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个人的微信聊天内容在这上面粘贴分享一下

对方说

星球大战我也没看过

我觉得太可笑了,太空时代了,竟然还有皇室和武士,大家拿着激光剑对打

就是直接把最腐朽的皇室直接搬到太空时代

他们完全不敢面对革命,政治体制最好永远保持下去

我说

美国有很多虚假媒体,愿意给人幻想

比如说“乔布斯发明了iphone”,或者“斯大林杀了两千万人”

然后很多美国人傻就盲目地相信这种过于简单化误导性的断言

所以他们也把中国想为一个特别压迫的共产主义独裁

都是脑子里想出来的

我发现中国人俄罗斯人都不会这样想问题的

然后说中国这种不开放不民主的社会出不了乔布斯或比尔盖茨那样创新的人

那位原苏联红军军官说的很恰当,他说

与美国媒体给的形象相反,在电脑上码代码然后组装iphone不是什么真正的高科技

美国把这些误称为tech industry,”技术产业”

然后给那些硅谷大老板扣上个nerd(书呆子)太聪明太酷太创新的形象,跟孩子说拼命搞技术工作,你将来也可以成为如他们那样改变世界!

用英语这么说,其实中文这么说会显得莫名其妙的,可是英语就是那种语言

不少夸张不少幻想

在美国搞理工科的人被形容为nerd书呆子自然不会社交不全面,在中国没这个问题

美国也特别神话富翁,尤其技术公司的,给一种他们太创新太牛逼,你们好好努力也能成为像他们那样

我真的感到黄种人的脑子和思维跟白种人先天就有很大差异

有一位白人心理学家他发表了一本书,里面写到黄种人妊娠期更长,青春期也开始的更晚,衰老也比白人慢。。。然后平均脑容量更大,尽管个子更小

意思基本上是黄种人生理上更进化

他认为是寒冷的气候导致的

对方说

是啊,说是黄人新生儿的脑子更大,更容易难产一些

我说

他说黄种人腿更粗,因为脑子更大头更宽需要更宽的产道

对方说

我觉得白人当初到处掠夺殖民,当大爷当了几百年,被宠坏了

我说

是的

这位学者之后被西方自由主义和白左势力骂的一塌糊涂

没到七十就癌症死了

我读了他发表的一篇论文

也写道黄种人脸更平是因为脑子更大,支撑更大的脑子所需要的肌肉占了很多空间,就长不去支撑更丰富面部特征所需要的额骨肌肉了

我觉得很有意思,冷的地方的人有一种性格

热的地方的人有另一种

美国也是印度人和犹太人都是热的地方的人,善于坑蒙拐骗吹捧自己

而东欧人东亚人就是很冷淡,敢于去面对现实,没有那么多幻想可谈

然后西欧白人在其之前,与印度人和犹太人近一些吧

因为欧洲尽管维度高,因为有不少海,所以没那么冷

不像东亚和东欧

有意思的是,文明一般先起源于热的地方,那些地方生存压力相对小。。。可是冷的地方的人更进化更聪明

吸收了热的地方的人的文明后慢慢会超越

“我觉得白人当初到处掠夺殖民,当大爷当了几百年,被宠坏了”你说的这个太对了,现在美国媒体说的一些话真的过分了

我就记得美国人英国人经常说话那种口气脸色表情就明显觉得自己优越,渴望殖民你奴役你

白人相对比较缺乏元认知,所以才会出现上帝那套,和美国说“乔布斯发明了iphone”,”斯大林杀了2000万人”那种媒体宣传

善于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化

对方

我之前看过这篇文章,觉得白人啊,真的是高高在上

https://mp.weixin.qq.com/s/dFjkNREEuyVKwFGTDSQv9Q

他们真的是希望wasp的江山千年万年长,永远处于食物链顶端

你知道经济学在西方几乎被犹太人控制了么,成了他们的政治工具了

经济学本身就是个不那么严谨的,更扯淡的学科

它不是数理化

wasp现在也基本被犹太人策反了

诺贝尔委员会也不是没有偏见的,在冷战时期苏联科学家得到一般需要作出更突破性的工作

他们发表都在自己的俄文杂志上

反正不在同一个体系里

还有日本的,也是相对独立一些

对方

是的,诺贝尔奖也是如此,据说一个评委还非礼过瑞典女王储,真是胆大包天

现在诺贝尔奖意义已经没那么大了

科研已经固化的多了

就像杨振宁的学科高能物理

1980年就基本停滞不前了

现在不是还要搞那个什么对撞机么

最近在欧洲那个对撞机发现了那个什么粒子

科学家很难比不同年代的

对于中国人得诺贝尔奖而言,怎么说呢

还是进入近代科学太晚了,也不太顺利

有机会做出诺贝尔级别工作的华裔大多是50后去了台湾或香港,然后去美国

或者是像杨振宁李政道那样解放前去的留下的

因为在中国大陆环境很难做出那种结果,即使做出了,得到国际认可也是问题,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

然后苏联科学家得诺奖门槛更高

所以中国人50年代在苏联也是很难,几乎不可能

好几位之后为中国核武器做出突出贡献的50年代就在苏联做基础物理研究,也做出了突破性的结果(可能没到诺贝尔奖级别吧)

什么王淦昌,周光召

问题是科研在1945后的性质跟之前已经很不一样了

在什么192x 193x年,中国留学生在美国或欧洲作为博士生就可以参与诺贝尔级别的工作

近代科学从大约1500-1600年在西欧起步,基于古希腊人和中世纪穆斯林人留下的东西,中国因为与西方基本彻底隔离,那个错过了,只有英国人19世纪打进来,中国才真正开始接受西方的先进知识

有意思的是我的一个比较左对中国比较好的印度朋友,学理论物理的,他说印度人在二十世纪物理比中国人做出了更多的贡献不是因为印度人更聪明,是因为印度人更早接触了西方和英国的东西

192x 年就有cv raman得诺贝尔物理奖了

1930年获得诺贝尔的

https://baike.baidu.com/item/拉曼/2770600

我突然想起读美国犹太人给小学生写的教科书,非常有西方偏见看待历史,记得他写道到“19世纪末,亚洲的国家要不像印度被殖民了,要不就像中国被欺负,唯有日本没有那样”

然后写了个the japanese beat the europeans in their own game,”日本人在欧洲人自己的游戏战胜了欧洲人”

其实也有点夸张了,因为日本还是落后于西欧最强的国家的

但他提到了日俄战争了

然后他还关于二战写了个关于美国跟日本人在太平洋岛上打仗写了个,“那些日本人是英勇献身的”

反正我在美国长大,大家都觉得日本好,日本先进,日本技术强,中国就是个穷脏落后的共产主义独裁

小时候我没有完全意识到美国人对日本有那样态度是日本已经不对美国造什么威胁了

现在中国对美国可以相当于二战时的日本,远远更可怕的黄祸

日本还是太小了,而且没有石油,所以最终被打败了,中国可不一样

所以这也是,类似于很多人说的钱和地位不一样

日本有钱,但没地位,中国穷,但却有地位

地位比钱更重要

因为有了地位,钱是顺理成章的

有些钱,但没地位,是非常受限的

不要被表面的东西误导

【一位出生在美国并提倡打压自愿获得美国学位的人】和那位第四代日裔加第三代华裔都跟我说美国华裔缺乏对历史的兴趣,对历史太不敏感

前者说如果一个中国人有历史意识,知道美国这个国家是怎么建的,知道美国当年怎么对待印第安人,怎么对待黑人,自然就会知道移民美国是走不通的一条路,不会上诱惑的当

那个chinasuperpower说华裔其实是美国的贱民

这些贱民都快要进集中营了还自己为是呢

因为华裔在美国挣钱多,也只是给人打高级工的,只是劳动力的价值,做为人的价值其实是负的

 

 

Advertisements

A revisit of the drama behind the Poincaré

I recall back in 2008, when I first cared enough to learn about mathematicians, I read a fair bit of the media articles on the proof of the Poincaré conjecture. At that time, I was clueless about math, and these mathematicians seemed to me like these otherworldly geniuses. I do remember thinking once to myself that maybe it would be kind of cool to part of that world. Except at that time, I was way too dumb, and maybe I still am. However, now I actually have some idea of what math research is about, unlike back then, when my conception of math and mathematicians was more of a naive popular one.

Continue reading “A revisit of the drama behind the Poincaré”

Understanding Human History

I had the pleasure to read parts of Understanding Human History: An Analysis Including the Effects of Geography and Differential Evolution by Michael H. Hart. He has astrophysics PhD from Princeton, which implies that he is a serious intellectual, though it doesn’t seem like he was quite so brilliant that he could do good research in theoretical physics, though an unofficial source says he worked at NASA and was a physics professor at Trinity University who picked up a law degree along the way. I would estimate that intellectually, he is Steve Hsu level, perhaps a little below, though surely in the high verbal popularization aspect, he is more prolific, as evidenced by that book, among many others, such as one on the 100 most influential historical figures. He is active in white separatist causes (heh) and appears to have had ties with the infamous and now deceased Rushton.

Continue reading “Understanding Human Hi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