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北京市的面票

觉得挺有意思的。怎么找到的?是在处理些家事儿时,如换灯泡之类的,在抽屉里翻出来的。

六零后人跟我说粮食当时只能用粮票买,用人民币都不卖给你,粮票和肉票需要拿着户口本去领,每个人好像一个月半斤肉,粮票肉票一直用到八十年代底。

我问

那运动员不可能吃那么点肉吧,游泳的,田径的,打篮球的,以身材肌肉为竞争力的。

得到的回答是

他们不一样,他们在体校,有特殊的政策。

这让我想起读过一个英文版的关于姚明的书,里面好像说当时上海体育官员在他和王治郅俩专业篮球队员父母的孩子还没有出生时就已经为他们做了准备了。如果我没记错,那里也写了由于某体育官员对姚的母亲的文革毛左活动有仇,姚明却失去了一些他应当得到的优越的营养,不过尽管如此,他比预期长的还高,表现的比预期还好,不知是真是假。好像那本书也提到了上海体育官员有一次到他们家拜访时给了姚明家一些粮票,将此形容为中国当时正在改革的计划经济制度的象征之一。

一看到粮票,我也就更能理解为什么当时那么多人把美国视为天堂并对中国的制度更加质疑了,物质条件上的确是天壤之别。反过来,尽管有粮票,中国依然八十年代却出了那个破过当时世界纪录的跳高疯子朱建华,他好像也是上海的,也许或很可能如果他出生在农村而非上海,他就不会被发现而得到适当的专业运动员的培养,也就没有他了。这让我想到如何那本姚明书也说了姚明的祖父是上海最高的人之一,可是五十年代被发现时就已经二十多了,来不及培养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