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politics from that China-hating Jew

The guy I keep referring to here, who does combinatorics, just pinged me on Facebook. The conversation goes as follows:

Him
“He’s now president for life. President for life. No, he’s great. And look, he was able to do that. I think it’s great. Maybe we’ll have to give that a shot some day.” -Trump on Xi Jinping
china’s cultural values are reaching the US
the cultural values of a society that has statues of the greatest killer in history

Me
Lol I had seen that
Haha
You’re referring to Mao?
👍1

Him
and in america, we worry about robert lee statues
I refuse to give a fuck until they take down the mao statues in beijing
it’s comical

Me
It’s funny how America regards Mao as the greatest killer in history
Once in China, somebody was like: I don’t even think he ever fired a gun once in his life.
He was mostly an intellectual

Him
did hitler fire lots of guns
he was anti intellectual
he destroyed university education in china

Me
You’re referring to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when the gaokao was cancelled
I’m curious about that decision
Who made it
Most likely, these leftists in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eventually pressured the decision
Gang of Four types
On Baidu there are rumors that the poems he wrote weren’t actually written by him
And were written for him by Hu Qiaomu instead
Same with many of his writings
Reference Archive: Mao Zedong
Mao Zedong archive
marxists.org
Honestly I would bet that he, like Lenin, was simply prolific, writing wise.
What are the odds that Lenin didn’t actually write the books/essays attributed to him.
Honestly I think it’s most likely both of them were superhumanly smart, at least at verbal and politics.
With encyclopedic knowledge on relevant history and politics.
Lol with my blog, I’m becoming similar.

 

美国名校为洗脑提拔(伪)精英华裔的政治工具

刚才,一位在斯坦福大学念过数学和物理(但之后转到计算机行业)的一位美国出生长大的华裔同龄(男性)却指责我为反犹,说其使他恶心。对此,我反驳:我对犹裔的巨大文艺科学贡献及才华是非常钦佩的,此我在我博客上经常提到,难道这是反犹的表现吗?他却无理的回以“你知道什么在你网站上”。

这个人是一个典型的对中国文化毫无认同或认识的ABC,他以前却跟我说过他不太读中文,并且他也说过一些对表示他对中国有相当严重之无知及误解。对这样的人无多可计较。我也想:这个人多么没有基本政治觉悟,他把一位华人批为反犹对它有利吗?可惜这样的相当聪明的(从智商角度而言)在美国的上了美国名校的华裔实在太多。说到这儿,我也提到过美国名校有一定鼓励亚裔申请生排斥自己文化的倾向,极其恶心,甚至是中国将来必要全面攻击的文化侵略!想起解放前,帝国主义在中国建立了一些培养狗崽子的基督大学,以圣约翰大学为显著之例。若读者觉得我这话带以中共政治宣传口气,请抱歉,莫以直译视之,的确那些大学也培养了不少优秀人才甚至历史人物,比如拼音创造者周有光,也对在中国传播西方先进知识产生了不可忽略的作用。同时,的确也有负面的。民国时期的好多国民党领导高官,如宋美龄,如孔祥熙,如宋子文,都是美国常春藤毕业,就看看他们把当时的中国搞成什么样啊,最后大败了,败到台湾去了。他们那些人都是比较盲目崇拜权威的人,缺乏任何独立思考或勇气,与共产党好多没有名校文凭的领袖截然不同,他们只不过是(伪)西化的华人,而且好多现在的美国名校华人,尤其是学文科的,与他们类似。在这一点,我想引用我很尊重的一位英国学者所描述的,其(原文链接)翻译到中文为

欧洲一直处于对自己造反的状态,并且继续如此。那些表面西化的华人以模仿及崇拜当时之西方价值观之体现将自己为正宗西华的华人的尝试只不过是彻底枉然的。只有抗拒当时西方价值观之体现,至少那些阻碍中国或者显得无关的才能成为真正的西化华人。所以至今为止,毛确是中国最好的西方人,尽管他对西方生活凡事之极其有限的接触。

在未来的文章,我会给以详解如何当时参观中共在保安和之后的延安的根据地的西方人发觉到在那里有在中国惟有的会在同样情况与西方人类似面对及表现的中国人。其他中国人可能能讲流利的英语,穿西装,并且有时展示出他们对西方文化非凡的知识,只不过这些皆为模仿而在精髓里是有异而无效的。回国的在西方所训练的工程师和地质学家对动手实际的工作依然保持距离,因为任何类似于体力劳动的工作会使得他们在中国知识分子眼中失去地位。他们是自孔子以来而无易的传统的囚徒。只有少数敢于冲破此古老之戒规,大多为共产党员和一些分散的在软弱中间派的左翼分子。而且是那些在共产党里的现代化华人选择将毛提拔为这个新认识的首要老师。

在美国从小学一年级到上完大学的我,据我广泛的观察,看到太多有在我们现在截然不同之时代之背景下具有类似倾向的进入美国精英教育体制的华人,大多当然都是在美国长大的,比如上所述之人,我也会定为一位此类之代表。而且美国的教育与环境,在文化和政治方面,是对此鼓励的。美国的文科真的没有什么太值得学的,他带有很多的不符合事实并且掩盖真相的政治文化扯淡,可以具体了解一些,可是一定要对它保持一定的,如对任何文化思想,批判性思维,尤其在历史已经明明验证它的危害可以是巨大的。我认识不少美国名校学生和校友,经常看到他们有一些非常不符合事实而片面的认识,大多由于他们某些客观历史知识的极度匮乏和他们太受制于某些文化权威势力的影响。美国名校的理工科大多是世界一流的,名师聚集,其它真没有什么好,而且经常对好的地方还有产生不良感染。即使理工科,美国的突出也只是在少数特别前沿的方向,他的本科及基础教育其实是有很多问题的,训练出来的人经常无法跟外国来的人竞争。

总之而言,中国人非常尊重西方文明,尤其是近代科学那一面,但是中国人也要坚定不移的维护独立而起的,并且对西方崛起起了决定性影响的(以造纸术和火药的向西传播为绝对无可争议之例)东方文明,这是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和真实的,全球试的文化多样(而非美国在内所提倡的虚伪的diversity)。西方精英多年对中国妄想毁坏的明显企图使得中国对西方无可心软,如果西方不愿意真实客观的对待中国,那中国也没有任何原因对西方太好。

西方现在面临一个困局,那就是好多华人精英,尤其在理工科都在美国,有些是名校教授,但是由于文化差异难以将这些人对美国的贡献视同己出,并且对他们有怀疑,不过把这些人留在美国还是总之有利的,因为不然,他们会在中国为他们崛起的祖国做伟大的贡献。同时,以将对中国竞争之希望寄托在第二代第三代身上为观,这些最佳华夏种子的孩子会在美国接触基本完全美国式的文化和教育,好多不会对中国文化有多少认同,以上述之人为例。改革开放时期中国就有明智远见之人为此担忧,现在已证明他们大部分是正确的,而中国一直无法解决人才流失的问题。在这一点,真的能看出毛主席的伟大,他能够吸引在海外顶尖华人人才放弃优越条件回到一穷二白的祖国,以中华复兴为己任,鞠躬尽瘁,死而不已。我也想到朝鲜战争对中华民族的心理振兴一点不差于六日战争对犹太人所产生的启发,其实可以说比它远远更强,远远更有长远历史意义。

毛主席时代中国物质条件及其之差,也有了不少内部政治遭遇和悲剧,可是无论如何,人民,包括精英,意志坚强如钢,死不屈服,而中国人在改革开放后却失去了不少这种不忘本而战无不胜的精神。不过,在习近平领导的这些年,华人越来越是在恢复原有的在危机情况所具备的民族骨气,说明毛主席厚聩了子孙,使得他的伟大精神和文化遗产永垂不朽,不可灭绝,将压迫者提心吊胆!甚至可以说中国人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方针继承了列宁所开创斯大林所巩固的伟大事业,苏联在修正主义所导致的衰退及灭亡证实毛主席当时的远见,他的历史地位随着时间的检验只会变得越来越高!

毛泽东领导的艰难斗争日子为中国赢得近代史上军事和外交的首次平等,赢得了中国改革开放进入融入国际体系的有利条件,让中国在强大对手巨大压力下保持了一定的独立自主的精神,让华夏文化持续其固有而非失去其精髓。鉴于西方社会在今天所面临的诸多问题,其已让不少人对在某些方面无比伟大的西方文明失去一定信心,这是为全人类做出了伟大的贡献,我相信历史会愈来愈为此而加强其验证。

中国最艰难的阶段已过,历史的惰性已几乎全面向着中国,中国要奋发图强,冲锋陷阵,气贯长虹,自信勇敢的创造人类新的巅峰,少在意外人的评价。原来中国多年极其落后,崇洋媚外已在中国人心里形成了一定习惯,可是要记住,中国人自从毛主席领导永远是革命家,革命家是自我觉醒,对不良过时习惯斗争的人,是为真理而奋斗的人,是脱离于低级趣味的人。

西方近年不少作为不得人心,体制面临不少难解之障,说明人类更需要中华文明占有首要的世界地位,此对西方也是长远有利的,就像西方崛起虽然对中国进行过无情侵略,但是他给全世界带来了近代的科学技术,把人类带到不仅前所未有而革命性彻底无法想象的繁荣,中国的崛起一直是通过对自己最合适的中西融合。

中国现在虽然经济强大了,科技军事也接近世界一流,但是文化影响力还相对之小,在海外得以广泛误解及排斥,此度到异国他乡长大的炎黄子孙对他们祖宗的文化不得接受,在这一点,所有明智的中国人需要为改变此不良现状作出更大的努力,敢于去宣扬中华文化,为此,中国现已通过前辈的刻苦奋斗积累了充分的支柱。

我个人非常看不起什么样的人?是那些缺乏自我认同为己之小利无耻舔屁股当牛做马的人。而据我所观察,好多在美国长大的华裔却是这样的人,而其缘故好多是美国社会对他们所产生的文化洗脑,他们无法逃避甚至坚守此樊篱,使得他们以事实上莫名其妙之观念视为寻常,要明知,美国洗脑是利用某些利益集团所创造之非政治正确而潜移默化左右人的,而同时对某些文化服从给以奖赏而腐朽人的心灵。

中国人要敢于大胆宣传更客观正确的事实和价值观,纠正批判错误的观念和荒谬的心态,在这一点,中国绝对能做的比西方国家好,我个人也写到过,中国人更尊重历史事实,更尊重实际依据,不善于西方习惯而置之等闲之无耻之流氓扯淡宣传行为。作为特例,美国大学文化及体质,此包括其录取制度,尤其是本科生的,已经出了不少大的问题,有好多不良非准确文化之宣传,此包括对亚裔之排斥,诬蔑,及嘲笑,所以赵宇空这样的勇士才要对它们进行斗争(当然,美国顶尖大学研究绝对是最牛的,教授是完全不同类人)。这些问题当然也延续到了美国的中学小学,导致现在美国学生吸收了不少错误的观念,在美国的华裔孩子也有受此之感染,而如上所述,即使在某些精英界,服从的人得以鼓励,不接受或排斥的人,如我,有得以过非人化,虽然我比他们远远更清醒,读到的知道的远远更多,也远远更多元化,而且考虑的也远远更客观。为什么在美国华裔不太爱学文科,因为美国的文科说白了好多都是垃圾,文化界也很垃圾,埋没于荒唐愚昧脱离现实之白左反共自由主义之政治正确文化。即使好多学理工科的人也都受到了这些影响,像我提到的那个人。 看到好多中国孩子,包括那个人,在美国受到这些的影响,真的让我感到很遗憾。这样的人我会偶尔建议他们读读中文,增加一下他们的知识,认识到美国所宣传的极其片面,读不懂可以用谷歌翻译,但是他们是听不进去这些的。

我想未来中国一旦强大,也会反过来施加类似的压力,此难以避免,而其已始,好像在澳大利亚已经这么做了,但是中国会朝着正确的方向走。坚持不认定客观真理的人是不应当得到好的对待,这是任何进步人必所坚持的原则。

最后想提到,我对那些敢于不惜公众反感的研究宣传智商的西方学者尊重钦佩不已。在此过程中,他们却都得到东亚人智商稍微高于白人的屡屡经过验证的结论。有一位还赞扬日本所创造的高效率,高创新,并且团结和谐的社会,以日本人高智商为其根本根源,并且说东亚人能够创造客观更好的社会秩序,此当然意味东方有好多值得学习的地方。还有一位早在01年发表的一本书就预料到中国将来会以其所有的高智商,大面积,多人口,和明智专制制度之综合将早晚成为世界超级大国并且控制世界,建立世界政府,我想那不就实现了类似于马克思一个半世纪多所预想的共产主义社会了吗。这听上去太遥不可及,而他01年中国国力不太强的时候就感这么说,自此十六年已过,事实发生只能说让他的猜测更加接近,仔细想,他这么说还真的有可能。这些人在西方主流被广泛拒绝,视为疯子,毫无政治影响力,而他们的被证实的远见不也可以算证实着西方文明的衰落吗?这些,不用说,都给以中国采取世界首位不断增加合理性。

总而言之,中国人要向西方好的地方学习,学习西方以古希腊人为先驱的刨根到底追求科学真理的精神,学习西方知识精英的勇于挑战权威的精神开创新视野的精神,使之进步,同时觉不能盲目,要保留继续发展自己文化好的地方,使之发扬光大!对于西方的腐朽政治文化,要敢于进行义无反顾的冲击,创造人类新纪元,创造革命性的人类文明巅峰!

My awesome roommate

I recently met this cool guy because we live in the same place. Though he’s not that nerdy (by that, I mean super mathy), we still share many common interests. For instance, he expressed interest when I told him a bit about 艾思奇(Ai Siqi). Additionally, he told me about his appreciation for André Weil and Simone Weil, particularly her mysticism, which I found quite pleasing as I was reading about them not long ago. He also told me about this guy who is trying to understand Mochizuki’s “proof” of the abc conjecture despite being not long out of undergrad, who has plenty of other quirks and eccentric behaviors. Like, that guy joined some Marxist collective, and goes on drunken rants at 3 am, and is in general “aspie af,” something that he described me as too when messaging that guy himself. There is also: “he would literally kill himself if he had to do a tech job.” (laughter) That guy’s dad happens to be a (tenured) math professor from mainland China, more evidence that madness runs in families.

The guy that is the topic of this post himself did up to high school, as far as I know, in Hong Kong, so we have some more in common than usual culturally I guess. He was just telling me about how he had read 矛盾论, which I haven’t even read, at least not in detail, myself. He was saying, on the putative connection between scientific talent and Marxism, perhaps how dialectical materialism is inherently a very scientific way of thinking. I myself know basically nothing about dialectical materialism and even think it’s kind of high verbal low math bullshit, but I can tell that the materialist side of it is very scientific in its very nature, and similarly, dialectics is a very analogies/relationships way of thinking, which is something that high IQ people are by definition good at. Surely, there is much more I can learn from this guy, especially about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and politics.

On this, I am reminded of another amateur (but professional, or better, level for sure) Marxist scholar, who is genuinely encyclopedic in his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knowledge, in particularly a perceptive quote of him that made a deep impression on me:

Europe has always been in rebellion against itself, and continues to be so.  There was nothing but futility in the attempt by superficially Westernised Chinese to be authentically Westernised Chinese by being imitative and reverential of the current embodiment of those values.  You could only be an authentically Westernised Chinese by being a rebel against the current embodiments of Western values, at least in as far as they hampered China or seemed to be irrelevant.  And that’s why Mao was China’s best Westerniser to date, despite his very limited experience of the mundanities of Western life.

As I’ll detail in a future article, visitors to the Chinese Communist bases at Bao’an and later Yen’an noticed that these were the only Chinese in China who behaved more or less as Westerners would have behaved in a similar situation.  Other Chinese might speak good English, wear Western suits and sometimes show considerable knowledge of Western culture: but it was all imitation and the inner core was different and ineffective.  Western-trained engineers and geologists who returned to China kept their distance from hands-on practical work, because anything resembling manual labour would have lost them status in the eyes of Chinese intellectuals.  They were imprisoned by a tradition stretching back to Confucius and beyond.  Only a few broke these ancient taboos, mostly the Communists and some scattered left-wingers in the weak middle ground.  And it was the modernised Chinese in the Communist Party who chose to raise up Mao as the prime teacher of this new understanding.

I remember when my obsessively talented Russian friend once said to me that sometimes he feels like he’s another Pavel Korchagin, I thought he was ridiculous. Well, I’ll be equally ridiculous and say that I feel like I very much exhibit what Gwydion described in Mao that is “authentically Westernized Chinese,” which is very much the antithesis of what I see in most ABCs, despite being half an ABC myself.

If only more people could be like me…

艾思奇与中庸之道

昨天,我对艾思奇这个人有所探索,稍读了读他的哲学著作,其中有《中庸之道的分析》和《意志自由问题》。先想想艾思奇这个人我是如何得知的。好像是通过读谷超豪的中文维基百科页,其提到谷超豪中学时就组织读马列主义的学生读书会,而艾思奇就是他们所读的作者之一。我可能是稍微搜了搜关于艾思奇的资料,可未对其有任意甚查。谷超豪这种天才级别科学家曾有过对马列主义发生兴趣我想绝对不是偶然的,因为据我所知,马列主义是吸引过太多科学家,数学家,此对马列主义为更先进的社会科学有所隐式。Ron Maimon甚至对我说过科学与马克思主义文化上是本质上不可脱离的,甚至是唇齿相依的。我可以想到一位出了三位大数学教授的兄弟之家庭,父亲竟然是美国共产党在30年至45年的主席,厄尔·白劳德,还可以想到Steve SmaleNeal Koblitz,而这些都是美国人,中国人就更不用说了。

如果将鲁迅为中国革命最代表性文人,那同样可以将艾思奇为中国革命最代表性哲人,他的思想深深影响了一代革命家并且进入了实践,将革命引导以正确的方向。尽管目前自己对思奇同志了解还不多,但至少可以对我已阅过的他所写的《中庸之道的分析》某些内容表达一些我的看法。先说我最中庸之道只有很粗略的了解,对源之之孔子之作也未读过,即使读过它也早已从记忆而消失。我在我博客上早一篇谈到我对儒家没有太正面的看法,觉的他过于保守,扼杀了中华民族的创造力,使得在近代科学已在西方文明萌芽以及突飞猛进时,中国还埋没在落后无知的封建社会,无法脱离跨域儒家对中国社会诸多的恶性制约,直到中国被西方欺负蹂躏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形势才有所转变。以希腊哲学为基础的西方哲学具有非常之深的理论科学基础所在,而以孔孟之道为基础的东方哲学毫无科学眼光或精神,竞谈一些作人治国这种在我们做高智商的学科的人眼里没有什么实质的话题,可以说它从某种角度而言类似于美国商业文化的那套扯淡,只不过以完全不同的形势和观点。中国人这么聪明选了孔孟之道为社会的指导方针可以说是一种遗憾,幸好对此对过时的地方近代的中国是有所摆脱,已打碎了它大多的绊脚石。我最后想说我觉不是对儒家全盘否定,他有他好的一面,这我就不在这儿谈了。

在此文章,艾思奇主张中庸之道是绝对不利于革命的,是反动的。这一点我觉得毫无解释,中庸温和是无法创造任何奇迹,无法使得中国脱离当时的悲惨处境,也无法让中国在极其落后在内对外形势非常不利的情况下得以最紧要的现代化,其实做出任何不得了的颠覆性的事情都需要特别极端的作为,有这种基因潜力的华人其实不少,但是传统中国文化无法充分的激发它,甚至对它有束缚,某些观念是对跨越式的作为强烈反对的。艾思奇在其文章将甘地的消极抵抗主义化为一种中庸之道式的无效之表,这一点绝对没错。我的极有才华的就读超弦论博士的印度朋友曾经跟我说过他希望印度是有了中国式的暴力革命,而非以非暴力,相对和平的方式使得英国人懒得坚持而离开而解殖谋取(名义上的)独立,原因是这种获取独立的方式未能消除印度诸多好多与殖民直接相连的根深蒂固的痼疾,所以之后虽然印度外表独立可是实质非其也,殖民心态依然保持为坚。西方列强之所有能够跨越大海,掠夺奴役殖民,明显由于他们所发展出的枪炮,这跟毛主席所说的”枪杆里出政权“是一致的,从而不承认强军为胜者都是在犯严重的道德主义谬误。

崇洋媚外也可以被视为一种中庸之道的行为。西方国家和白种人具有的综合性的先进以及先驱地位使得他们的一切被看我默认的权威,这包括他们的政治制度,甚至他们的宗教信仰,而挑战疑问权威本质上就是一种反中庸之道的作为。中庸之道之者不敢做的太离经叛道,或表太不符合广泛被接受而非政治正确之言,难以从自己所在的环境以及教育所潜移默化对此施加的”正确观点“之樊篱得以思想心灵解放。中庸之道之患者难以超越时代超越权威。西方媒体经常说中国缺乏创造性,而中国所开创并坚持的独特的不受过多西方主流影响的经济及政治制度在它一直保持成功蓬勃发展甚至超越的情况下客观上就是伟大的颠覆性的创新,这一点表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已经相当成功的混合了中国传统文化和其所发展积累的新文化,抛弃了中庸之道将不利产生弊病及故障的许多,这是不得了的成就!

还想到近几年,在美国开始生成组织强烈反抗美国名校对亚裔学生的歧视,及不透明的,偏向富贵子弟的而忽略贫困孩子的组织,其显著之一就是赵宇空所领导的美国亚裔教育联盟。此之外,赵宇空不仅是非常成功的大公司经理及领导,还是一位作家,撰写了《华人成功的秘诀》这本书,在此讲说儒家文化传统的优点以及其对华人所带来的好处,有立志,勤学,节俭,顾家,择友为列。没有想到鉴于中庸之道为儒家文化要点之一,在我前段所表示的观点的背景下,却得到矛盾了!(当然,这绝对不是数理逻辑严谨标准的矛盾,体现到哲学是多么主观,多么复杂,多么多元化。)

总而言之,读艾思奇的《中庸之道的分析》给了我丰富的反思从而引发了我又一篇具有(我希望)正确引导思想的文章。盼望有机会多读艾思奇的著作,从而激起更多有深意价值的新思想,新启发!

主义

昨天在网上碰到了一个有趣的视频,标题为“My Life, My China – I am a Communist Party member 被打上标签的人”。此内容我就不在这里谈了,读者可以自己看此十分钟以下的视频。里面人所表达的想法和个人经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感受,也在我心目中启发了一定的反思。

我有想过基本问题,那就是人的动力主要出于什么?人是为什么而活?反过来,悲观者也可以说,人是如何最佳承受,至少在唯物主义角度不为己而选的入世以及其所产生的生理意识,以及大自然社会所迫使他的挑战和困难。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有某某主义的产生为推动人在世界上的奋斗和挣扎,结成人类的组织。主义是多元化的,从宗教主义,到民族主义,到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永远列不完。

人的精神状态是多动可变的,人可有心灵奔放的兴奋和喜悦,也可有无比痛苦的悲伤和忧郁,人可有坚定不移的动力和勇气,也可有盲目纠结的迟钝和畏惧。相对的高潮和低谷会降临在所有人,所有团体,所有国家,由不同经历发生所促成,也长会直接或隐式的导致在前无可预料的新进展,新眼光。

基本所有人都面临过动力的问题。我本人也有过对曾经至少稍微痴迷过的活动或学科发起厌倦,甚至感到无可忍受,要不是这样就是一种枯燥无味之感,令人精神麻木。在这一点,我认为紧要的是要学会脱离无聊弱智低级趣味的人和环境,因为这只会对一个优良的人和品德进行腐蚀性的感染,使其失去他的卓越精神和纯粹心灵。

不用说,金钱是某些必要物质条件的来源,可是我认为仅以金钱吸引推动人是会有遭遇性的。着这一点看看美国大公司的好多高官就足够了,那些人纯粹是爬社会梯子的官僚,真心在乎的不是领导公司,创造财富,而是介公司的名义是势力为他们自己谋取权利金钱和社会威望。说白了,现在清醒的人民都恨死他们了,因为他们甚至是在使得美国国家和社会土崩瓦解,这些年来,人互相之间的诚信只是降得越来越低,因为大家更加看到公司人越到高层越是结党营私图一己之利,其远远胜于公司的长期利益和前途,现在公司和员工之间的忠诚早已成了笑话了,这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

看到越多,读到越多,我越来越感到最能激发人的动力和创造力以及极端行为是主义。是主义最能让一个团队,一个民族团结起来万众一心无私奉献将个人得失置之度外的追求同一个目标,它可以激发人创造人间奇迹,也可以促动无情的侵略和战争和野蛮的奸淫和屠杀,让人死都不怕。我在一篇文章中曾经看到

毛泽东时代的另一大特色,是全体中国人民具有很强的凝聚力,这是中国成为现代化强国必不可少的条件。人们看看那些近代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日本、德国和苏联。德国和日本由于统治集团大肆宣传本民族优越论,客观上造成德意志、大和民族具有很强的凝聚力。苏联是用共产主义理想凝聚人心,也使其各民族具有高昂的战斗力。

而我认为这种观点是完全正确的,认为这显然处于人的本性。在今天美国的多民族自由主义政治正确文化和教育,这种观点是会得以强烈排斥的,甚至此坚信者会被非人化,但这我并不太在意,因为在我眼中,这些都是出于在此教育文化环境对人内心塑造的过于情绪化而非理性出发的反应和某些荒谬的默认观点。

我一直对西方民主制度,尤其是美国所提倡的,产生怀疑,现在是更加相信这条路是冲着悲剧走的。美国所提倡的“民主”是虚伪,他过于强调大多数人在非常有限的经济条件下的“自由选择”,而非注重整个社会提升其素质和水平,过于缺乏纪律的强调,将权利掌握在水平太低的人手里,而且由于给私人太多权利缺乏强大的组织好以有快速有效的执行能力,山头林立,矛盾无解,视野短浅,停滞不前。

不少知识分子有提到人类文明现所处在的下降趋势,其要点之一为人类智商和基因的退化,随着现代医疗和相对容易的生活环境使得太多具有严重身体或智力障碍的往时无法继生的人不仅长成,而且还大量将自己的种子传承到下一代。我个人也认为人的能力实在是太有限了,而且现在的人水平实在太差,虽然人类积累了远远更深的往时无可想象的知识和科技,但是人固有的能力很可能是比以前差了,尤其在非精英层次。我个人经常看到水平一般或差的人会内心想:哎呀,大多人真是那么无趣无味,难道找到一个我愿意或能跟着深度相处的人真的那么难吗?同时,虽然我自己还算不错,但是也有很多对自己不满的地方,承认自己不是任何超人。我欲智力无穷,高飞云满天,但是我不能啊。这自然就把我引导接下的一条思路,那就是如何提高人的水平,可以用训练的方式,可是材料太差是炼不成钢的,即使练成了也是低质量的钢。那就得找到好的材料,把所有的,各方面的,从智力到身材到品德到战斗勇气,好的基因给挖掘出来,只有这样才能促进人类跨越进步。就像我们今天好多视为寻常的科技会令前人震惊,我们也可以将今天的天才化为未来的等闲。

回到此文之标题,是什么主义将人类将世界带到下一个层次,带到崭新的阶段?我猜测肯定会是敢于挑战操纵提升智人基因的主义,只有它能够将限制困扰我们的缺陷和微弱消除掉,开创人类历史新篇章!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昨天,我的俄罗斯(或取苏联代之)товарищ,那位本科认识,才华超众,现已明格罗滕迪克(Grothendieck)的工作的,脸书上发给我一张图片:ChinaWonTime

后在得知此来自Time Magazine的刚发布的一篇文章,想这是Time Magazine啊,美国很有威望的畅销杂志。在那儿,闻到中国竟然已在非洲东北岸的吉布提(Djibouti)建立了头一个海外的军事基地。但对我印象最深的文章最后段,为:

The China striding into that spotlight is not guaranteed to win the future. In this fragmenting world, no one government will have the international influence required to continue to set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rules that govern the global system. But if you had to bet on one country that is best positioned today to extend its influence with partners and rivals alike, you wouldn’t be wise to back the U.S. The smart money would probably be on China.

这是美国,对,美国(!!!)的主流媒体,竟然会这么说,令我吃惊,因为不用说,我么都习惯了美国媒体带有政治偏见的那一套的同时说中国怎么怎么不行,问题障碍如此之严重。看来真的,中国成为世界绝对一把手,在2017年末的这一天,不仅非遥远无可想象,而是所料当中了。同时,在历史一直低估怀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情况下,还真能想象到续几十年,遥遥领先,使外界望尘莫及。我也有想过中国人过去在物质条件极其劣势,外来的歧视极其恶略的情形之下,都有了不少成就,有些让外眼彻底震惊,有了充分的财力支撑能够多么可怕。中国人天分很高,又有数量,又是在内分歧相对少的一个民族,一个文化,领导人又不是傻子,可建立多么效率超高,思想丰富,创新异彩的社会和国家啊!中国用胚胎筛选和基因工程把人类进化到新的,高于人的物种都是有可能的,在这一点,中国文化的态度比较进步,与被过时的某些关于纳粹主义的观念的遗产以及愚昧的基督教基要主义所障碍的西方相比,加上具有庞大的基因组学设施,华大基因(BGI)为首,和这种大科学系统工程所需要的充分的经费和组织力量。

这些使得我回想到我近几年学到的一首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的一首诗的一句,为此博客文章的主题。“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这是多么激情豪迈,万能无阻的诗句形象啊!而这不就是当日的中国与世界吗?此诗《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创于1963年一月,那时中印战争刚结束,中国已在国际形势对其非常不利的情况下走出三年困难时期,毛主席号召中国和全世界革命进步人民“扫除一切害人虫”,奋勇前进,创造人类新纪元。可是这只取得了最多一半的成功。相反,今天,继承走向人类逃出剥削精神麻木的伟大事业的中国,与往年贫穷落后隔离不同,通过几十年的发展和积累,随着不断地开放,已经具有浓厚的经济资源和先进的科技经验,纵横全球,力量无穷。还想起,诗的上段,”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不是用以讽刺性的藐视当时被干脆收拾的自作聪明,不自量力的印度和他的支持者吗?同样,在今天的世界,此妙语所指的对象就是以小人无比,阴谋诡计的方式,企图阻止中国崛起的,文化低贱,贪得无厌,妄想霸权世界的美国保守派及其走狗。这些人的声音和实力和他们所有的威信在不断减小,总会有一天,人类的进步将把他们带到边缘,化成历史的破产。

无话多言。中国赢了。历史新篇章即将来临。太平世界,寰球同此凉热!

两首诗

昨天,我学会背了两首中文诗,一首是杜甫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另一首是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
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杜甫这首诗具体哪一点感动了我,此我难以解释,缺乏文学描述所需要的词汇,同时也还未形成任何诗人的口味。加上,我对当时的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也几乎一无所知。这还是我学会的第一首杜甫的诗。相反,他的对偶李白的诗我会好几首,如《蜀道难》和《将进酒》。

与杜甫的不同,我对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的能容可有更深刻的理解,由于自己对二十年代的中国的政治形势有过一定的阅读。

沁園春‧長沙
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百舸爭流。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攜來百侶曾游,憶往昔崢嶸歲月稠。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曾記否,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

这首诗的形势明显跟《沁园春·雪》相同,前段绘画祖国的美丽江山,后段启发式的鼓励壮怀激情的爱国主义革命家,开辟新天地,粉碎军阀混乱之黑暗。也可以说,《念奴娇·昆仑》也有接近或类似的形状。同时也发觉到,原来孔庆东出版的那本描述及讽刺韩国的书的名字却引用的这首诗。

这几月,我在学习俄语,网上找到了毛泽东十八首诗的俄文翻译, 此中有《长沙》的。

Чанша

В день осенний, холодный
Я стою над рекой многоводной,
Над текущим на север Сянцзяном.
Вижу горы и рощи в наряде багряном,
Изумрудные воды прозрачной реки,
По которой рыбачьи снуют челноки.
Вижу: сокол взмывает стрелой к небосводу,
Рыба в мелкой воде промелькнула, как тень.
Всё живое стремится сейчас на свободу
В этот ясный, подёрнутый инеем день.
Увидав многоцветный простор пред собою,
Что теряется где-то во мгле,
Задаёшься вопросом: кто правит судьбою
Всех живых на бескрайной земле?
Мне припомнились дни отдалённой весны,
Те друзья, с кем учился я в школе…
Все мы были в то время бодры и сильны
И мечтали о будущей воле.
По-студенчески, с жаром мы споры вели
О вселенной, о судьбах родимой земли
И стихами во время досуга
Вдохновляли на подвиг друг друга.
В откровенных беседах своих молодёжь
Не щадила тогдашних надменных вельмож.
Наши лодки неслись всем ветрам вопреки,
Но в пути задержали нас волны реки…

阅此非太陌生,令余稍欣慰,表示己有进步,语言能力还不差,当然自己在这方面绝对没什么不得了。此俄语翻译,我还传给了我的几位苏联同志看了看。说起翻译,我昨天还把一段中文翻译成了俄文,至之至大学时给了我,在一个风气腐朽,无知无趣,在我另一位朋友形容为“如家具”的本科生漫天遍野的校园上,不少思想丰富及精神隐蔽的一位绝顶聪明又非昏迷于垃圾美国文化的童年来美的俄罗斯同学。我选择自学俄文大大出于本人本性对此语言及其文化发生的兴趣,但同时,他的鼓励及具体帮助也一直有了一定启发性的作用,有人可分享自己心灵所产生的美感,绝对有一定浪推飞舟的作用。

论文革

在网上胡扫碰到此,看了看,想起几年前在某地方看到文革时期,后重庆唱红打黑之熙来同志,反而提倡血统论,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那一套,与当时的高干子弟红卫兵联动组织之元一致。不过,看完后,其文将来源写为大纪元,使我对此之可信度有了怀疑。

想起我是八年级左右首次得知文革,那时的我中文不明,毕竟小学就一直在美国上的,所以看的都是英文的那些反共的扯淡。过一年,历史课有讲中国那时,美国老师不用说是讲的完全不符合事实,有夸张,有偏见,以“将农民当rocket scientist“以及类似之之非正当之语形容。反正给的印象就是文革彻底毁灭了中国,是共产党最大的罪之一,是破坏中国文化的。

当时的我,却漏掉了关键,那就是文革是针对当时的当权派,因为毛主席怕他们走资,怕他们欺压百姓,打了江山后建立新的皇朝,以在次循环中国的朝代,至少很多人认为是这样的,当时的毛主席到底在想什么,这很难完全搞清楚。当然,一般人都是会以文革想为灾难,这是默认的看法,我当时也一样,都想得如此简单。

让我惊奇的是,在中国却看到诸多骂邓小平的,甚至说毛泽东错误的没有把他彻底整掉,把邓小平述为中国腐败之父。我没有在中国工作过,也只在那儿上了一点小学,对中国的认识都是从夏天回去,加上网上的阅读,和与在美国的华人的接触。大家都说中国很腐败,但是我对此不知道任何具体,他们的腐败是以什么样的技巧那?我想这,随着自己的不断成熟和社会经验,会慢慢得知的。有人说,因为文化大革命,把那些干部整了一顿,他们才不敢做的太过度,不然中国很可能也会像苏联一样被内部流氓毁灭掉。因为文革,中国没有再次成为人之奴,对自己的制度保留了一定的信心,在国际舆论掌握于美国的情况下,因为我们都知道,你想超越别人,必须开辟自己独特的路,让别人跟随,被动随人,必不为一。科学是这样,政治也是这样。在中国,得知一个用以形容小平同志丧国之具例为运十大飞机的撤销,其由于此已得不少进展的项目是与已否定的四人帮有紧密联系的。要不是这样,中国可能早就造出自己的飞机了,可能九十年代就有了,而非去年,这是晚了二十年啊。有人说,老邓的那批小人为了他们的孩子能够出国,谋取与外企相连的要职,放弃了不少自己研制的项目,觉得也许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这是多么没有远见的,汉奸式的做法啊!同时,我也看了,祖国伟大的钢琴家殷承宗,绝对的音乐超人,却因为是四人帮的音乐家,文革后与新政府不和,才迫使他跑到美国去。这些给了我一个新的观点。他绝对是有一定的道理。

美国怕毛泽东,毛泽东思想武装的军队,在朝鲜战场上让美国人提心吊胆,美国人不服,封锁中国,七零年,中国两弹一星有了,美国越南无路,不得不投降。在艰难的情况下,有了严峻的,但被外国人极度夸张,误描的饥荒,有了一个接一个的政治动乱,中国的科学技术工作者以他们的天分加刻苦加上一定的”信仰“却把一个一穷二白,百年受列国欺凌的灿烂古文化转至为有了一定工业和科技能力的国家。落后于先进国家,如美国,如苏联,如英法德日,不用说,毕竟起点太低,加上环境也较差。

现在,大部分在美国的人觉得是老邓解开了共产主义的铁链子,拯救了中国,使得中国富强起来。这些大多都是一些不懂科学的人,都是一些弱智,很多走是在我所在的软件的没有真正科学的行业里,他们好多以为自己挣钱多,不得了,典型的Dunning-Kruger。因为我们懂科学的人都知道软件,尤其是business方面的软件是没有技术含量的,与氢弹没法比。但他们对小平还不满,觉得他六四表现太差,最好的时机他们没有抓住,现在中国越来越强大,无可阻止,令一些脑构失常的,阴谋诡计的白宫人及其服从之人无可奈何。他们愿意相信什么,就让他们相信什么吧。

我真的觉得美国的主流文化没有什么好,是低级趣味的文化。上学一直处于此环境中,孩子的我也受了他们一定的影响,此难以避免。不过,随着自己的成熟,我通过网上所获取的信息不断地得知另一个世界的存在,越大越能够找到素质能力高一些的人,从大学到工作,能够接触更多非凡的有趣的人。学习科学,学习中文,学习俄文我越长越孜孜不倦,同时英文和写代码也有大的提高,因为这些毫无疑问是有相连的,相同的一部分。这些给了我一定的精神力量,其愈来愈来超越于某些环境带来的精神压制的力量,让我兴奋不已,让我所有的心上事,精神故障,纸船明烛照天烧!

一位哈弗毕业的,发表超弦的,科学通才的,也是无出于意料,犹裔的(现已归以),在脸书上有过几次闲聊。此中,他有提到他的在文化上科学与马克思相连的观点。当然,这不是绝对的且远之。好多伟大的科学家,如Edward Teller,都是坚决反共的。他也说过美国在二战前没有什么科学,加上美国文化好的一面都是从欧洲带来的。他也在网上多次提到过西方物理学家剽窃苏联的行为,尤其在七十年代,此例子众多,这我没法评价,鄙人莫谙物理,基本此盲也,可是我相信是这样的,凭受制于某某利益集团之美国媒体及教育的极其偏见及歪曲现实。我个人也有类似的感觉,虽然马克思的著作我从未认真读过,目前难以解之,仅感觉而已,也许因为我对于美国教育及体制及文化某些地方的叛逆,也许因为在美国的好多科学家工程师,包括拔尖的,都非美美国人。此人也说过,美国是建立于使对方失地,白人优越主义的新国家,未有不已之外入,则一切良素成烟。有一定道理,这样的国家,何可文化不稍偏夷焉!

话多余了!何终之?以自近有之观察,此为倾向于马克思之“思人”,根据自己接触到的有限的,文采期望值高于他人的。孔庆东比袁腾飞,毛泽东比邓小平,列宁比赫鲁晓夫,等等。还有鲁迅那。这是不是隐示马克思真的是代表人类社会下一步进化,或更准确,人,作为智力生物,的下一步进化?我相信未来会给以明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