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了53年拍的《伟大的土地改革》

非美国网站的链接为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742454/

我怎么知道该电影的?因为翻了翻我的中国红歌的页,看到了《唱支山歌给党听》的那首,就记得其作曲家朱践耳比较有名,五十年代还在苏联学了作曲。然后翻了翻朱践耳的百度百科得知《翻身的日子》那首也是他写的,那首歌我怎么得知的?是在美国时在油管上看了殷承宗演奏它的视频。

同时,也得知《翻身的日子》竟然是53年拍的《伟大的土地改革》的插曲,然后该电影看了十多分钟吧。

我对土地改革具体不了解,对农业也是一无所知,反正我知道当时有贫农,中农,富农,地主。当然,地主也分小地主,大地主,没那么坏的地主,和残忍剥削并与蒋匪军和美帝国主义密切合作的地主。我也想到了我的一个大学同学,他就是彻底的香蕉人,也跟我说了他们家恨共产党因为曾经有多少多少钱。他也跟我说他父亲八十年代就去了美国,在一个一般般的学校读了数学博士,那人还特别要面子,还说因为当时美国读研对中国国际生很有限制,所以他父亲只进了一个一般的学校,尽管从中国名校毕业了。那个人啊,的确相当或很聪明,但总的而言给我感觉不好,就是一个一般的老老实实顺从学习的彻底被美国洗脑的香蕉人,在我眼中他的品味也一般,他的长相和整个说话的口气和方式也不给我什么好的感觉,就是如ChinaSuperpower所描述的,又一个几乎被阉割的顺从的好好学习的ABC,没啥想法,没啥眼光,没啥大气,其实这种ABC是美国最欢迎的,如果又知道了他的家庭背景,那只会更为这样。

反正从那个记录片,我能看出控制媒体是什么样的效果,一旦共产党控制了媒体,就能大量宣传这样的内容和立场。相反,美国的被犹太人控制的媒体就呵呵了,感觉真正挑战它,讽刺它的美国长大的华裔,目前我知道的唯一的人就是我自己。你看,那么多华人在美国就知道老老实实埋头苦干,我对一位第一代技术移民提到了犹太问题,他还对此具有容忍的态度。我一抱怨常春藤的总统和上层行政人员一半儿都是犹太人,他却以对此接受的口气说了个,“我觉可能比那个还多吧”。

我也想到如果美国很多是个诱惑,在硅谷当工程师的确能挣至少美国十万多,经常二十万多,甚至五十万多美金的收入,这我也都享受过,还算不错吧,一开始觉得很不错,后来就不觉得怎么样了。负面言来,它也很容易变成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为了能够升上去,你得从某种角度有一种跪舔白人,印度人和犹太人的态度,然后慢慢,你的心灵被打乱了,你成了美帝国主义合作者了,如果在那儿生了孩子,那有孩子没有国家没有身份永远被美国奴役的危险。钱也只是一方面,还有地位的一面,美国华人虽然挣钱多些,但地位是相当低的。好多华人去了美国,一旦享受到了一些钱的诱惑,就永远没完了,虽然自己已经不缺钱,但成了它的奴隶,为了更多会做一些可被形容为“出卖自己灵魂”的事情,尤其一旦他们试图为他们的孩子在美国赢得好的未来。可以说他们这样是混得很成功,也可以说他们心里软弱,道德沦丧,无法抵挡美国的诱惑。

ChinaSuperpower将第一代大陆移民形容为大多有精神病(mentally ill)或道德有问题(ethically challenged),我之前觉得他这么说过激了,现在却觉得这种说法基本是对的。他特别强调八十年代后,中国已经相当稳定了,那些移民的在中国也算过的不错的,不像之前的一些移民,是逃避战争,饥荒或严重的经济危机,他们是有理由的。他也提到好多第一代移民的家庭在解放前也是城市人,对土地改革或文革依然怀有抱怨态度。我的感觉是这些人他们能力不差,但是就是比较过于自我中心并缺乏眼光。他们在中国已经过的不错了,甚至特别好了,但是还是把自己的个人利益放在国家前面。他们觉得白人更富裕,更好,所以要让他们的孩子接触白人,在白人文化环境长大。他们在美国也不团结,面对白人是跪舔态度,互相之间经常是小人的勾心斗角和攀比。所以说他们是ethically challenged是绝对正确的。他们这样成不了大事,就像当年的地主那样永远是帝国主义的傀儡,他们也建设不了现代化的国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