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略和征服是文化和精神为主的

最近,认识一个人,韩裔,做医疗方面的工作,有意思的是他支持北朝鲜,并有不少可被归类到中国左派的想法。昨天,跟他又多聊了聊。

我们是用英文交流的(他是个只会韩语和英语),他把英语形容为一个shitty language to be fluent in, but nevertheless I’m fluent in it,我也有类似的看法。我把其中一些内容翻译到中文吧,让更多人看看。粗体加斜体的是他,正常字体的是我


关于美国和印第安人。印第安人最终是他们自己最大的敌人。而非团结起来打“白人”,他们依然被他们自己互相之间的较量而分离。无论如何,印第安人是能够把白人打出去的。如果他们不是那么四分五裂。比非洲还糟糕。

那白人有更好的枪和技术,你对这个怎么看啊。你对于印第安人互相之间四分五裂的细节了解么?我的这个ABC朋友倒觉得即使在1900年,清朝的腐败无能是更大的因素,与武器的差距相比。他引用了毛主席的“在战争中,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

我知道有个印加人Manco在Francisco Pizarro和另一个西班牙人分裂的时候发动了个部分成功的起义。Pizarro最终被与他敌对的西班牙人杀了。Manco利用其机搞了个起义。

士气在战争中是最重要的。先进的小器具不算啥。如果人民愿意战死到底保卫自己,他们会找到办法的。

如果是印第安人,那很简单。不同的部落,不同的人。有些互相之间友好。其它就不了。最终,他们都是四分五裂的。所以白人把他们一个一个干掉实在太容易了。

印第安人四分五裂不跟他们相对而言没有发展出太多文明,比如没有一个部落把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大量传遍。白人在印度把不同区域的不同种姓一个一个干掉也是很容易的。白人善于把印第安人形容为落后的野蛮人。有意思的是,美国华裔内部与印第安人一样四分五裂。

是的,美国华裔的分裂。一个来自香港或台湾的人怎么能说自己的不是中国人呢!?

那个年代没有现代化的交通或通信。所以不同部落之间有地理距离是无法直接互相沟通的。

印第安人很可能有过类似于港台的心态。美国东亚裔再有教育,他们也忽略了这一点。

你对于西班牙人征服阿兹特克,印加和玛雅人的细节知道的多么?我不得不想怎么那么少的西班牙人那么短的时间就征服了那么多印第安人。

我知道很少。但据我所知,西班牙人的装备是吓住了印加和玛雅人。比如,西班牙人起马作战。可是对于一个印加或玛雅人,西班牙人是神圣的,万能的。用另一句话说,他们认为自己的劣势的。加上西班牙人的铁剑相对于印加玛雅人的黑曜石剑对土著人的士气也是没有帮助的。

是啊,西班牙人技术上遥遥领先。好多中国人也曾把白人视为本质上优越的。那不就是一个技术装备问题了么?

是也不是。他们已经相信西班牙人是他们的上帝。他们的技术落后只让情况更糟糕。

为什么他们相信西班牙人是上帝啊。其实中国人在西方人有遥遥领先的科技和更多财富时也把西方人视为优越的。从而开始了他们的崇洋媚外和背叛。少数如ChinaSuperpower和【一位提倡打压美国学位的人】敢于与此较量。这包括从80年代开始对于美国学位的渴望成了潮流。

也有不这么认为的中国人。不然,就会是又一个欧洲人的征服。

有的时候过度自信也是个强点。你能把敌人给吓住。让他们相信你,崇拜你。白人已这么做了不少了。但是如果白人无法在现实当中展示出结果来,人会慢慢对他们是去信心。为什么印第安人相信西班牙人是他们的上帝。这不就是你说的那个宣传战么。侮辱别人,让他们觉得你神圣,优越。使得你很容易被征服。这个我早就意识到了。

对呀。所以要把这些给瓦解么。然后能看到弱点。我觉得有中国人也这么想的。把它当做与一个敌方侵略做斗争。找到侵略者的弱点。这样会增强你自己。印第安人就没有这种心态。中国人倒有。应该是文化的一部分吧?如《孙子兵法》。

所以我反对在中国用太多英语。我觉得西方的征服好多是文化上的。西方征服者强依赖于传播他们的基督信仰和他们的语言,这我早就看出来了。在今天的时代,用英语是没啥意义的,这是不符合中国人的利益的。应该把中国的那些英文指示牌拆掉了。加一些俄语的,给点适应的时间,然后再把那些英语的拿掉。让别人服务你。白人,西方人是知道这样做的。

没错,你在中国,而非英国或美国。外国人需要学会读中文。

我在试图跟一些人这么说。大多还是反对或至少不明确支持的。但少数,可能百分之二十我认识的人支持吧。

这只是公平的。因为,把它反过来,得到的就是美国。

当然了。我却敢于独立地产生这个想法。没人这么跟我说的。你知道大多美国华裔都不会中文吧。其实,我早就有个“美国我不认”的态度。只有在我需要的话才会隐藏它。

哈哈,这是常识啊。

一旦我有了机会公开反对美国,我就全心全力地那么做了。你说的这个常识是99.9%的美国的中国移民孩子都不具备的。还有,在50年代,他们考虑了用俄语字幕弄拼音。可是外交部部长抱怨这个会阻碍他对东亚和东南亚的工作。苏联人希望中国用西里尔字幕。

我现在知道你们是什么意思了,我说的这种常识(你说的99.9%的中国移民孩子都没有的)。

有些中国人觉得用拉丁字幕是好的因为之后的计算机技术是基于拉丁字幕的。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深化了对美国的服从。如果当时更顺利的话,不会有中苏分裂,或许会出现个基于西里尔字幕的计算机生态,以及中文拼音用西里尔字幕。当你融入使得你的竞争对手比你得到的多,融入干嘛啊?这些东西本质上就是零和的。

苏联人当时的做法把大家都给毁掉了。只能感谢戈尔巴乔夫,哈哈。

大多人默认只想“不要得罪老大,不要给自己增加敌人”。但有的时候我想“为什么不一旦你有机会大胆支持对你自己有利的事情呢,然后慢慢把政治气候转至那个方向”。要把政治正确的标准改变。不要被动的接受。你得罪了人,只是那个人无法把你的事业毁掉。在乎干嘛啊。美国华裔就缺乏这种心态。

任何东亚人,国外的东亚人。在自己家里,东亚人没有这个问题,哈哈。

我知道,尤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当然,那些允许自己孩子到美国上学的体制内人应当被惩罚。难道他们没有意识那么做是在支持美国机构么?我也跟那个公司的人说了我不用谷歌因为我不想支持一个反华公司。软件是用的越多,它才能变得越好。

对呀,中国的机构有什么问题啊?

有一些有不少崇洋媚外的人。

如果那些人知道真正的西方国家,如美国。可是他们却忽略现实。

哈哈,我爸刚才还跟我说我妈怕我因为那个工作没待下去而失去自信。我的反应是。。。太搞笑了!!!我也不是缺钱。我现在也没有家或孩子。我为什么会让一帮拥有美国学位的王八蛋怎么看我影响我的自信呢。我知道我比他们聪明。那些人的自尊心却是完全被得到美国和某些机构的认可所绑架。

最终,为什么做一个你非常反感的工作呢。那个就是毫无意义的。还有,你看似一个足智多谋的人。我觉得你没问题的。哈哈。

其实我没有厌倦它,并为它付出了很大的努力,直到做完了三个月他们说“你的沟通不够好”。从此,我开始彻底不信任他们了。

你下一步准备怎么走啊?

在面试啊。可是,上周五在一个面试,我可能在技术面试之后跟人力说了太多我对美国和美国华人的看法,可能影响了他们的决定。技术面试官是个在美国花了不少时间的35-40岁的人。所以我说了那些拥有美国学位和工作经验的跟那些一生都在中国的很不一样。

哈哈,可能暂时应该把这些留在自己心里。

我觉得这得看场合吧。

然后在组织里找到可被影响的人,从其做起。

是的,难点是那些拥有美国经验的人依然控制不少资源。要把他们打下来必须利用更高的组织的势力。他们的老板。或者中国政府。不然基本没办法。问题是数量在我们这边。就得鼓励更多人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我觉得毛主席在文化大革命上是很明智的。他知道有些党领导表现很不得人心。但而非他自己撤掉那些人,他说,“我们鼓励在全国组织里的人都公开批评”。然后有些人被迫靠边站。因为你得认识到美国一点不民主。公司都是上到下运行操作的。总裁和董事会各种各样的黑操作都是可以做。没人能把他们怎么样,除非明显非法。

哈哈,那就是“自由”。:)

集体记忆是无法抹掉的。美国可以严重歪曲别的国家的事情。可是这样做在那些其它国家是通不过的,因为其它国家人民都直接接触那儿的现实,他们知道是什么样的,直接看到,而作为一个集体,天天创造它。

文革时期有“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说法。那就是Kai Li,拿着他的普林斯顿教授和美国的成功创业经历在中国当个权威(经常在一些他没有资格评论的事情上)。比如他说中国本质上是个歧视性的国家,即使不是汉人都不会被接受。这个中国的人会觉得彻底荒谬。

是荒谬啊。

问题是因为他是普林斯顿教授,人们都不敢说。我觉得ChinaSuperpower和【那位提倡打压美国学位的人】都有对权威的轻视。我也有。

然后呢?如果他在说一些特别傻逼荒谬的话。那就是他在说特别傻逼荒谬的话。哈哈。

他没说什么有含量的东西。他就讲了不少自己创业的经历。红旗(red flag是明显有问题的意思)黄旗(yellow flag是有疑问的意思),当一个精英主义者。然后批评中国。把自己当个神仙。我觉得我是唯一一个敢于“批斗”他的人。

当然了。“最好的人”。

有一次我说了关于他完全中立的话。然后这个名校土博士还说,“小心,他在董事会上”。我爸爸对他也有轻视的态度。比如他说了,“问问他,当时在中国上大学,有没有交学费,公派到美国后有没有还那个学费”?

然后我说因为是普林斯顿教授并创办了一家24亿美元的公司就觉得自己优越。

我爸的反应是,“哈哈,那怎么了,60亿欧元的老板我都能跟他拍桌子。他在中国不算啥。政府很容易可以找个理由给他拒签”。我爸爸也同意这个人也是“道德有问题”。因为你知道他在读完硕士之后,拿了工费跑到了美国,入了美国籍,然后没回来。

基本就是个叛徒。叛徒说话声音最大。但是最不可信任。

问题是当这些叛徒吸收太多的资源。甚至渗透体制内。好像马云试图那么做了。然后政府迫使他退休了。

没有人喜欢叛徒。这些人是没有羞耻感的。

是啊。问题是我们能做什么毁掉他们的生活和事业。中国对他们太容忍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