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倪光南,联想,柳青,滴滴出行

我面了滴滴出行,印象最深的是最后一个面试官问我的问题是在USACO training page上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给个自然数n,有多少不同的\{1,2,\ldots,n\}的和同等的二分拆,用更数学的语言,就是

\left|\{I, J : I \cap J = \emptyset, I \cup J = \{1,2,\ldots,n\}, \sum_{i \in I} i = \sum_{j \in J} j\}\right|.

这个问题我在美国高二时做的,我的一位同学,俄罗斯人,父母都是程序员(而我父母都不是),虽然他对真正的编程懂一些而当然的我对计算机和软件开发没任何概念,只不过数学能力在那儿,但这个问题他却一周都没想通。而我基本没多久就发觉到可以以动态规划的方式计算出

\prod_{i=1}^n (1+x^i)

的系数,下标为n(n+1)/4的系数就是我们要计算的值,不久就把这个动态规划写出来并成功提交了。

说实话,动态规划的概念真的挺trivial的,连计算Fibonacci数用的方法都能算动态规划。动态规划对有数学思维的人都是感觉挺自然地。

上面那问题没啥好说的啦,我更想说的是当时我还不知道滴滴出行公司的背景,尤其其高层。

过了一段时间,我才得知了柳青是滴滴的总裁,并且她是联想创始人柳传志的女儿,并且这个柳青是北大到哈弗到高盛到滴滴。我当时也想哎呀,她这种背景的人道高盛混肯定特别容易。我还记得他15年得了癌症,俩月治好了,也已结婚并是三个孩子的母亲。网上写了她如何每周工作100个小时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怎么说呢,这让我难以相信,工作耐力再强能够这么做的人也是极少的,至少前百分之零点一,还有,就是什么算工作时间?我们都知道虽然在单位但有些时间是不在真正工作或者是在出于半工作的状态。记得雅虎的女总裁,谷歌的高官Marissa Mayer网上也是这么写的,说她如何每周工作90个小时,如何如何刻苦,可是雅虎倒闭之后她的声誉感觉就真的不太好了。我原来有个同事美国白人他说他有个朋友还给Marissa Mayer当了家庭厨师,离职后给他讲了些可怕的故事,比如”she never touched her baby”。那个人对Marissa Mayer的感觉也是如他口中对我说的,那就是

But she’s just such a sociopath!

好多人都说过it’s mostly sociopaths at the top. 关于sociopath/psychopath这一点,我欢迎读者参考

最后那一个East Asian sociopaths让我想到东亚人sociopathy绝对相对比较低,在美国最sociopath的是犹太人和印度人,然后是英国人,然后是西欧大陆人,然后是东欧人,最低的是东亚人。Steve Hsu自己是蒋介石的远亲,也有点sociopathy吧,毕竟创办了公司当了其CEO,可是跟硅谷的上层可就没法比了。

后来得知联想在中国已被看为打着国企的牌的卖国买办企业,柳传志不过是其要不鼠目寸光,要不图一己之力的商人。引用一下某人的话,其为

联想说自己不是中国企业好产品美国人优先供应

知乎上天天骂他们卖国贼

你是柳传志的女儿现在看起来不见得是正面资产

我反正觉得父女俩都是没良心的资本机器

混球么越努力破坏性越大

我观察到柳青长得的确蛮漂亮的,也有成功职业女人的样子,跟Marissa Mayer差不多,并且她爸也显得像个大男人领导,从长相从口气。

又有人跟我说网上有传言柳青当时进北大是走后门的,如果是真的那样这个世界就实在是太黑了,真是psychopath的天下。

自然,我也在想是不是柳家也有psychopath的基因,父亲是那样,女儿侄女分别为滴滴和Uber China的总裁,而且全家会表面显得没有任人唯亲,什么“出身比你好,又比你努力”。

读关于柳传志的资料也让我得知了倪光南,他在联想做了十年多的首席工程师,可以由于他到联想有了点资本的时候强调了发展核心技术,如芯片,如操作系统,和柳传志和联想其他上层闹翻了而被迫而离。现在,历史已经基本证明了倪光南是正确的,而相反,柳传志是只顾挣钱的买办卖国贼。

滴滴大亏本裁员的事情不用再说了,幸好我没去那儿给柳青那帮人当炮灰。Uber和滴滴这种商业模式很难赚钱,他创造的价值最多是让打滴方便一些便宜一些,基本上市一些风险投资的钱自助方便廉价打滴,而倒霉却是出租车司机和出租车公司。Uber也是一直大亏钱,尽管如此,美国,由于还没有中国人民群众那么觉悟,感觉还没有给Uber真正的声誉打击。Uber和滴滴都融资到了上百亿美金,说明那么多有钱的机构还相信它们,估计它们想做的是利用暂时的低价把传统出租车挤掉,利用融资的钱,等着需要赚钱了,它们再把价拉上来,我估计这是支持它们的利益集团的潜在的安排,以这种方式把好多钱从出租车公司的手里转到一些有风险投资背景的人手里,的确挺黑的,典型的psychopath的害社会的作为。将来会怎么样,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在中国,滴滴会最终取胜,还是会被tg宰下去,不好说。可能如果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国,tg就会以此为借口把在中国的亲近于美国的利益集团清洗一场,到时候看吧。

来自乌有之乡:柳传志涉嫌资敌罪,国家应该调查联想集团

犹太人的野心

昨天,我再次与那位犹太国际数学奥赛金牌聊天,当初讨论的有不少与犹太人和以色列相关的话题。他既然会直接的说他觉得若少了些现有犹太人掌握的经济和政治权利,会是对世界不利的事情,也承认自己是个犹太复国主义者。之后,他又对我表示了他对中共和大陆的鄙视以及对台湾的偏向。不仅是KMT > GCD,还有若无日本侵略,则国民党将赢天下之荒谬绝对无任意限定的典型反华之扯话。

此让我再次反思:为何犹太人这么反华。虽我这人不太喜欢阴谋,愿尽量视人为善,但不得不想到:因为犹太人知道他们成为中国的寄生虫的可能性极小,唯有颠覆中华文化或政权才可得以之。他们在西欧,在美国,在俄罗斯是可以居住并肆无忌惮的谋到上层后活在老百姓头上,可是在中国这么做是绝不可能的。对他们,从某种角度而言,中国人对他们威胁最大,在学术界,商业界,政治思想界,中国人不仅最能与他们竞争而且也最能看透他们笑里藏刀而无所顾忌的行为。

免有误解,我想向读者明确己非反犹太分子,而是出于现实。没人可以否认犹太人最为总体对人类文明是极大的,以他们的智慧和创意,而且我对不少才华横溢的犹裔,包括我所认识的,是非常钦佩的。也有不少犹太人不符合甚至反对此民族所具备的恶略弊端。不过必须确定一个客观事实,那就是总体而言,犹太人所有的任人唯亲,对争取己利益长蛮横无理丰有施威诈人的行为,导致他们获取过多高层职位和地位后形成的某种难以逆转的恶略循环,他们的成功绝对不仅仅出于他们的天分和能力。

在媒体里,我们所得到的感觉是犹太人比较愿意靠自己的天分,自己独一无二的想象力,而不善于勉强手段。相反,华人经常被主流媒体描述为刻苦而缺乏创造性。我承认犹太人绝对有不少很有想象力并且敢于挑战权威的人,不过此非那么一致如所刻板化,而甚至可能是稍微相反。想起Steve Hsu曾在他博客写到在他上学的时候,所有他认识的人为SAT做过准备的都是犹太人,连亚裔家长都真的相信此考试是准备无意无效的智商测试。我所提的这位现在的做法非常符合Steve所说的。昨天,他却跟我说他母亲竟然还催他做GRE的试卷,做了两个还叫他继续做,直到做完第五个,让我非常吃惊。我当时想:“都上了大学犹太父母还会这样管孩子,这种事情我还真没听说过,甚至有点过分了。犹太父母是这么会保护孩子,为他们争取利益啊!”同样,他说高中时母亲还给他请了SAT家教,而像我这华人都从未上过任何SAT课(当然考的也不错)。不过这是高中孩子,还是孩子,此算寻常,但是真无法想象孩子上了大学了父母还会这样管。

我们都知道现在在那些顶级学生竞赛,如USAMO,如Putnam,如Intel STS,犹太人已经比不过华人了,可能他们真的没有那么聪明,所以我那位竞赛出类拔萃的白人朋友觉得事实上犹太人是不如东亚人的,有一定道理。可是他们之所以能够混的更好,尤其在商业界,是因为他们无所顾忌的互相提拔与支持以及不惜任何的追求金钱名利。若事实上在学术界和其他工作场合,犹太人更可能将别人的功劳称为己出,不会令我惊奇,毕竟我们都看到像Wolfram那样过分的人。我的那位朋友还怀疑不少大奖的委员会如诺贝尔委员会都有一定的偏向犹太人的偏见,受到太多犹太人的政治压力和说服。他说”白人和亚洲人基本公平竞争”(而犹太人并非如此),故与已经经济上更或远远更富裕的犹太人相比,优秀的白人和亚洲人失去了不少发展自己的机会。这位犹太人经常对我表示他对丘成桐为人处事的极其反感,将他形容为一个asshole。我也想过的确丘成桐有目中无人炙手可热之行为,但是看到犹太人的任人唯亲之流氓作为,不得不稍微狠一点。

我的那位朋友觉得美国公司不少结党营私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不良风气都是上层犹太人促成的,因为看到他们的无所不用其极,不得不自卫一些并且,用美国人的说法,以火攻火。想起,大多最成功的对冲基金都是犹太人创办的,这一点,还真的可能是他们比较聪明。不过,一看到连Comcast这种彻底剥削人民的公司总裁都是犹裔,真的可以感到他们对美国社会的破坏是如此之大。最近还看到将近一半的NBA球队老板都是犹太人,这是多么不适当而可恶的比例啊!犹太人以他们对媒体,金融,法律(那个人还说他的姨夫是住纽约豪宅的极高收入原告律师)的控制,几乎是在操纵着美国社会,是非直接的美国统治者。现在连特朗普的女儿都嫁给了一位亲以色列的犹太人渣,更使得美国无法脱离犹太人以及以色列的无可抵抗的影响及政治压力。那犹太人还说他不喜欢工程,觉得工程是枯燥无味无文化思想的活(这一点我同意,但我完全认可工程并且肯吃苦的重要性),说若选律师或电机,他会毫无犹豫选前者,也提到高空间智商亚裔工程师与高语言智商犹裔律师之对比,让我想到在美国竟是亚裔在干创造经济价值的活儿被犹太统治者剥削。想到前几年那位华人实验物理学家被误判为间谍不得不全家荡产请一位好的犹太律师维护,此令任何正义的人痛心疾首。

我已看到过不少犹太人言荒谬甚至可被怀疑带以别有用心之关于中国的话。不少犹太人坚决赞成美国所谓的自由民主制度,像那个人还说中共要(中共眼中)解放台湾时,美国应该派出他们的海军去保护台湾这位民主的堡垒,这是多么不自量力的妄想自大啊!对人类有幸的是中国大陆如西方不同还没有沦陷于犹太人所主导的大多服从他们利益的言论压制及垄断,是世界少有的可以政治实事求是的有实际力量的国家,也是政治清醒不可被迷惑而明知为此自卫之紧要性的国家。这位犹太人还向我指责中国禁止谷歌脸书为还活在二十世纪的行为,这一点中国的确做的有点过分,表面显得非常丢面子,但是从国家战略角度是绝对必要的,怎么能让犹太人所带头的外国网络社交与媒体侵略腐朽人民的思想,挖掘大量中国人民的数据那。可以回顾谷歌创始人之一,一位在苏联出生的犹太人,对中国此做法极其公开反感并且带有卑鄙龌龊的道德优越主义,将中共之作为表为同于他和他父母所承受的苏共专政对自由言论的无情压迫。只不过他的这种虚伪善意忽悠不了任何政治觉悟的人,更忽悠不了中国政府。我的那位美国朋友对于犹太人却说过“更聪明并不意味着好心好意或者更具备道德价值。”也许在某些地方民族自我陶醉号称自己为选民的犹太人的确比中国人或任何其他民族更客观聪明,但是这个由他们贪得无厌肆无忌惮之寄生西方社会而被逐出109到330次的历史的民族绝对不比历史基本自力更生的中华文明更具备道德价值。所以中国人要坚持己不易之论而有的道德优越。我知道中国的儒家传统非常强调谦虚和自我反省,对内可以这样,可是对待犹太恶魔一定要有不惜一切,坚贞不移的反抗精神,要甚为警惕,觉不上他们的当,觉不受他们的委屈,若能力比他们强,觉不甘心于低于他们!我知道犹太人有很多人品非常好的实实在在工作为人之元,而且我跟某些在我眼中有趣友好无贪心的犹太人也都保持着良好关系。不过绝不要太投鼠忌器,因为任何民族的人对自己民族的罪行都有一定集体责任的。敢于公开指出此罪行的犹太人才是有真正的勇气,真正的道德。

这些话在我已所描述的任意不利于犹太人,即使百分之百客观正确,的话都可以被划为无可容忍并且有一定后果的反犹太主义,美国的政治气氛是很难被公开提到的,而相反,中文是在很多方面远远更自由的语言。再次说,犹太人出了不少绝顶聪明的人为人类做出了伟大的牢牢载入史册的贡献,突破了不少关键而长期悬而未决的科学障碍,创造了不少推进人类的伟大思想和科学潮流,这一点无人可否认。这周末,我在学习Urysohn的引理和度量化定理,觉得它们的证明实在是太原创巧妙了,绝对是天才的产物,而后在维基百科看到Urysohn是二十世纪初在俄罗斯的犹裔数学家,可惜英年夭折,如伽罗华(只不过伽罗华此度远远更高)。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有许多非常值得学习的地方。不过,犹太人的卓越也是非常近代的,在这一点那位朋友也明确跟我说过从长远来看,人类文明主要还是欧洲和中国创造的,而不是犹太人的。同时,他们居住在别人的故乡而所为的无耻不羁的经济政治贪婪的现状和历史也是非常可藐视的。与往不同,现在犹太人收回了他们所谓的神圣领土,以色列,可是这一点没有减轻他们的弊端,而是使之加重,恨不得要将西方国家变成以色列的傀儡,一看到被父亲买进哈弗的伊万卡老公加强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援真的让人感到非常恶心,甚至可以说在这一点,犹太人是人类文明的破坏者,是改造消灭当务之急的寄生虫。我经常读的一位知识渊博而话语真实的历史政治评论家Gwydion Madawc Williams却把以色列的表现形容为自杀式的军事主义,并且提到以色列的时间不会太长,甚至提到澳大利亚是将来最可能接受以色列难民的地方。这一点我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在我眼中,以色列拥有先进的武器装备和科技,包括核武器,非常聪明的人,加以西方强国的支持,现已基本保证了自己的生存。不过Gwydion的判断我还是非常尊重,他的理由是以色列不肯和他们敌人做出任何可被敌人接受的妥协,也同时在不断得罪支持他们的西方朋友,而且长期言来,千万余犹太人是无法抵抗十亿多穆斯林人的,也有一定道理。当然,以色列和犹太人的未来,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