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关于留美华人科学家的一些想法和观察

在中国,一些大华人科学家,如杨振宁,如姚期智,如施一公,如丘成桐能得到不少媒体的关注。在美国完全不是这样的,科学家基本不会成为公共里的知名人,除非某一个科学家搞科学畅销,写畅销书。大多数一流的科学家都忙着搞自己的科研,带学生,给研究以及做一些行政工作。当然也有一些原来做出一流工作的科学家拿到名校教职后就几乎成了科学政治家了,有了名气之后干扰实在太多,好多工作其实都是学生和博士后做的。

我认识到中国人老为什么诺贝尔奖菲尔兹奖图灵奖这些感到很自卑,因为中国的中国人得不到这些景点中国不行,中国教育不行。其实,现在诺贝尔奖跟原来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了,主要因为科学的矿很多都被挖光了,每个领域都特别专,不像二十世纪初,还有跟多非常基础的物理化学和生物的结果被发现。现在是一个大科学家他的工作到底是什么,你得学不久才能搞懂,不是同行的科学家都搞不懂他们的工作,只能看他们的大学和论文发表及来自学科大老的推荐信评价他们。科学这个行业现在的威望和吸引的人已经远远不如一百年前了。

有个人跟我说了一句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就是

In America, nobody cares about an educated yellow man.

意思就是

在美国,没人在乎一个有文化的黄人。

对于丘成桐,杨振宁,张首晟,施一公,姚期智,美国主流是什么样的态度。大部分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知道了也就一个“哦,一个名校的亚裔科学家,教授,聪明的不得了”,完了,也不会记住他的名字,因为他们的名字对白人实在太难记了,念都困难。

白人大科学家也是被视为一个很聪明的学术的人,被尊重,也不会有多少人太在乎他们,当然他们作为白人还依然是主流社会,跟普通人没那么大的距离,不像一个很聪明的中国移民科学家,离一般美国人实在太远。其实跑到美国少数混到名校教授的中国人都知道美国人不在乎他们,但他们经常也觉得自己很聪明很牛逼,希望更多中国人知道他们崇拜他们,在中国可以说个我在美国是什么名校的教授,什么名校的博士,科研还得过这个荣誉那个荣誉。然后有的时候还扯一些报效祖国怎么把中国科研和教育搞上来的那样,尽管他们基本全职在美国,孩子也都完全美国化了,不是简单说两句的中文基本不会。

这些人他们都知道自己在美国的事业由于他们的民族和国家背景很多是受制于人的。美国文化有些刻板印象,就是华裔科技工作者聪明刻苦,但缺乏创造性。这些去美国的华人据我所观察因为需要拿到绿卡的问题以及他们的边缘背景在做事情上难以像白人那么大胆。他们要做出好的工作,然后还为此得到认可,一般比如付出更大的努力。因为职场政治和舆论气候,即使在更公平客观的理工科行业,也是不利于他们的。因为这些,他们必须摆出一种渴望美国,想好好像美国学习服务,接受美国价值观的姿态,无法有任何多么独立或强势的性格。他们在那种环境下的心理畏惧感其实是很强的。

因为经历了这些,一旦他们出头了,拿到了名校终身教职,他们就会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精英俱乐部,觉得自己是更高等的华人。美国给了他们这个机会,他也只能说美国好,同样,他要想自己有点影响力,又只能靠与中国的联系。在于中国打交道时,他们不得不夸张美国对于中国的影响,中国需要如何学习美国这个那个,尽管他们自己在美国做科研其实跟中国的经济和科技发展没啥关系,对中国的日益更新的情况已经越来越陌生了。为自己而辩证,他们的态度几乎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你看,我在中国曾经是学霸,清北的高才生,比其他学生都聪明,然后进了美国的名校做博士生,还混成了这个排多少名的美国学校的终身教授,或者这个名牌公司的什么总工程师,我花了这么多功夫,得到了这些,当然比中国的人要强的多得多了,我能评价他们,他们那帮傻逼没有任何资格评价我”。问题是,这么多年,他们在美国为了自己的事业和绿卡奋斗,同样,那些很可能没有他们聪明的中国人也在中国刻苦工作,不断适应中国的新的变化,他们的工作直接影响了中国的经济和科技的发展。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美国名校教授,离开了中国几十年,还摆个架子说个什么

中国本质上是个歧视性国家,“老外”就是个歧视性的词,不是汉人都不被人接受,而美国是个开放的移民国家。

有意思的人因为有个斯坦福或普林斯顿和麻省理工学院的牌子在那儿神话着他们,国人经常还非要把他们当做半个神来对待。他们在自己的科研领域的确是很牛逼的,世界领先的,但这不意味他有资格评价他不懂的外行的东西。拿着个美国籍评价中国这个那个就更可笑了。

不用说,学术界还是英语为主,在美国为中心的国际学术界,中国依然比较隔离,默认不被看好,所以美国学校的牌子特别重要。学术界想混非常需要进那个领域的圈子。要想进入美国好的学校读博士,基本必须在中国名校读本科,拿到好的成绩,有如姚期智那样的被美国该行业的学术权威认可的人给写推荐信进到美国的名校读博就容易的多得多。现在很多中国的非常聪明的本科生从大一开始就拼命地为此做准备了,以进入多么好的美国的学校读博衡量他们的价值。

有意思的是我认识一个人觉得这个趋势是非常不健康的,甚至批评那些跑到美国留学的人,觉得既然他们做出了那个选择,那回国后中国应该多限制他们。他主要是觉得那些比较无脊梁,看到美国牌子能给带来很多利益,就觉得美国教育肯定是更好的,他们自己自然想享受美国教育,为了这个他们花很多时间准备什么TOEFL/GRE,学英语,本科得到最高的成绩,以及跟能帮他们出美国名校读博士的人搞好关系,然后还得花不少时间办签证。经历过这些,他们不得不维护美国和美国学校,即使他们在美国有了不少不愉快的经历,发现美国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他们也得说美国好,有的时候其实说的很过分。他们在为了去美国花了好多时间和功夫,而那些留在中国的人很可能做了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我记得我认识的一位刚从哈弗大学毕业的男生,他五岁去的美国,然后还曾老跟我说他多么想报效祖国。他现在在美国名校读博士。他说他自己高中时,父亲逼迫他为了进哈弗大学做了好多没太大意义的事情。可笑的是他中文都基本不会说。不过,他倒是会说如“我为中国担心,因为那么多中国最好的人都在美国工作,必须得把他们吸引回来”。这些是美国媒体和美国华人特别爱说的话,其实主要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其实,我在美国的时候也经常非常相信这种说法的,认为美国华人优越,至少在某些精英层面上。

回国后,我的心态和态度有了大的转变。我现在想会想如

  • 那么爱国,为什么还非要依赖一个敌对国家的教育和大学呢。
  • 没有意识到一个中国学生跑到美国学习工作由于国家和民族和语言背景自然是很吃亏的么?
  • 没有意识到跑到美国留学就代表认可美国的学校,机构和价值观么?
  • 没有想花很多钱或功夫,去了美国,学到一些在中国就可以学到的,不是很不划算么,不是代表个人热爱美国,支持美国么?
  • 没有意识到学校的东西好多都是书本上的知识,不需要非跑到美国就能学到么?
  • 没有意识到美国真正的尖端的科技能接触到的可能性其实是极小的么,作为一个来自中国的人,而相反美国的机构大多是希望赚你的钱,获得利用你的劳动力做一些相对普通的工程工作或者是错性的研究么?

我知道在中国也有很多人说什么中国好多重要的为国家做出大贡献的科学家都是美国培养出来的,在美国读了个博士,最有名的或许是钱学森。他不光是那儿的博士,还在那儿当了名校教授,参与了美国军方的火箭的研制。他是更老的一代,其实好多四五十年代基本也就读了博士有可能之后工作了几年就回国了,也没有那么那么深的经验在美国。很多人因为这些自然把美国看的特别高大上。

其实,这种是过于简单化的看法,或许我上高中或大学的时候会这么看,但现在有几年工作经验,学了不少(还可以算相当深的)数学和计算机知识,也参与了工程项目,就有更靠谱的认识了。首先,时间完全不一样了,这个我就不多说了。要说的具体一点,对于中国的火箭和导弹技术,苏联的影响应该比美国要大的多得多。据我所知,钱学森在美国战后是负责获取纳粹德国V-2导弹技术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我估计他当时知道好多其技术细节,但因为很复杂也不可能都记在脑子里。他1955年回国,美国也肯定不会让他拿任何资料回国的。应该是回国后苏联把它的基于德国V-2的导弹信息给了中国,也帮助了中国建起一些其所需要的工业设施。钱学森回国后带领一帮人把苏联的导弹技术转到了中国,然后之后带领中国独立研制出更先进的导弹技术。美国其实没有那么那么大的影响,只是一个在美国拿到博士有特别先进经验的空气动力学专家回到了中国工作了。美国在火箭和导弹技术其实二战时都是落后于纳粹德国的,所以之后才要去拿他们的信息和设备,挖他们的相关人才啊。

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我更加明白科技工作和创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反对那些称美国是科技最先进的国家拿着美国牌子骗人的海龟。即使他们自己能力很强,做出真正的高质量高影响力的工作还是要花不少时间和功夫的。问题是那些人好多希望那个美国牌子走捷径。他们觉得他们费了很多功夫去美国,他们就有资格拿着美国牌子在中国捞到好处。我只希望中国人学会分辨这些人,对他们警惕一点,认识到他们即使得到美国的一些好的东西,也是有政治代价的。所以说现在美国学位给的技能和知识难以抵消其所带来的政治负担。现在不是1950年,更不是1900年,有浓厚理工科知识和经验的人在中国已经多的去了,而且大多都没有什么美国经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