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更加理解为什么孔庆东会觉得北朝鲜有很多中国应当学习的地方

我得知孔庆东可能是2013年吧,当时认识了一位五岁从乌克兰去美国的人,那时候乌克兰政变正在发生,他对此特别反感。他也非常支持朝鲜民族主义人民共和国,为这个我感到他莫名其妙,但我也不得不受了他的一些影响,从而读了一些关于北朝鲜的资料。我还认识了另一个人,他出生在美国,父母是大陆移民。他跟我说了一些话也让我感到很诧异。他提到了当年抗美援朝跟联合国军打过。然后还说了个

当时在中国,是国家给分配房子。

还有

不对,是毛主席年代,中国发展了工业,农业。

好像他还提到了89年在天安门并没有出现任何血案,其实是在其它地方,美国媒体都报道错了。

这些话,他都是用中文说的,我当时想一个出生在美国的华裔说一些毛时代的话,肯定是从他爸爸妈妈学的。他也跟我说了他爸爸家,说解放前很有钱有房子,八国联军时失去了财产,但之后又再次富裕了(包括通过婚姻的渠道),日本侵华也失去了天津的房子,战胜后收回,然后解放再次失去了。说爷爷本来要到英国留学,但被日本侵华打断了。他的父亲经历黑龙江的上山下乡,八十年代被公派到美国读了博士。但是,他说他爸爸当时不想去,觉得美国那些访问中国大学给演讲的教授full of shit,也不对哈弗有什么多么高的评价,觉得美国大学基本上是盈利机构,学校工资最高的却是橄榄球教练。后来又回到中国大学教书,但因为我那朋友的母亲要到美国读研,又跟着去了,然后就留下了。

更然我觉得诧异的是,他老说北朝鲜的好话。比如(这些都是用英语说得)

有一次我提到一个韩国人以什么韩国一片光明而朝鲜大多黑暗的卫星图表示经济发展上的差距,他回应为

或者是,当朝鲜人在睡觉时,韩国人还在被他们的资本家主人剥劳动呢。

有一次我提到某一个英文媒体说北朝鲜那么缺油,空军都无法正常训练了,说他们的军队实在太落后了。

然后,他的回应是

那些正在跟美军进行联合演习的韩军可并不那么认为。

然后说了个

是不是忘记了毛主席说的决定战争主要是人,不是物。

以及

当朝鲜人民军真的开战了,韩国军队的士兵是不会为了他们的资本家主人牺牲的。

当时可以说大多关于朝鲜的背景我不了解,过多受了美国的政治洗脑。但现在我明白多了。朝鲜80年代生活水平比中国好,有苏联支持,集体农庄都机械化效率很高,人均粮食产量超过中国,但90年代俄罗斯断掉了对朝鲜的贸易,包括时候,最后拖拉机没有能源了,让城市人回去种地也很苦难,所以才会出现饥荒。当时,中国还忙着跟韩国建立关系,92年跟韩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也没心思顾朝鲜。朝鲜为此极其愤怒,视之为背叛,把好多志愿军的纪念都给拆掉了。

所以孔庆东说过了类似于

大哥把他抛弃掉了,二哥也不好好保护它,还竟跟他的敌人凑在一起。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还给美国当孙子,应该感到羞耻。

朝鲜人均gdp很低,难以估计,就说是2000美金吧,也就2500万人口,但它依然相当先进,造自己的汽车,核武器导弹也都能搞出来,国际影响力与gdp的比例应该是最高的。而中国不算高,至少俄罗斯gdp只是中国的几分之一,但国际影响力绝对大于中国。

我觉得中国人很多很傻,还想跟美国当朋友,我在美国长大可知道美国人根本不想跟你当朋友,因为美国骨子里仇视你。我的确也接触过嘲笑或骂朝鲜的。比如,我的反动叛徒母亲还怕北朝鲜08年给中国奥运会闹事儿,用类似于“北朝鲜再发个神经病”的语言形容。你说这怎么可能呢,北朝鲜发导弹,也不会对着中国发,即使意外可能也几乎是零。为了同一个原因,我妈妈还不做坐任何韩国的航班。中国可以想想如果中国90年代多给了朝鲜一些支援,朝鲜可能就不会搞核武器了。我只能对朝鲜不屈不挠的精神钦佩不已,他们那么小的国家,却能让美国那么尴尬那么害怕,中国人应该好好学学。我认为面对敌视,应该以超级的敌视回击,美国已经就是这样,以色列更是这样,而且以色列这种做法也的确起一些作用,当时可能长远角度而言是致命的,但目前因为以色列的那种做法,一般人不敢轻易惹它。

记得美国犹太大学生Otto Warmbler跑到北朝鲜还摘了金正日的相,然后被判了十几年刑,过了一年他进入了一个所谓持续性植物状态,不久死了。记得我妈妈新闻上看到了这个还警告我。我也跟我那ABC朋友说了,他竟然用中文回应了一个

谁叫他去摘朝鲜领导人的相啊。(笑)

一看到Otto Warmbler是个犹太人,就不得不想到以色列极其仇视北朝鲜,这一点不奇怪。朝鲜是中国的极端化小国,以色列也是美国的极端化小国,而且它们俩都就核武器。以色列特别怕朝鲜把导弹和核武器卖给阿拉伯及穆斯林国家,如巴基斯坦,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在这一点朝鲜很明智,因为它的武器在小国里算先进,能够找到这个适当的市场发挥它的作用,不光是卖出去为自己积累财富,而且还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

也记得北朝鲜去年在国际数学奥赛得了第四,前三名是中国美国韩国。然后在大学的ACM编程竞赛,它的Kim Chaek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还得了第八名,高于所有中国大陆的学校。

我也听过一些朝鲜歌曲,说起这,很多人,即使在中国,都知道韩国的Gangnam Style,那首垃圾不是歌曲的歌曲竟然成了YouTube第一,我的俄罗斯朋友的弟弟在美国出生,在车上老唱那首歌,然后他跟我说

最后我跟他说了,你下一次再唱那首歌,我就会对着你唱《没有你金正日就没有祖国》!

Gangnam Style我听过,没有旋律,美国人为了提拔他的狗子而宣传的牛鬼蛇神作品,它令人麻木。相反,《没有你金正日就有祖国》自然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是个天才般的音乐作品。我妈妈把他这种表现视为“疯子”,“不成熟”,因为她已经被美国心理绑架了。

其实,她跟大多去美国的华裔女相比还没那么糟糕,她的一位大学同学竟然跑到美国跟一位福音派美国南方老头结婚了,被这位推崇在公立学校迫使学生向上帝祈祷的老头洗脑到每顿饭吃饭都要祈祷上帝的程度,更过分的是她还跟着教堂跑的印第安保留区进行传教。我妈妈仅在我对她的表现批评后才表示同感,可见美帝国主义就擅长诱惑策反这种意志软弱的华裔女人。中国人可要知道大多数在谷歌脸书混到高层的华裔都是女的或者李开复那样的反g特务,那些女的基本都是白人或犹太人的性奴隶。其实这样的女人中国应该以明目张胆的仇恨对待,具体怎么做可以向朝鲜咨询一下。对她们的公开仇恨要超过美国对朝鲜的公开仇恨!

说起Gangnam Style,我去年去了一趟韩国却住在了江南区的一家宾馆,有点亲身体会,除了街上的楼相当豪华,也没什么其它印象。记得我那“黑五类后代极左”ABC朋友一听我说Gangnam Style,他却评论了类似于

江南是个首尔的有钱区,大部分韩国人都买不起那儿的房子,那些只不过是些表面的繁华,而那些繁华真正干活的韩国人根本没有任何原因拥护,因为他们也无法从其得到什么好处。

有一次我说好像古巴50年代末的革命反动势力的军队都没怎么反抗,基本不打就投降了。然后他说

对呀,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打之后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也不会给他们更好的生活。韩国士兵也是,他们虽然不敢说但是内心都知道如果朝鲜统治他们,他们的生活只会变得更好,韩国的财富还能给他们分一些。

对于现在的中国,他的评价是

邓小平搞改革开放几乎把中国变成如解放前的中国了!

当时,我觉得他有点可笑,现在回到中国一年多,了解了一些改革开放的背景之细节,发现我也被美国媒体及美国华人洗脑了不少,可真能佩服我那朋友富有洞察力及独立思考的断言,他当时比我小,但对社会和经济的本质看的却比我透得多,而且他之后在美国大公司里至少一开始也算平步青云,现在挣钱蛮多的。我每次夸他好,夸他有钱,他却无奈地回应

但我还是无产阶级啊。

我劝他回中国发展,但他老是怕他自己在中国不认识人,还说了个

可是我也不是红三代啊。

有一次给他发了给比较右派的美国经济学家的无论在哪儿,包括中国革命之后,都没有多少社会流动性的研究及出版的名为The Son Also Rises的书,他的反应却是用英语说了个

扯淡,我的祖先很有钱,但我的游艇在哪里啊。

中国现在那么强大的,根本不怕制裁,不光是自己,还有俄罗斯支持中国,要学会充分利用自己的势力对敌对势力施加压力,目前的做法实在太软弱。即使制裁对中国短期会有影响,但长期会迫使中国更加独立自主。一位在美国知名学校的俄罗斯教授都跟我表示他对中国对待香港暴乱分子的耐心感到不可思议。他也说了14年时一些核心产品,包括军用的,俄罗斯依然依赖乌克兰,乌克兰停供了,当时好像什么空对空导弹有个关键零件当时只有乌克兰能提供,所以暂时造不出来。可以过了五年到现在,俄罗斯把这些基本都自己替代,不再需要原来那些乌克兰的企业,同时,乌克兰的经济也没有前景了。

最后一句话,孔庆东说北朝鲜有拿个手榴弹跟你拼了的精神,这我完全赞同!中国人好好像朝鲜学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