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也挺黑的,但还是比美国好一些吧

看到了ofo的创始人戴威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不得坐飞机、火车软卧等,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ofo要倒闭了,有上千万人排队要拿回200快的押金,基本都没啥希望了。刚才得知戴威是官二代,而且网上有说他进北大却走了后门,通过移户北京并什么艺术特长生加分。不过中国还好,只少会让他失去人生自由,在美国像Elizabeth Holmes的人会基本不受到任何真正惩罚。

感觉中国人对这些没有像美国人那么政治正确,大家都知道,而且可以更直接的更公开的说,不像在美国,这样还是比较好,我远远更喜欢中国这种方式。

上层大多都挺黑的,政治斗争是残酷的,只不过现在基本不会判死刑了,比以前还好,最多一个人输了把他边缘化。在中国的人如果觉得美国不也是这样那就太幼稚了,美国可能好多地方比中国还要差一些。

想起戴威还什么去了青海去教了一年书,让我想起在美国,申请大学的人好多还要表示虚伪的service to the community,有的都被父母安排,花钱跑到什么拉丁美洲的地方“志愿”一下。还记得好像读到张首晟还说当年把自己的看来挺一般的女儿送到宁夏做个什么”sociology study”(社会科学调查),他那虚伪的女儿在脸书上还发一些上帝(他们家是基督徒)的垃圾,整个家庭虚伪度感觉不低啊,最后那么牛的物理学家不好好做物理学家该做的事情而悲剧自杀了。

我认识一位理论物理教授,有一次跟他说张首晟家民国好多人都受过大学教育,祖父是清朝进士,又复旦毕业的,大多数人来看会觉得家庭背景实在太好了。有意思,那物理学家的反应确是,

那老毛会如何看他们啊?

估计他们家当时也至少有点钱后被tg夺去了,家里对tg依然留了些恐惧感,尤其他们家基督徒,在中国也不受欢迎的。我在美国也有ABC同学跟我说他家仇恨gcd,因为好多财产被夺去了,家人表示年代也移民了美国,之后生了几个我不太喜欢的不说中文的香蕉人孩子。当然,也有有钱人也没有为失去财富那么过不去,相对甘心的接受了新的政权,想起我在美国的一个ABC朋友,他家也是原来有钱,可是呢,他却说一些毛时代的话,让我觉得很有意思,觉得中国现在被搞得那样子啊,大家都知道。从这些,我可以观察到有钱人里还有很大的人品的差距,有很不好的,贪得无厌自私的,也有真正的能力强,愿意真正创造价值的,真正愿意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人,只不过毫无疑问,前者占他们的主流。

可以看出,我个人不太喜欢勉强,不喜欢拍马屁,更不喜欢那种虚伪的表现,可能那才是为什么我只是混的不错而已,有点钱,有些背景,没啥经济压力,比大多数中国人民过的绝对要好得多,可以我不具备那种爬到上层的性格。我真的觉得爬到上层虽然财务更自由更丰富但容易被卷入一条更勾心斗角丧失灵魂的路。世界的好多实在太黑太可悲了,我这样的人或许不应该有孩子,因为我这样的人或许就不太适合社会关系人际关系的本性,基因应该被淘汰掉。

回国后得知了高晓松,觉得这人太人渣了,地铁还看到了他的广告。这人我觉得长得仅仅可以,听了它说话他也不太会讲话,而且还说什么Taylor Swift, Lady Gaga,但尽然能那么网红,现在的中国啊。。。还有刘强东和奶茶妹妹。奶茶妹妹那种性感很色很污,可以一点不纯,我更喜欢那种有点优雅气质的姑娘,我觉得体制内的演员还算有,而且我不太喜欢奢侈,好多暴发户买那种名牌什么Chanel, Louis Vuitton等等,我觉得都是比较low的表现,那种对我不是真正的美,给我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如奶茶妹妹一样。

有人批判过改革开放说邓小平这人多么不好,他孩子如此一塌糊涂,把中国社会也搞得这样,觉得毛时代的风气好的多,只是穷得多。这我大多相信但也不是没有怀疑。毛时代上层的斗争也挺残酷的,大跃进中国的右派和国外推到毛身上,将刘邓为好人,说毛发动文革是为了丢了权利和面子要把刘邓整下去。不是不可能,而且我们永远不会有什么觉得的答案,可是我还是更愿意相信毛。他自己牺牲了那么多家人,毛泽民,毛泽覃,后来他的儿子也在抗美援朝被打死了,是真正的无私牺牲的挽救中华命运的革命家,这一点是装不出来的,让邓小平和他家人显得太无耻了。有毛这种纯粹精神的人是少数,他们很难占领上风,或许只有民族危机情况下才会出这样的人。

有体制内家庭背景的人跟我说体制内人的总之而言比私企民企的要好一些,还是保持了一定了一定的文化和政治传统,不过改革开放后一直在下降,改革开放培养了一代人,老习想恢复也得再经过一代,需要时间和积累,而且有不少阻力。总而言来,觉得中国核心的工业和技术依然大多由国企所掌握,从石油到铁路到航天,甚至给北斗卫星和中国国企做芯片的龙芯也是以毛泽东思想为知道方针的。可是啊,毛泽东思想纯洁的那种理解有点不符合人的本性吧,人还是太自私自利了,这样是进化出来的,毕竟自私自利的人才更可能生存啊,当然一个民族若要生存也需要好多无私为民族战死到底的人。

或许如果社会的激励机制好一些比如没有统治阶级利于维持自己统治创造的伪稀缺,让大家都不用担忧住房,也不允许现在炒房,并以更积极的方式激励人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合作会好的多。我觉得中国房子情况再遭,比美国还是好,美国买房都是没有任何限制的,中国还是比美国要社会主义的多,虽然或许可以更多。

我希望乐观但是现实有的时候让我悲观。你看看苏联高官后来成为毁掉俄罗斯的寡头那德性和中国民运那帮人的德性,就会觉得人是贪婪无耻的,而在社会里越是渣越混得好。那就看看未来几十年如何吧,世界会变成什么样,现在生产量技术发达遇到瓶颈了,会变成一种更接近于”共产主义“的美好社会,还是会成为一种悲惨的阶级欺压阶级,种族欺压种族的封建似社会。要是我要和上帝赌命还是会选后者吧,就看看印度的种姓社会,就看看华侨在东南亚对待东南亚人的那德性,就看看硅谷有钱人孩子拿到风险投资和媒体吹捧的现象,和美国明星虐待免费实习生的一些案子。所以啊,有的时候我觉得我生孩子只会给世界增加痛苦,被奴役屈辱是痛苦的,奴役剥削别人也是让人纯粹心灵丧失的作为。

这些就不再多说了。。。只希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未来能够变得稍微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