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的政变

其实,谁掌握着军队,真的想把你干掉不难的,做了会引起一些世界舆论上的反感,但只要没有外力干涉也不能怎么样,黑一黑然后就忘记了。解放军即使现在在香港进行个大屠杀,会引起一些西方尤其美国的制裁,但是美国制裁中国同样也制裁自己,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

其实我觉得美国和法西斯国家更明白武力镇压还是很有效的,比如1927年蒋介石还是给共产党带来了极大的损失,同样李承晚在1950年一旦有了机会把所有在韩国有共党嫌疑的人都判死刑了。还有1965年在印尼也杀了大约50万亲共分子。这种大清洗发生之后恢复就很难了,或几乎不可能。国家与国家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对立政党之间,敌对势力互相之间就是个零和游戏,不应该有任何共赢的幻想,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美国流氓,中国若想生存也要流氓,野蛮人经常打败文明人,就因为野蛮人流氓不守规则所以自然占很大的便宜。

当年说抓革命促生产是很有道理的,你再拼命工作,生产效率再高,如果最终财富被敌对势力夺取,那你产生的作用就是负面的。中国好好学学美国大军费开销,你光跑到国外投资,包括在政治不稳定的国家,一个法西斯政变来了,你的钱和投入肯定都彻底废掉了,所以政治严厉的气候不是没有道理的。

最可怕的国家和群体是武装gdp比例高的。有了武装你可以夺取别人的财富,奴役别人,就这么简单。中国人现在还是太缺乏你死我活的政治姿态,对外太包容,对内奸也太心软,有过多想用道德优越去赢得别人的接受,这是自欺欺人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