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再也不会吃麦当劳了

中国的麦当劳比美国的好吃,有那个麦辣鸡腿汉堡美国没有,还有什么菠萝派。我记得小时候在中国非常爱吃麦当劳,还记得我的五岁生日是在麦当劳过的。记得当时玩了一个游戏就是杯子里好多吸管,让我猜多少个,然后大人也个都猜了不同的数字。小时候在中国的麦当劳好几次吃太多都吐了。

关于麦当劳,我想起龙芯的胡伟武有一次说了

爱国可以从小事做起,比如不吃麦当劳,为什么,因为不能让外国人挣我们的钱!

孔庆东有一次还抱怨过

年轻一代孩子好多都是吃着麦当劳,喝着可口可乐长大的,他们觉得美国太牛逼了!

我记得零几年的时候我爷爷说了个

麦当劳我不喜欢吃,为什么啊,花那么多钱还都吃不饱。

上周日跟一些人吃饭,其中有个妹子,她提出了好多美国的东西都是卖牌子,比如苹果,比如nike,adidas。我跟她说了苹果的macbook pro都没有usb插口,为什么,因为这样必得多花钱买他们的适配器。还有我爷爷对于麦当劳的更贵又吃不饱的评价,她也同意了,这让我觉得她很中国。

反正今天中午我到麦当劳吃了麦辣鸡腿汉堡套餐,其包括汉堡,薯条,和饮料。吃完后感到口干,出健身房喝的水比一般都要多。我也感受到了回国之后我的性欲提高了,但吃麦当劳之后却会有点性功能障碍,至少会感觉没那么有活力。

上周六在中关村的购物中心里跟朋友转,有个女的还给我发英语培训班的广告,我跟她直截了当地说了中国应该把外语改成俄语,以及我在美国长大的但讨厌美国。

为了证明我不在胡说,我用没有口音的英语跟她说了个

English is a cancer for China!

新东方这种机构国家应该强迫停止,俞敏洪那种卖国王八蛋应该被没收财产,进行思想改造,就像在电视剧《特赦》里对付国民党战俘一样。

香港事情闹得太过分了,归根结底是教育的问题,是tg太手软的问题。把那些大买办资本家和公知精英,什么柳青什么高晓松全都给没收财产枪毙掉!

Advertisements

jvm的内部细节

今天一家公司笔试竟问我jvm的内部细节的问题,好多都不知道,尽管复习了。我对自己有点失望,这么久了,之前从没想到了解jvm到底怎么回事儿。面试的一个问题,涉及到java String的==,何时true,何时false,以及String.intern。String.intern我还都不知道呢。

网上找了个https://www.cnblogs.com/lfs2640666960/p/9297176.html,从而得知jvm有字符串池,以及String.intern是个native函数。

那里的https://tech.meituan.com/2014/03/06/in-depth-understanding-string-intern.html我读的相当详细,至少第一部分。

那个的确写的很好,还包含intern函数的C代码,里面的确看到被intern的字符串存在类似于hashmap的数据结构里。

他给了一个很好的代码例子,其为

static final int MAX = 1000 * 10000;
static final String[] arr = new String[MAX];

public static void main(String[] args) throws Exception {
    Integer[] DB_DATA = new Integer[10];
    Random random = new Random(10 * 10000);
    for (int i = 0; i < DB_DATA.length; i++) {
        DB_DATA[i] = random.nextInt();
    }
	long t = System.currentTimeMillis();
    for (int i = 0; i < MAX; i++) {
        //arr[i] = new String(String.valueOf(DB_DATA[i % DB_DATA.length]));
         arr[i] = new String(String.valueOf(DB_DATA[i % DB_DATA.length])).intern();
    }

	System.out.println((System.currentTimeMillis() - t) + "ms");
    System.gc();
}

可以看到被注释掉的没有调用intern,运行区别为

WechatIMG2655WechatIMG2656

因为是mod 10,前十个被intern了,之后的就会自动通过哈希那个字符串常量发现已经在字符串线程池里,就直接指向它而不创建新的对象在堆上。

1345而不是10是因为那个计数包括所有静态String,就是一个空的jvm程序就会有1335个。

还有一点给我留下印象的是那新区有eden区和两个survivor区,然后才是老区。垃圾回收后生存下去的先从eden到survivor,然后survivor互相之间交换,直到survivor满或者对象生存次数达到MaxTenuringThreshold阈值。

来自 https://stackoverflow.com/questions/13543468/maxtenuringthreshold-how-exactly-it-works

Each object in Java heap has a header which is used by Garbage Collection (GC) algorithm. The young space collector (which is responsible for object promotion) uses a few bit(s) from this header to track the number of collections object that have survived (32-bit JVM use 4 bits for this, 64-bit probably some more).

During young space collection, every single object is copied. The Object may be copied to one of survival spaces (one which is empty before young GC) or to the old space. For each object being copied, GC algorithm increases it’s age (number of collection survived) and if the age is above the current tenuring threshold it would be copied (promoted) to old space. The Object could also be copied to the old space directly if the survival space gets full (overflow).

The journey of Object has the following pattern:

allocated in eden

copied from eden to survival space due to young GC

copied from survival to (other) survival space due to young GC (this could happen few times)

promoted from survival (or possible eden) to old space due to young GC (or full GC)

the actual tenuring threshold is dynamically adjusted by JVM, but MaxTenuringThreshold sets an upper limit on it.

If you set MaxTenuringThreshold=0, all objects will be promoted immediately.

I have few articles about java garbage collection, there you can find more details.

还可以参考https://www.jianshu.com/p/3d3fc356e31c

还有不同的垃圾回收算法可以通过jvm的一个开头为XX的参数选择并调,这些我之后应该也会读读相关资料的。

运行却未显示认识XX的参数

$ java -X
    -Xmixed           混合模式执行 (默认)
    -Xint             仅解释模式执行
    -Xbootclasspath:<用 : 分隔的目录和 zip/jar 文件>
                      设置搜索路径以引导类和资源
    -Xbootclasspath/a:<用 : 分隔的目录和 zip/jar 文件>
                      附加在引导类路径末尾
    -Xbootclasspath/p:<用 : 分隔的目录和 zip/jar 文件>
                      置于引导类路径之前
    -Xdiag            显示附加诊断消息
    -Xnoclassgc       禁用类垃圾收集
    -Xincgc           启用增量垃圾收集
    -Xloggc:    将 GC 状态记录在文件中 (带时间戳)
    -Xbatch           禁用后台编译
    -Xms        设置初始 Java 堆大小
    -Xmx        设置最大 Java 堆大小
    -Xss        设置 Java 线程堆栈大小
    -Xprof            输出 cpu 配置文件数据
    -Xfuture          启用最严格的检查, 预期将来的默认值
    -Xrs              减少 Java/VM 对操作系统信号的使用 (请参阅文档)
    -Xcheck:jni       对 JNI 函数执行其他检查
    -Xshare:off       不尝试使用共享类数据
    -Xshare:auto      在可能的情况下使用共享类数据 (默认)
    -Xshare:on        要求使用共享类数据, 否则将失败。
    -XshowSettings    显示所有设置并继续
    -XshowSettings:all
                      显示所有设置并继续
    -XshowSettings:vm 显示所有与 vm 相关的设置并继续
    -XshowSettings:properties
                      显示所有属性设置并继续
    -XshowSettings:locale
                      显示所有与区域设置相关的设置并继续

-X 选项是非标准选项, 如有更改, 恕不另行通知。


以下选项为 Mac OS X 特定的选项:
    -XstartOnFirstThread
                      在第一个 (AppKit) 线程上运行 main() 方法
    -Xdock:name=<应用程序名称>"
                      覆盖停靠栏中显示的默认应用程序名称
    -Xdock:icon=<图标文件的路径>
                      覆盖停靠栏中显示的默认图标

man java也没有啊

然后百度了一下达到了https://blog.csdn.net/leo187/article/details/88920036

之后或许添加更多内容在这里!

看来知乎已经被反动美国华人占领了

30天前,我写了个评论

事实是,改革开放公派出去的大多都留在了美国背叛了中国,在那儿养大了香蕉孩子,他们对中国更多是做了损害。那些少数公派出去获得学位之后没待多久就回来的不算自愿选择了美国,他们是公派的,并没留下。我在美国的一个ABC朋友(他跟大多ABC也很不一样)父亲经历过上山下乡,八十年代末获得了美国很好的学校的理工科学位,然后立刻回了中国在一所很好的大学当了几年教授,但是之后又回去了。我曾跟我那朋友说他爸比大多那代公派出去的好多了,大多都是以公派为叛变的机会,好享受美国优越的条件,我想他爸若想那样也有能力那样,但他没有,从一个国人的角度,这值得佩服。当然,恢复高考后上大学的得到出国留学机会的那代人比前辈要差远了。

那帮人老说要把美国的先进的东西带回中国来,中国要像发达的美国学习,他们这么说其实是为了维护自己。他们对中国没啥贡献,因为大多没回国,或者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美国,有老婆和孩子在那儿的利益冲突及干扰,很难为中国做出什么真正的事情。还有,就是那些回国的,给中国带来什么了?很多要不是当买办,要不也只是做基础研究,基础研究做的最好基本都留在了美国。因为那个年代特别崇洋媚外,特别买办,所以才会柳传志那样的垃圾为主流,你觉得中国当初搞互联网真的需要李彦宏张朝阳么,我基本肯定他们俩更多是凭他们的美国经历的威望成为了公司创始人,拿到了外资等,技术上中国的人也可以做,并非需要有美国工作经历的海归。因为那帮人留学没有毕业之后就回来然后为了自己吹美国多么好产生了那种不良的盲目崇洋媚外的风气,惩罚他们一下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改革开放上大学的50后60后应该想想当时中国是很落后,但是那种落后的方式与1950年是完全没法比的,性质完全不同。所以现在中国强大了,回顾那些人的表现真的是耻辱啊。中国竞争那么激烈,把更多机会留给那些土生土长的人,提拔一下中国的学校。这是一位6岁去美国但大学毕业工作几年后回国的人的看法。

今天发现我的账号被停了7天,原来是因为这个评论,肯定什么王八蛋举报了。

看来中国内战还未结束,香港以及华裔反动势力还在那儿闹事儿呢。一个反共反华的西方白人很正常,但一个反共不反华的华裔简单就是精神有问题,对国家和人民造成远远更大的威胁。

现在我更加理解为什么孔庆东会觉得北朝鲜有很多中国应当学习的地方

我得知孔庆东可能是2013年吧,当时认识了一位五岁从乌克兰去美国的人,那时候乌克兰政变正在发生,他对此特别反感。他也非常支持朝鲜民族主义人民共和国,为这个我感到他莫名其妙,但我也不得不受了他的一些影响,从而读了一些关于北朝鲜的资料。我还认识了另一个人,他出生在美国,父母是大陆移民。他跟我说了一些话也让我感到很诧异。他提到了当年抗美援朝跟联合国军打过。然后还说了个

当时在中国,是国家给分配房子。

还有

不对,是毛主席年代,中国发展了工业,农业。

好像他还提到了89年在天安门并没有出现任何血案,其实是在其它地方,美国媒体都报道错了。

这些话,他都是用中文说的,我当时想一个出生在美国的华裔说一些毛时代的话,肯定是从他爸爸妈妈学的。他也跟我说了他爸爸家,说解放前很有钱有房子,八国联军时失去了财产,但之后又再次富裕了(包括通过婚姻的渠道),日本侵华也失去了天津的房子,战胜后收回,然后解放再次失去了。说爷爷本来要到英国留学,但被日本侵华打断了。他的父亲经历黑龙江的上山下乡,八十年代被公派到美国读了博士。但是,他说他爸爸当时不想去,觉得美国那些访问中国大学给演讲的教授full of shit,也不对哈弗有什么多么高的评价,觉得美国大学基本上是盈利机构,学校工资最高的却是橄榄球教练。后来又回到中国大学教书,但因为我那朋友的母亲要到美国读研,又跟着去了,然后就留下了。

更然我觉得诧异的是,他老说北朝鲜的好话。比如(这些都是用英语说得)

有一次我提到一个韩国人以什么韩国一片光明而朝鲜大多黑暗的卫星图表示经济发展上的差距,他回应为

或者是,当朝鲜人在睡觉时,韩国人还在被他们的资本家主人剥劳动呢。

有一次我提到某一个英文媒体说北朝鲜那么缺油,空军都无法正常训练了,说他们的军队实在太落后了。

然后,他的回应是

那些正在跟美军进行联合演习的韩军可并不那么认为。

然后说了个

是不是忘记了毛主席说的决定战争主要是人,不是物。

以及

当朝鲜人民军真的开战了,韩国军队的士兵是不会为了他们的资本家主人牺牲的。

当时可以说大多关于朝鲜的背景我不了解,过多受了美国的政治洗脑。但现在我明白多了。朝鲜80年代生活水平比中国好,有苏联支持,集体农庄都机械化效率很高,人均粮食产量超过中国,但90年代俄罗斯断掉了对朝鲜的贸易,包括时候,最后拖拉机没有能源了,让城市人回去种地也很苦难,所以才会出现饥荒。当时,中国还忙着跟韩国建立关系,92年跟韩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也没心思顾朝鲜。朝鲜为此极其愤怒,视之为背叛,把好多志愿军的纪念都给拆掉了。

所以孔庆东说过了类似于

大哥把他抛弃掉了,二哥也不好好保护它,还竟跟他的敌人凑在一起。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还给美国当孙子,应该感到羞耻。

朝鲜人均gdp很低,难以估计,就说是2000美金吧,也就2500万人口,但它依然相当先进,造自己的汽车,核武器导弹也都能搞出来,国际影响力与gdp的比例应该是最高的。而中国不算高,至少俄罗斯gdp只是中国的几分之一,但国际影响力绝对大于中国。

我觉得中国人很多很傻,还想跟美国当朋友,我在美国长大可知道美国人根本不想跟你当朋友,因为美国骨子里仇视你。我的确也接触过嘲笑或骂朝鲜的。比如,我的反动叛徒母亲还怕北朝鲜08年给中国奥运会闹事儿,用类似于“北朝鲜再发个神经病”的语言形容。你说这怎么可能呢,北朝鲜发导弹,也不会对着中国发,即使意外可能也几乎是零。为了同一个原因,我妈妈还不做坐任何韩国的航班。中国可以想想如果中国90年代多给了朝鲜一些支援,朝鲜可能就不会搞核武器了。我只能对朝鲜不屈不挠的精神钦佩不已,他们那么小的国家,却能让美国那么尴尬那么害怕,中国人应该好好学学。我认为面对敌视,应该以超级的敌视回击,美国已经就是这样,以色列更是这样,而且以色列这种做法也的确起一些作用,当时可能长远角度而言是致命的,但目前因为以色列的那种做法,一般人不敢轻易惹它。

记得美国犹太大学生Otto Warmbler跑到北朝鲜还摘了金正日的相,然后被判了十几年刑,过了一年他进入了一个所谓持续性植物状态,不久死了。记得我妈妈新闻上看到了这个还警告我。我也跟我那ABC朋友说了,他竟然用中文回应了一个

谁叫他去摘朝鲜领导人的相啊。(笑)

一看到Otto Warmbler是个犹太人,就不得不想到以色列极其仇视北朝鲜,这一点不奇怪。朝鲜是中国的极端化小国,以色列也是美国的极端化小国,而且它们俩都就核武器。以色列特别怕朝鲜把导弹和核武器卖给阿拉伯及穆斯林国家,如巴基斯坦,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在这一点朝鲜很明智,因为它的武器在小国里算先进,能够找到这个适当的市场发挥它的作用,不光是卖出去为自己积累财富,而且还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

也记得北朝鲜去年在国际数学奥赛得了第四,前三名是中国美国韩国。然后在大学的ACM编程竞赛,它的Kim Chaek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还得了第八名,高于所有中国大陆的学校。

我也听过一些朝鲜歌曲,说起这,很多人,即使在中国,都知道韩国的Gangnam Style,那首垃圾不是歌曲的歌曲竟然成了YouTube第一,我的俄罗斯朋友的弟弟在美国出生,在车上老唱那首歌,然后他跟我说

最后我跟他说了,你下一次再唱那首歌,我就会对着你唱《没有你金正日就没有祖国》!

Gangnam Style我听过,没有旋律,美国人为了提拔他的狗子而宣传的牛鬼蛇神作品,它令人麻木。相反,《没有你金正日就有祖国》自然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是个天才般的音乐作品。我妈妈把他这种表现视为“疯子”,“不成熟”,因为她已经被美国心理绑架了。

其实,她跟大多去美国的华裔女相比还没那么糟糕,她的一位大学同学竟然跑到美国跟一位福音派美国南方老头结婚了,被这位推崇在公立学校迫使学生向上帝祈祷的老头洗脑到每顿饭吃饭都要祈祷上帝的程度,更过分的是她还跟着教堂跑的印第安保留区进行传教。我妈妈仅在我对她的表现批评后才表示同感,可见美帝国主义就擅长诱惑策反这种意志软弱的华裔女人。中国人可要知道大多数在谷歌脸书混到高层的华裔都是女的或者李开复那样的反g特务,那些女的基本都是白人或犹太人的性奴隶。其实这样的女人中国应该以明目张胆的仇恨对待,具体怎么做可以向朝鲜咨询一下。对她们的公开仇恨要超过美国对朝鲜的公开仇恨!

说起Gangnam Style,我去年去了一趟韩国却住在了江南区的一家宾馆,有点亲身体会,除了街上的楼相当豪华,也没什么其它印象。记得我那“黑五类后代极左”ABC朋友一听我说Gangnam Style,他却评论了类似于

江南是个首尔的有钱区,大部分韩国人都买不起那儿的房子,那些只不过是些表面的繁华,而那些繁华真正干活的韩国人根本没有任何原因拥护,因为他们也无法从其得到什么好处。

有一次我说好像古巴50年代末的革命反动势力的军队都没怎么反抗,基本不打就投降了。然后他说

对呀,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打之后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也不会给他们更好的生活。韩国士兵也是,他们虽然不敢说但是内心都知道如果朝鲜统治他们,他们的生活只会变得更好,韩国的财富还能给他们分一些。

对于现在的中国,他的评价是

邓小平搞改革开放几乎把中国变成如解放前的中国了!

当时,我觉得他有点可笑,现在回到中国一年多,了解了一些改革开放的背景之细节,发现我也被美国媒体及美国华人洗脑了不少,可真能佩服我那朋友富有洞察力及独立思考的断言,他当时比我小,但对社会和经济的本质看的却比我透得多,而且他之后在美国大公司里至少一开始也算平步青云,现在挣钱蛮多的。我每次夸他好,夸他有钱,他却无奈地回应

但我还是无产阶级啊。

我劝他回中国发展,但他老是怕他自己在中国不认识人,还说了个

可是我也不是红三代啊。

有一次给他发了给比较右派的美国经济学家的无论在哪儿,包括中国革命之后,都没有多少社会流动性的研究及出版的名为The Son Also Rises的书,他的反应却是用英语说了个

扯淡,我的祖先很有钱,但我的游艇在哪里啊。

中国现在那么强大的,根本不怕制裁,不光是自己,还有俄罗斯支持中国,要学会充分利用自己的势力对敌对势力施加压力,目前的做法实在太软弱。即使制裁对中国短期会有影响,但长期会迫使中国更加独立自主。一位在美国知名学校的俄罗斯教授都跟我表示他对中国对待香港暴乱分子的耐心感到不可思议。他也说了14年时一些核心产品,包括军用的,俄罗斯依然依赖乌克兰,乌克兰停供了,当时好像什么空对空导弹有个关键零件当时只有乌克兰能提供,所以暂时造不出来。可以过了五年到现在,俄罗斯把这些基本都自己替代,不再需要原来那些乌克兰的企业,同时,乌克兰的经济也没有前景了。

最后一句话,孔庆东说北朝鲜有拿个手榴弹跟你拼了的精神,这我完全赞同!中国人好好像朝鲜学习!

玻利维亚的政变

其实,谁掌握着军队,真的想把你干掉不难的,做了会引起一些世界舆论上的反感,但只要没有外力干涉也不能怎么样,黑一黑然后就忘记了。解放军即使现在在香港进行个大屠杀,会引起一些西方尤其美国的制裁,但是美国制裁中国同样也制裁自己,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

其实我觉得美国和法西斯国家更明白武力镇压还是很有效的,比如1927年蒋介石还是给共产党带来了极大的损失,同样李承晚在1950年一旦有了机会把所有在韩国有共党嫌疑的人都判死刑了。还有1965年在印尼也杀了大约50万亲共分子。这种大清洗发生之后恢复就很难了,或几乎不可能。国家与国家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对立政党之间,敌对势力互相之间就是个零和游戏,不应该有任何共赢的幻想,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美国流氓,中国若想生存也要流氓,野蛮人经常打败文明人,就因为野蛮人流氓不守规则所以自然占很大的便宜。

当年说抓革命促生产是很有道理的,你再拼命工作,生产效率再高,如果最终财富被敌对势力夺取,那你产生的作用就是负面的。中国好好学学美国大军费开销,你光跑到国外投资,包括在政治不稳定的国家,一个法西斯政变来了,你的钱和投入肯定都彻底废掉了,所以政治严厉的气候不是没有道理的。

最可怕的国家和群体是武装gdp比例高的。有了武装你可以夺取别人的财富,奴役别人,就这么简单。中国人现在还是太缺乏你死我活的政治姿态,对外太包容,对内奸也太心软,有过多想用道德优越去赢得别人的接受,这是自欺欺人的。

 

двойные стандарты для россиян

Это очень анти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ий американский еврей сказал мне в прошлом году что потому русские – белые, у Запада более высокие стандарты демократии, свободы и прав человека, и многие будут злиться, если кто-то сравнит Путина с Си Цзиньпином.

Россия должна как Китай блокировать Гоогле и Гмайл

Я родился в Китае но вырос в США. После университета, я работал в главном отделе монопольной интернет-компании в Силиконовой долине. Но из-за моего недовольства Соединёнными Штатами я вернулся на работу в Китай. После этого я перестал пользоваться американскими Интернет-сервисами. Нынешние беспорядки в Гонконге, поддерживаемое Соединенными Штатами, должно было сделать меня более антиамериканским. Я думаю, что Китай должен сделать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как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й язык в стране и давить на китайцев с американскими степенями в Китай потому китайцы, которые добровольно поступают в американские колледжи и университеты, имеют сомнительные политические тенденции и по существу находятся в конфликте с Китаем. Большинство из них поощряют использование американской продукции который не способствует развитию китайских предприятий. Китайская “Программа Золотого Щита” предотвратила много духовного опиума американской культуры в то же время американские интернет-компании потеряли много денег и рынка и стимулировали развитие китайской интернет-индустрии. Соединенные Штаты всегда умирали в России, разрушая российскую экономику в 90-е годы и проводя перевороты в Украине в последние годы. поэтому Россия также должна запретить американские интернет-компании, особенно Гоолге, основатель которого является антироссийским сионистом, который работал с ЦРУ с целью политической подрывной деятельности в Китае. До 2010 года вице-президент Гоолге Китай Кайфу Ли имел большое влияние в Китае, и многие китайские молодые люди читали его мусорные книги. позднее в китайском Интернете было разоблачено, что отец Кай-фу Ли был профессором истории тайваньского университета, кто оклеветал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ую Партию Китая и его дядю спланировал убийство китай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освободительной армии во время Гоминданско-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й гражданской войны и был приговорен к смертной казни в 1951 году. Да, Гоолге – компания очень политическая. Я знаю что в Гоолге и Фейсбук большинство китайцев с высшими позициями-это женщины, которые спят с американскими евреями или такими людьми, как Кай-фу Ли.

在美国,不同民族作为人的价值的大概排序

美国种族地位大约上是印第安人<PRC华裔<其它华裔<其他东亚裔<俄罗斯人<其它东及南斯拉夫人<突厥人=阿拉伯人<东南亚人<伊朗人<黑人<拉美裔<印度人<法裔<波兰裔=意大利裔=爱尔兰裔<日耳曼裔<盎格鲁撒克逊<犹太人

强调这是作为人的价值不是作为劳动力或性玩具的价值

中国红歌

把这个写为文章为了自动将它转到 gmachine1729.livejournal.com

油管的视频我个人都下载了并存到了https://share.weiyun.com/5Wjtbds

苏联歌曲我听了不少,而都配视频链接列下来了,看来现在中国红歌时间也到了,该收集一下了,真的还不错。苏联歌曲的中文版也算上去吧,毕竟词还是算是中国的创造,翻译的那么中国化,要感谢薛范教授。

Continue reading “中国红歌”

揭露反革命美国中情局特务李开复

莫把李开复看成钱学森–看透美国及李开复的战略布局

转自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2/41087.html

有些人认为,李开复虽然政治反动,但是他懂技术,我们应该对李开复搞统战为己所用。有人说,李宗仁当年杀共产党很厉害,我们不也统战过来了吗?可是问题是,李宗仁当时投共的前提是,他自己有真正的政治影响力,并且和蒋家王朝水火不容。而李开复仍然在坚持自己一贯的反共反华政治观点,并且和西方反共反华政治机构关系密切。

不仅仅如此,竟然还有人把李开复看成是钱学森一类的人物,这更是无知和糊涂。我们还必须看透李开复的本质。

1、李开复进入中国以来,主要是在做两件事。

第一,进行政治宣传。将自己炒作成成功人士、青年导师,通过社交媒体、讲座、秘密组织等方式给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进行政治洗脑。第二, 渗透并控制互联网媒体及产业。李开复像一个八爪章鱼,几乎无所不入,大部分接受过李开复资助及被李开复开导过的互联网媒体及企业的技术人员、创业人员和管理人员,都从不关心政治的状态,变成了对共产党反感乃至彻底反共的状态。

2、在李开复的两个主要工作中,反共政治活动是根本、根基、本质和原因,互联网资本及技术是前者的现象,是前者的结果,也是前者的遮羞布。

众所周知,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李开复在互联网技术、互联网思维方面都是彻底的失败者。毫无疑问,李开复根本不懂什么人工智能。美国及其情报机构也不会让自己真正的人工智能专家及技术流入中国被中国所掌控,对此抱有幻想的,如果不是脑残,就是别有用心。

所谓一招鲜吃遍天,李开复在互联网技术方面完全是一个失败者和落伍者,他就是通过不断的反共政治活动,拉近自己和西方反共反华势力及相关机构的关系,这才使自己获得源源不断的资本、资源和人脉,才能维持其成功光环,并试图借助这些由西方一手掌控的资本、技术、人脉渗透控制中国的互联网、大数据及人工智能产业,为将来的颜色革命发挥核心作用。

众所周知,很多日资、美资乃至台湾企业高管及技术人员,他们在政治上对共产党、对中国的仇恨并不小于李开复,但是他们来中国主要是来赚钱的,并不承担政治使命,因此这些人在公开场合会隐藏自己的政治理念,专注于技术和管理,专心于经济活动在中国获得巨额利益。而李开复则完全是一个异类,正是由于他在技术和管理上的失败,他才更加醉心于政治。他本质上是一个政治家,通过反共政治活动获得美国的政治资源,并进一步获得经济及科技资源人脉,然后借此渗透控制中国最关键的互联网产业。这就是李开复在谷歌任期内专心于政治事物的根本原因:他并不听命于谷歌总部,而是听命于更高层面的美国反共反华政治机构,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无比失败的技术和企业高管,却能一直混得风生水起的根本原因。

我们来看下李开复的技术历史。熟悉李开复的都知道,1998年李开复创办了微软中国研究院,其最大的业绩仅仅是替微软在中国笼络到了一大批廉价的高素质劳动力,而研究院本身并未在技术开发上取得显著成绩。李开复擅长和熟悉的语音识别技术早已经不是稀奇之物,而李开复的微软中国研究院在多年时间里没有新的重大研究成果。李开复在微软前途不妙,于是背信弃义投靠了微软的死敌Google。李开复加入微软时与微软签订了保密协议和非竞争协议(竞业禁止承诺),按照正常情况下,李开复转投Google的行为肯定要遭受法律制裁,然而,2005年,李开复顺利跳槽到Google公司,Google与微软就此事达成了神秘的协议,其内幕直到今天仍然处在阴影之中。微软后来为何忍气吞声默许李开复和Google损害自己的利益?很显然,如果没有美国更高级别势力(比如国家情报机构)的干预和帮助,李开复不会那么顺利摆平与微软的官司。

李开复跳槽到Google后,在谷歌中国的业务表现只能说是“至烂无敌”。在2005年之前,Google在中文搜索领域的技术独步天下,Google在中国的业务和市场份额一直占压倒性地位。百度与之相比,仅仅是个不入流的小弟弟。然而李开复在谷歌中国工作期间,依然是不务正业,他把主要精力用在渗透、分化中国青年身上,比如搞“开复学生网”,频繁出书、演讲,扮演青年导师,等等。谷歌中国对于李开复来说只是给了个灿烂的身份和一份高薪,而李开复不仅未给Google在技术和商业上带来丝毫的进步,反而使Google的中文搜索技术及在中国的业务和市场份额逐渐萎缩,并迅速被百度超越。李开复在Google的表现,可以说是一系列笑话:一会儿把Google更名为谷歌,一会儿高价购买g.cn域名,一会儿又高价收购注定没有多大前途的迅雷……业内人士被李开复雷得瞠目结舌,他们都不得不怀疑,如果李开复不是白痴的话,只能是在有意搞垮Google。

按照2005年前谷歌在中国已经积累的强大的技术、市场和品牌力量,在李开复这个位置,即便是个最蠢、最笨的外行人,最起码也能够保持半壁江山。而在李开复带领下,谷歌中国的技术和市场份额全面萎缩,最终不得不打起政治牌、挑战中国法律底线,谷歌中国玩起了自杀式的边缘游戏,结果是投机不成而惨败而退——这再一次证明,他并不听命于谷歌总部,而是听命于更高层面的美国反共反华政治机构,或者说谷歌总部也听命于这个机构,它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企业。

李开复无论管理经验还是技术能力都十分一般或者说十分低劣,却能够担任微软、谷歌高管,成为中国区域的总裁,这本身就是十分奇特的事情。李开复的家庭出身及其与台湾情报机构及美国情报机构的关系,显然起了关键作用。李开复违背自己与微软的竞业禁止协议,能够顺利地背叛微软跳槽到谷歌,这就是更加奇特的事情。李开复在做微软、谷歌中国总裁时,业绩平平,却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扮演“青年导师”这个角色身上,而且竟然仍然能够维持自己在互联网行业的江湖地位,其本质可以说是昭然若揭。

3、科技及企业管理人员的政治忠诚,是核心国家利益。

在任何一个国家,保证军队、公务员、媒体从业人员、教育研究人员、科技人员、企业管理人员对国家及社会制度的拥护忠诚,都是核心国家利益。科技及企业人员可以不问政治,但是其底线是不能接受反对派的政治洗脑,被敌方拉下水。

一句话,如果中国的科技人员尤其是互联网科技人员和企业高管都受李开复影响渗透,那么其危害不亚于军队和公务员被渗透,其危害远远比媒体和教育机构被渗透大得多。在未来的颜色革命模式及过程中,互联网媒体、互联网企业、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相关企业、平台、技术及资源,将发挥非常致命的作用,可以说,其作用大于军队,大于政府,大于传统媒体和高校,李开复就是美国反共反华机构在中国这方面布局的关键棋子。

新中国前三十年之所以能够发展出两弹一星,钱学森发挥了非常关键的作用。而钱学森之所以冲破美国的威逼利诱、层层阻扰乃至迫害,毅然回国,关键是青年钱学森在美国就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主义。这里可以看到,科技及经济管理人员的政治观点及意识形态,在关键时刻发挥的重大作用。美国海军次长Dan Kimball说钱学森至少顶五个师。如果钱学森等人在美国被其主流的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洗脑,那么中国的两弹一星事业可能会被推迟二十多年,如果中国改革开放了而两弹一星还没有搞出来,那么中国很可能就没有两弹一星了,如果是这种情况,中国今天是否已经被大卸八块,都是未知数了。

站在美国的角度,钱学森没有被美国主流政治观念和意识形态同化洗脑, 这是美国的重大失败,中国及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重大胜利。从冷战直到现在,美国一直将其核心科技专家的政治意识形态视作其核心利益,警惕这些人私自与苏联(及今天的俄罗斯)及中国合作。同样,中国也应该防止自己的科技精英及企业高管(尤其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方面)被美国的政治观念和意识形态渗透洗脑,否则就会出现颠覆性错误。

美国将李开复输送中国,绝不是像一些幼稚的白痴想的那样,主动给中国送钱学森来了。美国政府及情报机构都是活雷锋?这是不可能的。李开复不是钱学森,而是钱学森的对立面,这是由其不同的政治立场及政治关系所决定的。美国将李开复输送中国,其本质是给中国输送特洛伊木马和第五纵队。李开复根本不像钱学森那样有关键核心技术。李开复本人毫无技术能力及企业管理能力,他仅仅是利用自己与美国反共反华政治机构关系获得资本及技术资源,并借助这些资源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方面布局。

美国及李开复的目的有二。第一,阻击中国真正的独立自主的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将中国的此类高科技新兴产业变成美国的附庸和依附性产业,让美国的人工智能核心技术与核心资本,与中国的数据资源和人才资源相结合,让美国的资本和技术统治中国的新兴产业,阻击破坏中国独立自主地发展自己的人工智能技术。看看李开复是怎么搞垮邓亚萍的人民搜索、黑掉中国政府的十几亿投资的,看看李开复创办的微软中国研究院的工作,就一清二楚了。

第二,将中国未来的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产业中的技术人员和高管都洗脑成坚定的反共反华分子,并且通过新技术、新模式渗透党政、军队等机构。这股势力将在未来颜色革命中国的活动中,发挥非常关键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