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当把外语从英语改成俄语

英语在精神阉割中国人,也在破坏中国的民族产业

先说说我学语言的个人经历吧,我是在美国长大的,在中国只上了两个月的小学一年级就去美国了。之后,大多是讲英语读英语,因为上小学中学跟同学只能讲英语读英语,也养成了那种习惯。不过,在家里从小学三年级夏天起,开始学了中文的读写,但真正认真学起来是是从高中起,自己开始上中文网,从百度起。我的中文没有经过什么多么正式的训练,大多都是在以前六年在中国加上每一两年夏天回国加上跟美国华裔移民聊天的基础之下,通过自己网上阅读学的。通过中文这个语言,我更加认识到英文描述的中国大多都是美帝国主义的扯淡。

英文媒体以及语言本质是非常侮辱中国人的,大多都是以帝国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的立场看待中国,觉大多在美国长大的华裔因为不会中文,几乎被英语精神奴役了。加上美国媒体特别鼓励华裔女性跟白人谈恋爱的现象,在美国大互联网公司少数能接近上层的华裔的大部分都是女的,因为跟白人犹太人老板产生了恋爱关系才被提拔。我在反华美国大互联网公司工作过,对那儿的文化都亲身体会。

我在美国高中学了西班牙语,当时对那个没啥兴趣,之后也没碰。但从大四起,在一位来自东北的中国留学生跟我《喀秋莎》那首歌曲后,听了之后因为想直接从原俄语欣赏歌词,从而开始业余自学俄语。那时候,我的大多不是华裔的朋友已经是俄罗斯技术移民的孩子了。这很自然,因为我跟美国白人自然还是有距离,而相反,俄罗斯文化和体制跟中国远远更接近,我们同样又有都是移民孩子的共同点。我当时最好的朋友是个俄罗斯人,他不光学习特别好,显得聪颖过人,他也反感美国,甚至希望解除私有制。我在美国接触了不少理工科上很有天分的人,但他那样有那种政治观点的却是几乎不存在的。他开始给我分享更多苏联的歌曲,我的确受了不少他的影响。

然后过了几年时间,忙的时候不会想俄语,但有点闲工夫还会上网读一读,经过长期的积累,可以说不用查字典或用智能翻译就能读懂的越来越多了。尤其是那种更学术的俄语,相对容易,因为那种语言逻辑性比较强,很多词也很英语同根的,猜都能猜出意思。在其过程中,我也听了,学了不少苏联的歌曲,以及对苏联的历史和文化了解了更多。

但那依然在美国,当时依然精神不少被英语所绑架,大多还都是用英语思考,博客2017年开了之后写的内容大多也是英语的,但慢慢的,中文的成文就越来越多了。然后,过了一年多,我想到联系一些中国的人,通过发邮件以及知乎等互联网渠道,不久就决定回国发展。

回国之后有好多需要适应,也有好多麻烦事儿需要处理。慢慢知道了更多中国的事情,比如高晓松是谁,比如梦鸽是谁,比如联想是个卖国公司以及柳传志的女儿继承了父亲的买办卖国本性,用英语的机会也少了,翻墙有点障碍,自然美国网站上的也越来越少了,现在基本不上了。

在适应的过程中,我发现英语的思维给了我不要心里压力,让我感到很尴尬,因为英语和中文无论是语言解构还是其主流立场差的实在太远,本质上实在太冲突。我注册了俄罗斯的vk(相当于美国的脸书),那上面自然给我推荐些俄语内容,大多我看不懂,只能智能翻译一下,我当时(估计是2019年1月左右吧)觉得自己如果能读俄语那该有多好啊,可惜恐怕不现实。因为我已经跟一个俄罗斯的俄罗斯人邮件交流了(用英语),他用mail.ru邮箱给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也是我接触的第一个俄罗斯的没有任何美国污染的俄罗斯人。

2019年八月,由于英语给我带来的心里不平衡,我想到强制用俄语转移出现在脑海的英语思维的办法,也养成了累了干不动工作时读读俄语休息的新习惯。之后,我的俄语水平突飞猛进,花的时间并没那么多,但发现在中国免掉英语之干扰,学习俄语反而容易多了。我也改成智能翻译默认把俄语翻译成中文(之前都是英文)。慢慢的,我基本不用英语了,也不想看英语内容了,只有为了快捷获取一些工作或历史方面的信息才会查英语资料。我的心理健康以及幸福感从而也得到了明显的提高。我的俄语水平也达到了能够不太费劲写出一些俄语博文的水平,读的也越来越轻松了。我也用俄语在vk上跟一位在美国名校的俄罗斯教授表示应该多抵制英语。

不久,我就意识到,中国人拼命学英语干嘛啊,尤其是练英语口语,其性价比实在太低,甚至是负的,中国人说英语就应该有中国口音么,香蕉人是最让人瞧不起的,因为他们既不是中国人也不是美国人,得不到任何政治保护,在哪儿都不是人。我也开始用中国口音说英语,包括跟极少碰到的老外,让他们以为我也是在中国长大的。少数做外交或者工作绝对需要英语好的中国人好好学英语就足够了。技术的人读英语也很容易,尤其如果会其他印欧语言,因为好多词都是一样的,那种语言逻辑性也非常强,不像俗的语言或文学的语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出了那么多崇洋媚外的人,以英语流利为荣,好多有钱人为了把孩子送到国外,迫使孩子多学英语,最终很多成了美国的精神奴隶,而且这种奴役走深是无法再解放自己。我认识个哈弗大学毕业的的五岁去美国的人,比我小一点,他称自己支持中国,支持共产党,但中文基本不会说,我不得不把他大多当个笑话对待。美国名校出来的华裔其实大多对中国是个负担,好多基本是美国的狗崽子,在美国长大的不会中文,对中国的“了解”都是通过英文的洗脑,中国长大的大多也是一些投机心理的或心向美国的人。因为他们小时候在中国学校教英语,使得他们觉得美国不得了,接触的国外的信息大多都是美国的。

中国近代史上受到的正面的外来的影响大多是从俄罗斯来的。政治体系是基于苏联的,大多科技工业基础也是源于50年代苏联援助的156项。即使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也从俄罗斯和乌克兰买了不少最先进的军事技术,比如发动机,地对空导弹和航母,相反,美国光想赚中国人的钱,还要用好来污精神阉割中国人,但坚决不给中国任何尖端的技术。美国炸了中国的大使馆,不就是因为当时打下了美国的隐形战斗机,其材料一部分运到了在南斯拉夫的大使馆么?

俄罗斯有社会主义的传统在那儿,也有蒙古人13世纪起给它留下的印子。列宁的父亲主要是蒙古突厥血统,从他的脸型能看出来他有不少黄种人的血统。学了俄语之后,我也对俄罗斯在苏联前的历史自然读了了解了不少,能够感受到因为俄罗斯很早就跟亚洲人有不少相对平等的接触,也混过不少血,所以他们不像美国那么其实黄种人。美国可是个建立于种族清洗同为黄种人的印第安人的白人至上主义的国家,19世纪也搞了不少排华方案,所以他的语言对中国那么仇恨也一点不奇怪。

美国的影响力很多取决于英语为默认国际语言,因为这个经常非英文界的国家的东西包括技术即使客观比美国的好,知道的人也更少,导致发展极为苦难。美国对中国那么仇恨,学英语鼓励美国的宣传干嘛呀。学学俄语多好啊,能跟同样被美国仇恨的有社会主义文化基础的大国产生更密切的友谊和合作。同样,英语有好多技术资料,学了俄语能够读它也不难,当然最终希望英语在技术领域也失去它的国际影响力,因为英语为技术语言也对中国企业国际竞争非常不利的。

中国现在有实力了,不怕什么被美国孤立了,不需要借美国融入国际体系,早就融入了。文化政策上做对自己以及世界人民有利的,那就是把外语改成俄语。欧洲人到中国可以慢慢让他们也学俄语多用俄语跟中国交流。把公共的外语改成俄语,让国外适应强大的中国,而不是玩一个用别人的语言,在别人控制的媒体上跟骨子里仇恨你的人争论这种自然输的语言。毛主席说过:“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在国际语言和文化战场上,也是一样的!

来自 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9/11/410689.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