份的密钥。若想对此有更清晰的图像,读者可以试试画个交换图标。

非对称与对称加密

读者可以观察到该算法的不对称性,则RSA也被称为非对称加密。对称的加密方法也是有的,它需要先双方互相安全交换共享的对称密钥,该钥代表可逆的加密及解密方法。想理解这个可以先参考下Diffie-Hellman密钥交换算法,这个算法很简单,比RSA还要简单。然后对称钥密钥加密方法有很多,什么DES,AES,Blowfish,若感兴趣可以看看,了解下它们的细节所在。

The difference between Jews in America and Jews in Russia

By Andrei Martyanov, ex Soviet Red Army officer on August 16, 2018.

There is Russian Left and Chinese Left and they look completely different next to Western Left. But we may move even further–so called Western Left is not really Left, it is a brand assigned to it by people who practice faux-scholarship. Reality and a driving force of the Western Left is not so much Marxism, to which this W.Left appeals when it suites it, but still good ol’ liberalism. Western Left is a pinnacle of liberalism, it is its final form which atomized society utterly and in doing so undermined its foundation. The United States was a perfect nation to do so, it is the same as it is a perfect nation, as an example, for organizing Holocaust industry and selling it as a guilt medicine and use it as a coercion tool, the practice also imposed on war-torn Europe by its alleged “liberators”. It is also a perfect country to subvert its foreign and defense policies because the United States doesn’t know what REAL war is. Even rabid Russophobe Richard Pipes openly admitted it. In the end, United States never formed as a true nation. In many respects popular American 20th “history” of Russia is so consistently associated with “Jewishness” (apart from obvious ignorance of those who write it) because it is projection of own complex of inferiority. Russia changed Jews, Jews changed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is inequality will exist and this is one which bothers greatly many of those WASPies in the US who have to face the fact that Russia didn’t sell out to Jews, while the United States today is effectively run by them in key sectors of national activity. This Russia-USSR-Bolsheviks-Jews-GULAG mantra is needed as a therapy for very many Americans in order to block out how they, and others, sold out their country to these very same Jews. Especially against the background of once great country literally turning into the third world multicultural cloaca with grim or no prospects at all. Sad, especially when one looks at purely American phenomenon of a vast strata of Christian Zionists loyal to Israel–an exhibit A of America’s failure to form as a cohesive nation.

This is simply too well written that I shared it in a few WeChat groups today, copying it from here on my site where I had already stored it.

 

My understanding of the situation in Venezuela

I learned of it through this WeChat group called “China Rising Radio Sinoland” consisting of 150 some people which I was added to this week. I’ve paid little attention to Venezuela of the years. But I knew of Hugo Chavez, in particular that he was quite anti-American like Cuba, as well as of his successor Maduro, who is politically similar to him. Moreover I am aware that Venezuela is very rich in oil. It actually has the most proven oil of any country in the world, according to this source even more so than Saudi Arabia.

So there have been protests over the years with the economy in poor shape. And on January 10th, Maduro was reelected. But some Americas organization consisting of pretty much all the countries in North and South America declared some other guy in Maduro’s opposition as official president. I believe that Maduro still holds actual power, military power especially. Such a declaration is rather meaningless. All it says is that US really wants him out. Now, the question is will US actually go to the extreme to take military action against Venezuela. And if the US does so, what can the rest of the world do about it? I read somewhere that Russia gave Venezuela a little military aid. That of course won’t be enough to fend off serious US military action. Pressure will have to be exerted on America in some other way, such as by damaging the US economy or exerting some serious pressure on some staunch US ally.

Needless to say, power and leverage is everything, what’s official or on paper is secondary. America had too much of that in the past, especially in the 90s when the USSR disintegrated and Russia was in severe economic crisis. So America could get away with doing just about anything, disregarding what the UN or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says. However, now, with Russia’s recovery and China’s rapid rise, as well as the rest of the world’s having caught up more relative to America, America seems rather frustrated.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So I wrote to a German scientist the following.

I’ve come to note lately that communist conservative Chinese might actually have something in common with an alt right.

And his response was so perceptive.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 Socialism first internally for the own Nation = National Socialism = Precisely what Adolf Hitler wanted (if you remove the Jew’s lies from history and look at what he actually did)! That is why we like Xi, because he is in several ways like Hitler.

vKontakte (вКонтакте) and a return to Russian

Sunday while taking a break I decided to see what’s up on Unz Review. Most memorable was https://www.unz.com/ishamir/banned-by-facebook-for-telling-the-truth/ by Israel Shamir. Ultimately, that inspired me to make a list of alternatives to media sites and internet services controlled by Israel/Jews/Zionists/Hasbara. vKontakte, which means “in contact,” was on that list. And so, with some free time, I made an account for myself and chatted on there with a Russian tenured professor in the US with similar views. I haven’t touched Russian (the language) for a while, but vKontakte sort of brought me back to that. Just like one can’t avoid the ads within one’s Facebook messenger contact list, one can’t avoid Russian content on vKontakte. I saw plenty of posts in Russian with comments in Russian. So yet another distraction. It’s quite unlikely that I’ll ever use the language very directly, especially in a way that helps my career. The main benefit of knowing it is to access some content. The better I am at reading it the easier it will be for me to learn about that other really rich and powerful cultural world. I remember long long ago somebody told me that Russian is useless, because Russia’s economy sucks, and they’re really only good at aerospace, but they’re not going give you their state of the art aerospace technology anyway. To be fair, the content both i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and in politics and the arts in Russian is quite substantial. It almost rivals or even rivals or even exceeds the English language world. I am already quite a fan of their music after all, which was what led into the language in the first place. And it’s some actually high culture, not the spiritually poisoning garbage in the English media.

I’m not sure where vKontakte will lead me. Maybe I will find it more or less useless. Maybe, more positively, I’ll actually meet some more interesting people on there, and in addition to that enjoy some more authentic content in Russian.

More generally, it feels quite the peace of mind to be far away from the suffocating and mind-killing cultural and political environment that is America, that is the English language mainstream media, that is a manipulation by a group that is a political cancer of the planet. I only want to dissociate further from it. I encourage more dissatisfied people to do what one can to get away, or at least explore outside it a bit, much more effectual than simply moaning on those very channels/media.

Readers of this blog are now welcome to add me on vKontakte: https://vk.com/id527440648.

我的美好元旦

元旦过的挺舒服,挺充实的。节日调休周六上了班,也没偷懒,完成一些工作,然后就回家好好休息了。本来还没想放三天假做什么刷时间,但回到家后就想到了可以看看那连续剧《敌营十八年》,该剧我从知乎得知,由于某人在那儿评论上以其做了个有趣的比喻。之前我也只看了第一集和第二集一点,而这三天一过,我就看到了第九集了,可以说看了没多久就被真正吸引进去了,一开始还觉得这种红色连续剧会不会有点无聊,看不下去,所以没去看,只是其主题曲和片尾曲做的比较好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并听了好几遍。可以说该连续剧比较吸引我的一点是里面的滕玉莲实在太漂亮了,又是贵族家庭出身的地下党员,从而我得知了演她的戴娇倩,网上查看来还相当有名。由于长大在美国,我对中国的演员这些还比较陌生,知道的也大多通过互联网。比如,中国所谓的国家一级演员我还是最近才知道的,我认识的一位将此形容为“中国特色的东西”。我想起我认识的一位在美国读数学博士的男生有一次还跟我说长得很漂亮的孩子自然会被引进演艺这行,他这么说也让我觉得挺好笑的,至少挺有意思的,毕竟这种话不会想象一位数学博士生主动去说,至少很难想象一位在美国的搞纯数学的人用英文这样。这其实总而言之我觉得很好,更证实了中国没有像美国那么强的nerd的概念。想起这事儿后,我又向他回忆了这并好奇问了问他是否知道戴娇倩美女演员,他说不。

a1ec08fa513d2697dba193bc57fbb2fb4216d8e5

8435e5dde71190ef456ff0cece1b9d16fdfa600e

简单从百度百科抽取两张滕玉莲的照片让读者欣赏欣赏,当然,想真正感受到滕玉莲的漂亮优雅加上机智勇敢,还得看看或至少翻翻连续剧。

一说起《敌营十八年》里的美女,我认识的一位女同志却以为是阿斯茹演的,又说阿斯茹也在另一个连续剧里演了匈奴公主。在该剧里,阿斯茹演的不是最吸引我的滕玉莲,而是康瑛,剧里和男主角江波生孩子的妻子,她所预料也是地下党员。不过对我,康瑛长得仅仅不错,没有像滕玉莲那样不一般的即漂亮又纯洁。从百度得知演康瑛的阿斯茹其实是蒙古人,这我都没能看出来,当然这很符合演匈奴公主。后来想,蒙古姑娘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如果我娶个蒙古姑娘,我至少可能吹自己的孩子是成吉思汗的后代。;)

剧里另外一位美女就是国民党省党部书记员罗茂丽,她也挺有吸引力的,不过与滕玉莲相比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可以说还是逊色不少。

中国女演员这边,我还可以说最近也成了总政歌舞团歌手钟丽燕的粉丝,得知她是通过YouTube上碰到的她演唱《小路》的视频,记得她那个演唱的气魄当时打动了我的心,给我留下了无比难忘的印象,她的歌声是独一无二的。至今,我已听了她演唱《小路》,《感恩》,《祖国,我的最爱》,《飘落》,还会有更多。这周末,我也把她的
http://tv.cntv.cn/video/C17743/ec7d65a6b68b442be5ae0c8f967e16d6
https://www.iqiyi.com/w_19ry3v97qp.html
发给了帮我做英文到俄文翻译的非移民的在俄罗斯的俄罗斯朋友,并也跟他说了个happy new year。他对钟丽燕的评价和我的差不多

I watched the lady singer, she’s just flawless in her performance! That’s a good gift ;).

音乐和连续剧之外,我也回了家和我奶奶和伯伯待了几天。可以说让我最得意的是帮着他们出去到超市买了些饭菜。我也和伯伯聊了不少。比如,说了一些关于美国好多华人那政治白痴的德性,他也觉得美国已经把他们洗成脑残了(当然,也可以说倾向于脑残的人才会跑到那儿那样表现)。具体一点,我提到某一个家里跟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没搞好关系的人在申诉美国名校对亚裔孩子的其实,并且这个人是反共分子,抱怨共产党就是把人当成工具,螺丝钉。我一跟他说大部分人都是工具,美国的挣最低工资的人也是工具,那个人还回避,说美国不一样,有“民主”,“自由”,“人权”。我伯伯的反应是这个人尽管中国名校毕业是政治傻逼,或许是为了在美国能够心里过得去才这样自欺欺人。一提到那人还赞扬北洋军阀,我伯伯就说这人有病了。可以说接触他也影响了我回国的选择,美国华人竟是这样的傻逼,而且还有港台的那些,我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我想离这种人远点。一问我伯伯他是否知道美国华人这样,他说不,离我太远了,然后我的反应是回国后也基本把那些人忘掉了,在中国跟我无关了,只会偶尔说说笑一笑。夸张一点,在中国待了一阵子有种逃避精神集中营并感受到其遗患之感,当然正面来看,用我伯伯的话,也接触了那些好多港台的海外华人,开阔了眼界。港台这一点,我也跟我伯伯说了他们有些会以简体字这种相对边缘的问题诋毁共产党和大陆,称之破坏中国传统文化。我伯伯的回答是当时简体字是因为好多共产党干部文化水平都不高,希望他们识字容易一些,他也同意了我的国民党叫他们的士兵们喊一些文言文口号傻逼的观点。这种做法表面貌似自己有文化,高等,实际上是很虚伪的。

我也跟我伯伯说了马里兰大学杨舒平毕业典礼演讲黑中国的事件,他好像还说了个“那她傻逼啊,不是你的女朋友吧”。在这一点,我只想说在我眼里,大部分在美国长大的华裔女性都被美国洗的一塌糊涂了。记得大学时我还有一阵子喜欢过一位,尤其是得知了她SAT考了接近满分,并且还提前两年上了大学,得知后就更想认识认识她。可是她的性格和我不配,她的某些表现让我失望,她偶尔说中文,但是语气和语言类似于一位中国小学三年级的女孩儿,这一点其实我从某种角度而言还觉得挺可爱的,但是这种可爱不是那种有持久性吸引力的可爱,更多是一种玩的可爱。我能想起她的几句话,比如“我喜欢吃,睡,玩”,她说的竟是这类话,中文词汇量可能比中国小学三年级的孩子还差呢。后来,她开始烦我了,并且或许我对她的表现也接近了可被视为sexual harrassment的地步,然后就不跟她来了,反正她一点不适合我。大学毕业后,我还帮助了一位哈弗大学的高中得过一些不错的竞赛奖的女生准备算法和写代码的面试,通过一位国际奥赛奖牌得主朋友介绍,一开始对她感兴趣,结果也是很失望。相反,对于在中国能够接触到更好的,至少更适合我的异性类,我还是很乐观的。当然,我目前还比较缺乏经验,不过这是在中国可以更容易改变的。不像在美国,接触到的女性要不是根本不会了我的白人,要不就是主动接受美国文化脑残化的(伪)东方垃圾及其后代。

对于我能够在遥远的异国他乡长大但未如绝大多数我这样很小去的那样对祖国的文化几乎彻底失去联系,要感谢父母,感谢家人,感谢百度,感谢央视,感谢苏联歌曲,感谢党给我留下的红色基因,感谢某些启发帮助我的我在那儿认识的从中国过来的人,让我认识到更大的世界没有美国学校里的文化那么渣,给了我不少精神力量,使得我大多抗拒了美国的精神污染,忍耐了一种孤独的成长环境,最终让我发觉到我还是可以离开美国回到我自然的地方。

同志们,朋友们,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