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计算机和互联网产业的观察和想法

我在中国待了一年多了,更有了解了,最近有空也读了一些关于计算机发展史的资料,之前未知的是其实英国在计算机行业刚开始可能更领先,还有纳粹德国的Konrad Zuse也搞出了Z3,Z4等电子计算机,比美国的早,当然美国1945出来的ENIAC应该是更好。无论如何,纳粹的技术再强,他们最终是战败国,所以他们的影响和得到的认可必然是有限的。

我的一个出生美国但反感美国的朋友,他父亲八十年代去美国的,美国籍,零几年回国发展现在为上市技术公司老板,跟我说中国的计算机和软件行业是极其崇美的,所我这样的人在这个行业难以得到认可,觉得我这样的人自然对那些留美和崇美的人是威胁,至少会让他们感到非常不舒服。

显然,因为计算机编程语言都是用英语的,关键词用英语,变量命名也用英语,文档好多都是用英语,所以自然更受美国的影响。硬件行业在中国就没这个问题,好多硬件行业的英语知道很少的人在中国也混得很好,在该行业很有影响力。

我待在的公司好多程序员都翻墙用谷歌和Gmail,尽管公司给体制内敏感部门服务。我倒没有用谷歌,基本用百度,bing,yandex,觉得跟谷歌没啥区别,需要的信息基本都能找到,只有一次我才用了谷歌找到了其它搜索引擎没法找到的,好像是关于kubernetes(其为谷歌的产品)的墙的问题,然后它有kubernetes自己的程序了help的文档,也更加让我意识到其实用man, -help之类是更专业的做法,不要过于依赖搜索引擎。

其实,软件这种东西,是越用它得到的反馈和数据越多,他才能变得越好。谷歌排名反prc不光是内部的黑操作,还有因为墙,用它的偏美国华人和港台人,这些人都是经过很强的自我政治筛选的,他们点的关于中国政治的结果自然得到更多正反馈,则被排的更靠前。还有,谷歌搜索引擎都把中国大陆网站排在后面,一位美国名校毕业竞赛得过最高奖的人到中科院工作,谷歌尽然没有把他的尾为.cn的网页包含在结果里。

美国推特上的dukeofqin赞了中国的墙,他的说法我完全同意,我觉得他这么说没什么争议的,因为效应非常明显,他也提到了中国人用英语跟西方人争论是个自然输的游戏,相当于一个12岁的孩子跟24四岁的拳击运动员进行“公平竞赛”。以下为内容,欢迎人帮我翻译一下,可以把翻译发到我的邮箱。

The Great Firewall was one of China’s most forward looking policies and resulted in the development of an entire ecosystem of domestic internet companies found basically nowhere else. The idea that it’s removal would be fighting the global misinformation war on equal footing is patently absurd because the majority of Western media companies are de-facto US government owned organizations which has total gate keeper control over who goes in to the system. In addition, requiring that the Chinese fight misinformation in English is again a non-starter simply because language proficiency issues means that any kind of argument conducted in English would immediately disadvantage the Chinese. This is akin to demanding a 12 year old fight a 24 year old boxer in a “fair fight”. The fairness being only in the confrontation and disregarding the base levels at play. If the Western liberasts had any balls, they would challenge the Chinese on Zhihu and Douban, but a tiny insignificant China hands capable of doing so inevitably end up running for the hills, being regularly out trolled by the native speakers or just as quickly get banned. There is nothing stopping Westerners from going inside the firewall to debate the Chinese, they are unable to do so, so they instead demand that the Chinese surrender the high ground and volunteer themselves to be surrounded. In addition, it is plain as day that the ostensible freedoms of Western social media are rapidly vanishing under a tide of government misinformation, corporate compliant shadow bans, “ngo” bot campaigns, algorithmic tweaking, search obscuration, etc all designed to reinforce a status quo that the Western states momentarily lost control of due to the internet originally bypassing the traditional gate keeping networks that keeps all mass media organizations playing the same tune. The reason that Tik Tok is going to be banned in the US has nothing to do with security nor reciprocity, it is simply because it isn’t a US government controlled media company, thus the tools it has in it’s arsenal for “curating” the consensus are not under US government control. This is it’s biggest crime.

中国在互联网行业是摆脱了美国的垄断,可以其用的核心技术大多都是美国的,芯片不用说,还有操作系统,编程语言,好多可信开发系统和框架。搞这些东西难赚钱(跟广告完全不一样),所以很少私企在中国搞这些,就直接用美国的。

我小时候还记得在母亲的办公室玩当时的Windows 95的solitaire(单人纸牌戏),好多我妈的同事闲的时候却玩那个,那时候是97年吧。那个时代苏联解体了,美国刚搞出gps导航系统,算在它的顶峰期,好多中国人都就得美国牛逼不得了,都抢着到美国跑,我妈也是一样。那时候中国人把微软看成为多么不得了的东西了,崇拜比尔盖茨。

在那个年代互联网刚开始进入中国,即使在美国那时候好像有个搜索引擎叫alta-vista质量也很一般的,它谷歌起来后倒闭了。中国在计算机行业除了少数体制内军工企业处于一种低谷。中国出的竟是像联想这样的买办计算机组装厂,当时还忽悠了很多中国人。

其实在70年代中国计算机技术并没那么落后,当然的确80年代90年代美国在这个个人电脑上占了大的上峰。我读到80年代在苏联个人计算机是一般人一年还是两年的工资的钱才能买到的。我也记得一个苏联人说美国的很大的优势是微电子,美国把微电子大批量生产成本降低了,相反,苏联尽管能生产最好的微电子但是他们在供应商有一定的短缺,大多还是科技研发机构才能用的起。而且80年代的时候在软件上,也是美国遥遥领先了。当然,网上写了苏联(我相信中国也是)也开发过一些编译器(比如为了fortran)和操作系统,大多都是给科技研究机构用的。

我爸跟我说改革开放其实破坏了不少中国的微电子半导体和计算机产业,中国在那方面基本跟着美国走了,没有做多少自己的研发,或者研发也都是基于美国核心技术的应用。

龙芯倒是00年起开始搞它自己的生态了,但那时候windows在中国已经扎根了,有人说要国产化,这个我觉得怎么也得需要十年时间吧。所以龙芯赚钱也只能靠卖给国企一些特殊的不需要庞大软件生态的芯片。更多国人应该了解,现在其实搞出个过得去的CPU并没有那么那么难,当然你做出来了基本保证没人会用,因为没有配套的应用软件啊。

其实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发展还是受到了很大的中国的语言的保护,毕竟中文是个很大的屏障,这使得美国公司互联网很难打进中国市场。他们培养的买办在自己的组织能力以及他们在中国的联系,接地气等都是明显劣势的,他们更美国那边沟通效率也是很低的,而且那类人自然就是自私自利不团结的那种,作为一个群体很难成大事。他们可能更有钱,可是他们的钱到实际价值的转化率要比土鳖派低的多得多。就像当年国民党跟共产党大战,国民党组织和沟通效率就是极低的,内部乱,然后还受制于美国,所以即使有了优越的装备也是惨败。

美国的计算机行业比较瞧不起中国,尤其是软件。中国的墙给了很不好的印象,加上中国在核心软件产品比如开发工具,编程语言,核心的程序库和框架对世界开发社区的贡献是极小的,被视为一个搞封闭互联网偷技术在中国克隆美国互联网产品本土化的贼。去美国的搞计算机软件的华人在那个领域也更难融入其主流,因为在美国的软件行业会说话会扯淡的能力相对更重要一些。

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不少人尽然把谷歌和脸书的经历看的高大上,尽管那俩公司是跟中国主流完全对立的,基本在中国政府的黑名单上。我在那里待过,知道他们怎么回事儿,好多人都很一般,氛围也比较反prc,大陆移民大多是老老实实地听美国的话,跟美国走。回到中国他们把那些地方形容的非常高大上,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希望利用谷歌脸书背景得到投资等。

所以中国互联网行业亲美势力较大,这个问题难解决,首先那些人已经得势了,加上这个领域自然吸引一种小资鼠目寸光的性格,自然会为了点小钱小利益做一些可疑的事情。这一点没有像十年前那么严重了,但依然很严重。所以我觉得中国的墙做的还不够,需要对那些自愿获得美国的学位或浓厚美国经历的中国多加限制,让他们知道他们可以做选择,但是必须得为他们的选择承担责任。

去美国留学或者搞技术的中国人经常很幼稚,他们只看到了可以从美国讨到钱,从美国学位讨到好处,从来不会想在中国主流,美国学位是不受欢迎的,有了美国学位就不可能进入中国的统治阶层。而且,他们在美国也属于政治贱人的地位。他们当时比较短视,只看到了短期的利益,没有看到更宏观的社会和政治格局,我相信他们自然会被现实所惩罚。

其实,中国的土鳖派想让那帮留美海归在中国很难混有了一定的组织,方法和中国当权派的支持真的不难,当然,这个需要过程,需要时间。不要认为那些人相对有钱就多么有实力,其实他们不算啥,中国的政治气候完全不向着他们,他们本质上是不受欢迎的,很多没有美国经验的或像我这样小时候被迫去美国的人都可以公开骂他们,他们也不能怎么样,因为他们在中国的比例是非常之少数的,而且他们在中国的体制内,核心统治阶层几乎是不存在的。

陆奇被微软开掉了(我当时傻,还真的以为出了自行车事故,如媒体报道,是个微软内部的人跟我说的),他回到中国看来也水土不服,搞个ycombinator中国代理人也没成。他的孩子完全都是美国人,如果我特别想联系到他们都有可能,比较算认识微软高层的移民华人认识他们。张亚勤也是孩子都在美国上学,在美国我有一次跟一些人吃饭其中都有他老婆,可能都跟她说了几句吧。反正这样的人在中国肯定是会受限制的,默认不是那么被信任。

最近得知沈向洋也要离开微软了,估计也是被迫而离的。他达到了直接汇报给微软ceo的级别。我觉得这些人的好时光基本过去了吧,他们的孩子在美国也没有多么好的未来,在中国他们基本更不可能有前途,中文完全不过关,也很难过关,这些我有亲身经历,那些人和他们的孩子我不是无接触。

所以有人说改革开放培养了好多人是非常给自己挖掘前辈留下的财富,然后把负担都留给后代。陆奇,沈向洋,黄学东这些人跑到美国基本都是这样的。他们能够有短期的繁荣,可是他们无法将其传给后代(尤其是中国的后代,而非仅仅他们自己的家的后代),给自己的孩子留下一些钱是,但是扔掉的是他们最宝贵的社会和文化关系,钱有了一点的背景是可以快速积累的,但社会和文化关系是很难或几乎不可能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