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出国留学后入美国籍名单

我不了解当时中国的公派政策的具体,那就是政府具体给他们花了多少钱交学费等。因为美国博士好的学校不光不交钱,还给点工资。我也不知道当时有没有什么拿到博士之后要回国的约定。反正好多那些人之后不光留在了美国,还入了美籍。

有意思的是在中国有人指责这些人在社会主义中国上大学没交学费,完了跑了也没有“还”他们的学费,或者用另一种语言而言就是叛徒。而且后来还老想用他们的美国牌子跑到中国骗钱。对这些人的容忍度太高了吧,其实应该给他们拒签。所以我想到收集一个名单,其中有些人我亲自接触过,并确认他们入了美国国籍。有时,我也接触过他们的孩子,在极少数情况下会成为好朋友。

  • 张首晟
  • 黄学东
  • 李凯
  • 周晓华
  • 施一公
  • 饶毅
  • 袁永彬
  • 张益唐
  • 会加更多

有人提出中国政府应当彻底排斥他们,甚至舆论上攻击他们。看到越来越多这些人过分缺德的表现,我也不得不越来越支持。而且我发现好多中国的人也都心里支持这么做,只不过有些不敢说而已。

中国的学术界相对比较崇美,因为国际学术界是美国和英语为主。冷战时期,前苏联也有自己独立的俄语学术界,但在苏联解体后其实力下滑不少。因为学术资源如杂志受美国和英语影响过多,则中国的科研者好多会为了得到更多国际学习机会拍美国的马屁。比如在美国,我观察到华裔科学家和工程师文化上依然相当隔离,过于得罪老美,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跑到人家家求学求职,及时被虐待了,如当年张益唐那样,也不得不忍气吞声。所以好多当年不得不说中国不好,怕老美歧视坑,然后拿了血卡。

一这么说,我就能理解为什么我那朋友觉得这些人都是没有道德的。一些叛徒,一些机会主义者,而且他们把不少负担留给了他们没有退路只能被美国虐待的孩子。

我是极少数有点常识的。在美国长大时虽然心理感到压制对其文化环境极其反感,但也不能怎么样,还是得有时装一装。但我觉不会装的过分,因为潜意识知道那样不得不伤害我的心灵。至少我自己把中文学了,没有想好多第二代为了得到美国的这个那个把自己的语言都给放弃掉,几乎把自己的灵魂和任何命运彻底买给美国了,当然他们父母得承担主要责任。一旦有了机会我不得对美国和我的叛徒母亲说不,离开并慢慢扎根于中国,挽回我所失去的时间及调节我的心态,立场坚定地站在他们的对立面。在其过程中,我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有了翻天覆地的好转。算是大多逃离里亡国奴的悲惨结局,当然还有远远更多可以做,需要做。

我希望中国广大人民对这些人进行批判,进行冲击,把他们在这中国的名声彻底毁掉,把他们在中国的影响力彻底粉碎。中国政府和人民本质上是反对他们的,所以我相信他们没有好的下场。

道理很简单,人可以自由选择,但得承担其后果。叛变是个选择,但是如果叛变到的他方输了,必得面临侮辱,甚至死亡。没有什么不尊重个人的选择,只是尊重现实而已。

我是九零后,我们这代人在不同的环境长大,我们要有敢于批判冲击我们父母那代的叛徒和卖国贼。他们那代改革开放上大学的人很多崇洋媚外只想通过讨好卖国为自己在他们有生之年得到更多的好处,把好多负担都留在了他们的后代身上。我们必须对他们以及对继承他们本性的孩子进行残酷你死我活的斗争,为我们的国家和后代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