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人为白种人,印第安人为黄种人

1492年,登陆并之后殖民美洲的哥伦布将其土著人称为Indios,因为他当初以为他抵达了印度。我在美国也有过说Indian然后对方却以为我指印第安人,而毫无疑问我在指我接触过相当多的印度人。印第安人在美国现在已经几乎不存在了,基本被彻底清洗掉了。

我也想起如何美国舆论有种表面认同印度甘地为印度从英国争取独立的伟大的政治斗争者,这很多因为印度对美国毫无威胁,算跟美国一家人,被美国殖民过,说英语。还有一点是他们高种姓的人大多是四千年多前雅利安征服者的后代,则印度波罗门虽肤色黑一点,但脸型长相跟白人相似,从而他们更可得到上层白人的信赖。

相反,印第安人是一万五千年前从西伯利亚穿过当时冻僵的白令海峡进入并扎根于美洲。一万年多的继续进化未使得他们失去他们拥有黄种人的特征,就看看目前的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为例吧。

不过白人进入美洲后就将他们几乎全部掉了,英国人比西班牙人残忍得多,西班牙人至少与他们女人通婚的。刚得知玻利维亚至少一半儿人口都是印第安人,莫拉莱斯也是它第一个印第安人总统。他对中国很看好,也可以说他来中国算得上一种寻根。

在西班牙殖民地的等级制度里是白人血统最高,印第安血统略低,被运来当奴隶的黑人血统最低贱。好多若不是大多拉丁美洲的有印第安血统的人的父系是西班牙的,从而有了mestizo这个词。

人是血统论动物,这个能从印第安人的被种族清洗看出来,也能从雅利安后代的印度波罗门有机会成为美国公司高管剥削华裔技术苦力看出来。尽管美国华裔总而言之比美国印裔更聪明并学习竞赛成绩更好,但进入了职场,文化氛围一般会使得印裔成为管理和领导层而华裔成为干活的技术苦力层。

那个ChinaSuperpower写过中国人和美洲印第安人应当是自然的盟友,都是盎格鲁白人清洗过或在试图清洗的对象。他好像没有说印第安也是跟中国人长得相似的但如中国人不同在世界舞台和媒体几乎不存在的黄种人。他也写过若不是短期游客或短期出差或征服者,中国人就不应该在任何西方国家,即使中期留学也是有风险的,因为那儿的一些本地人会试图奴役你。在那儿学习工作也主要是给白人当苦力或送钱,科技上很难接触到什么核心的东西,后者一般需要从某种程度利用中国的背后力量。

前几天看了今年国际数学奥赛的结果,中国和美国都227分,但因为中国队在最难的第三题和第六题总得分高于六个成员里五个都是华裔的美国队,中国队得了第一。第三名队和第四名队分别为韩国和朝鲜。前二十几名的选手大多是东亚裔的,其他好多也是东欧的,近五年基本一直这样。而且,在美国,虽然代表印裔精英的学生近年有不少提升,但他们依然比华裔差很多,而同时,印度的印度人表现还是不行,只能排名十几位。当然,数学奥赛属于华裔的相对强项,印裔的相对弱项,光用这个衡量也不太公平,只不过在其他方面中国也比印度强太多了,有些地方也都开始比美国和欧洲强了。

我的一位白人朋友,他也是国际数学奥赛金牌,他一年前多对我说了一句当时出乎我预料的话,其为

说实话,智力上,是东亚人高于犹太人高于白人。

我已观察到东亚人的思维和性格的确与白种人有差异,即使在美国也这样。好多出于文化语言因素,但好多也是生理的,毕竟有了至少几万年分道扬镳的生理进化,在不同的地理环境和气候,这不光影响长相,也会影响脑子的结构。这些脑子结构差异会导致客观智力测试和表现的差异,也会影响信仰上的差异。西方心理测量学家如Rushton和Lynn在他们论文和演讲里解释了冰川时期环境如何迫使了东北亚人进化出黄种人所有的一些独特的代表性物理特征,如其头骨形和脸型。他们说那种头骨形自然使得黄种人脑容量增大并体型更加矮壮,利于生存那种极其寒冷的环境。

黄种人是在严峻环境下一个新的人种进化,其面相及性格文化特征与白种人本质不相容,此为白人在美洲对印第安人的种族清洗以及之后的反日和反华的根本缘故。面对着黄种人,盎格鲁白人骨子里充满着畏惧及藐视,所以基本只接受为奴隶。其他欧洲裔的白人好多其实有些父系黄种人血统,源于进入过法国的匈人,源于征服过东欧的蒙古人,他们都属于欧亚大陆,与亚洲人有过更多直接的接,最与黄种人融合不可的是盎格鲁犹太种族及文化派系的人,他们是血统为本的以夺取他人土地成立过国家并妄想对黄种人进行种族清洗的异类人种,性能和文化有它的强点但长远角度充满了劣势及不完善和卑鄙的自欺欺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