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那位三观很中国的第三代美国华裔的一些聊天内容和其所引发的感想

这周末我做了火车去了另一个城市,见了一个人,也住了一宿。晚上在宾馆里又跟我最近通过我的博客认识的人在微信上沟通了,我们讨论了不少话题,在这里记载一下。

关于种族和政治上的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那个人非常关注基因,我也跟他说人的世界观和宗教及政治信仰也是有一定遗传因素,关于这个的英文文章我是读过。就是中国人,也有了国共分裂及双方分别根据在大陆和港台美。现在,美国的自由主义伪左派将种族视为一个social construct(社会构建)而非生理的,其荒谬我就不在这里解释了。这让我想起2013年底2014年初的时候,乌克兰在发生政变,一位五岁随父母从乌克兰移民美国的男生对此非常不满,并说了个

Liberalism is a genetic disorder.

翻译成中文就是

自由主义是个遗传精神疾病。

我觉得自由主义本质上就是自欺欺人,然后也觉得总而言之,东亚人自欺欺人的程度小一些吧,所以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自然成了反自由主义的。东亚与世界其他地方几乎完全地理隔离,则走了非常不一样的进化道路。印度人与白人相近得多,阿拉伯人也是,他们都是高加索人。相反呢,中亚和东欧有蒙古人种的成分。比方说,维族人和汉人长相区别并没那么大,因为他们,据我所阅读,是蒙古人种和印欧人的混血,而且可能蒙古人种成分大一些。维族的起源是有争议的,我记得读到研究这方面的中国人好像是说在汉朝时期,新疆的人是来自伊朗的印欧人,可是之后,来自蒙古和西伯利亚的一些蒙古人种部落却与他们有了不少混合,所以才说维族人其实是来自于蒙古的人。对这些,我没有资格评论,但是维族人我不是没有接触过,觉得他们长得不像典型的中东人,更像东亚人,但当然还是和纯粹的东亚人有些差距,

我还跟那个说蒙古人其实都难看出来,甚至看不出来,有一位女演员我都没看出是蒙古人,网上查了她才知道。蒙古人的确也把他们的父系基因传遍了一大片土地,覆盖中亚,中东,和东欧。我也跟他说了美州的土著印第安人也是一万多年前的冰时期通过当时冻僵的白令海峡来自西伯利亚的人,所以他们也与东亚人远远更像,与白人相比。

盎格鲁锡安主义亡黄种人之心不死

Reddit上的那个ChinaSuperpower写过当种族差异太大,融入是不可能的,由于人的部落本性。在那种情况下,要不就是征服者,要不就是男人被灭绝,女人以相对低等的地位嫁进异类民族。所以我也认为盎格鲁锡安主义者有对东亚人和东欧人进行种族清洗的政策。他们在90年代在东欧所做的就导致了东欧人失去百分之十的人口。在中国支持亲西方的傀儡也是一种种族清洗的手段,种族清洗不需要直接杀人,长期的奴役或殖民本质上就是一种清洗的形势。就看看好多那些香港华人如何为例,那地方自然吸引了那些更接受甚至愿望服从盎格鲁的华人。

对于香港这个例子,那个人的回答是

他们愿望西化所带来的地位,那些人等到时间到了,会试图换到中国那边。

我对这个的回答是

我觉得你对他们的纯粹为自私自利而这么做的程度或许高估了。我觉得他们好多就是崇洋媚外自我民族自恨得病态者。那些纯粹自私自利的香港商人知道在正式回归被决定后将自己放到中共那边。

对这个,那个人说

那可能就是他们从意识形态上反对中国。我讨厌好多那些人,他们非要把自己表现为英国人,虽然他们不是英国人,由于教育体制将他们引导到了那个方向。我跟他们有所认识,有的还可以,但有的就是人品极差,对人很刻薄。

我之后很他说了孔庆东骂香港人是狗的事件,也说了我去年从Unz Review得知鸦片战争也是(好像根据于印度的)犹太沙宣家族为了他们的经济利益而挑起的,这为犹太人的反华又加了个点。

犹太人对中国的别有用心及心里不安

他问我

你有没有跟犹太人工作过,或者更他们有深入的交流?

我回答

在工作中还真的没有,但是我的确被一些明显鄙视我的犹太老板面试过,他们对我就是个这个人好不好当苦力被剥削的态度。有一个是在一家名牌公司,就是因为最后面试我的大老板是个以特别凶狠的态度对待的以色列人,所以我没有接受那份工作。

我跟你说过,那个学数学的美国犹太人,我和他在网上交流了不少。然后,我还与一位犹太数学博士,特别有才华,并且品德也不错,不像一般犹太人。可是呢,即使那些人,他们如果需要选择还是会毫无犹豫的贴到犹太主流那边。Unz和Bobby Fischer那样的是特别少数的,几乎被边缘化了。像Unz,他可能有两千万身价和一些媒体影响加上Fischer为国际象棋冠军,可以这跟那些真正有钱有权支持锡安主义的主流犹太人相比是啥都不算。如Adelson, Sergei Brin, Steven Spielberg。我在我网站上都积累了一个反华犹太人的名单。还有Elie Wiesel,他儿子是高盛的高管。华人在美国面对犹太人的姿态是极其软弱的,我比他们强硬得多。

对这个他评论

你绝对更是一个自由思想者。

我说

是的,我没有那么被伪造的权威及其煤气灯操纵所盲目。比如,我写过如何在百分之百客观公平的精英竞赛,如普特南,中国学生近年在秒杀犹太人。科研和实际成就上犹太人依然有较大的优势由于他们优越的资源和积累,不过这个也在减小,中国已经追赶了不少。还有,就是在数学和理论物理日本人二战后的地位同等或至少接近。所以,相信他们的“天才”大多有他们的优越资源和媒体吹捧而夸大是合理的。他们的人均财富和社会资源实在太高。他们很少做工人阶层的工作,或者更服从或机械性的脑力活不光因为他们的高智商,还因为他们优越的社会和经济背景。

在英文媒体有不少他们语言智商更高的解释,那正在读数学博士的犹太人有一次跟我以语言智商解释纽约时报专栏者一半为犹太人的现象,这很荒谬,当然,当那个你的写作和语言能力和天赋不能差,可是这方面强的人也并没那么少,只是有这种天赋的人只有很少才有能够给他们那种机会的家庭背景。因为犹太人垄断者美国的媒体,所以自然会把这些机会过多给自己人。

我感觉在中国,在90年代,00年代,好多人对犹太人有敬畏感,觉得他们得了那么多诺贝尔奖,那么有钱,可是现在很多由于中国强大得多了,中国人也对犹太人越来越有疑问了。但是,依然在国际化的学术界,有很多中国人依然拍犹太人的马屁,因为犹太人能提供对他们学术生涯非常有利的国际机会,就是在中国,好多教职要求海外经验,所以学术界里的中国人当然很少敢批评犹太人的作为,不过由于中美关系更加紧张的趋势,这也会慢慢改变的。

我还跟他说了一个例子,就如何那反华反共的犹太人曾对我说过

给我说一个非常创新的专制国家。

当时,我就跟他说了

纳粹德国,前苏联,帝国日本。

尽管他们的专制,他们的先进和创新程度太明显。比如,美国的航天是基于纳粹德国的,战后,美国把纳粹德国最牛的导弹专家大多都挖走了。纳粹时期,德国德裔的顶尖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大多都支持了纳粹政权,虽然那些顶尖的犹太人去了美国,对美国的原子弹等研制有了决定性作用,帮助了美国赢得战争,也这不改变那些德国的德裔顶尖人才很创新又非常支持纳粹的事实。

以此为例,我说

犹太人就是会为了他们的自己的名族利益最无耻的胡说八道或咄咄逼人,一旦为了犹太人的利益,他们会彻底失去任何理性严谨尊重现实的思维,而且他们这么做竟然能震住或蒙住不少人。

我在美国看到的无脊梁野心主义的人

那个人说他自己也希望发财,也看到在纽约发大财的人好多可残忍了。

这让我想起我接触过的一位硅谷风投初创公司的华裔女CEO,六岁去的美国,应该是83年出生的吧,大学毕业后好像在对冲基金发了些财,身价应该有个一千万吧。我去过好几次她在她家里开的聚会,去的都是些白人和完全美国化的华裔,完全以美国的方式交流。她说话给我一种没有人情的感觉,也显得如那种无脊梁的野心主义者,上了什么福布斯30 under 30(就是30个人,不到30岁)。我看到她说了,写了些一般人会觉得很恶心的话,比如她父母得癌症时(我记得她母亲死了,父亲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自己会如何坐飞机看他们,加了个什么“还好我有钱,机票钱对我啥都不算”,还写道旧金山街上无家可归的人,在某采访中还提到她大陆家庭背景相对负面的事情。她也是中文基本不会,尽管她跟我说大学还上了中文课。我当时还是个幼稚的孩子,不知硅谷初创公司真面貌,还稍微考虑了到她那儿工作,跟她通了一次电话对这个人只形成了更加负面的感觉。

我跟那个人说了这个例子,并评论

我其实也挺aggressive(强硬)和ruthless(残忍),可是我不是那种无脊梁野心主义的人。

对这个,那人就说

有的人就是没有灵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