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极左

我住的宾馆的经理有一天早晨在我还没醒的时候大声说了个

地富反坏右!右派!

这让我感到很诧异,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看来文革的印子依然存在。

跟一位来自广东比较右的大城市但在济南的山东大学上大学的同事跟我说济南是个极左城市,好多审查机构都在那儿。因为山东解放区形成的较早,尤其47年初的鲁南战役,那儿的人都特别左,考公务员的也竟是山东人。

我跟那位同事说了这个宾馆保安的事情,他的反应是济南有不少这样的人,济南的普通老百姓可反对改革开放了。

我对改革开放了解的不太细,感觉是红利大多被南方沿海的商人占了,尤其那些做外贸的,因为当时的汇率极其不对称。相对倒毒的反而是北方人,尤其东北人。

另一位广东同事对于有人特别反对改革开放感到诧异,我和那位山大校友的回应基本都是那些没有以此得到多少红利的人肯定反对。

我说的具体一些,提到了我爸认识并与其合作过的的一位半文盲写自己名字都困难的土豪,八十年代从山西下海深圳发了大财。还有九十年代东北的下岗工人,我也提到了那些国企的,比如在中国军工方面工作的,都是聪明的有文化的人,他们尽管对国家做了很大贡献,但拿体制内工资之外也就分了些房子,他们肯定也对改革开放培育的资本家自然有反感,尤其那些买办的,把孩子送到国外的。

北方南方差异蛮大的,北方重政治和军事,南方重文商。人的性格也有明显的差异,南方人更看眼前的经济利益,北方人更看重权利,也更团结,更有加过情怀。

如果中美真的闹得特别翻了,我估计体制内的人会借此为理由打击中国的买办资本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