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了游泳

昨天去附近的一个健身房和游泳馆看了看,跟我谈的那个人就说能看出我的身体状态不太好,体型有点变形,尤其肩膀太往前,有点驼背,其实这个问题我早就知道,几年前也有健身教练跟我说过,可以一忙就顾不上这个,只会问题加重,因为我知道我的姿势经常是挺糟糕的。这个跟我做码农有关,但也跟我自己这方面自然就差有关。当然,那人由于想让我在他们那儿花钱,肯定也把问题夸张了。

我上次进游泳池是半年前,也没游太多。我游的也很一般,游的自由泳肯定有姿势技巧不良的地方,蛙泳腿的动作基本肯定也算错的,可是游是绝对没问题的,并游了两个小时,中间的停顿休息也相当少。

我记得五岁时上了游泳课,班里有不到十个人吧,包括一个当时十岁以上的邻居。记得有一个教练把我推进了两米多深的水里,我自己当时看到了深度高于两米,想以此为借口,但依然教练说了个没事儿,然后也确实没事儿。最后一天,有了那儿的所有游泳班级的“展示”或“表演”,我在的当然是最初级的班,然后我所展示的却是勉强并扶了几次墙游到底。我妈妈对我的这些表现当然是相当生气。

在美国上小学三年级,有一位女生过生日请了班里所有人去游泳,记得那次一进水怎么扒拉扒拉都会不得不沉下去,最终不得不戴上救生衣游,感到好尴尬啊。不过,之后那个夏天我却学到了游起来没问题的地步。

记得在美国长大时有个华裔孩子通过我们父母互相之间是朋友认识,他一直搞游泳比赛,小学初中时成绩好像不错。可是他爸长得较矮,低于一米七吧,他也偏矮,我妈觉得他游泳最终很难有啥希望。说的没错。高中时,有一位比我小两年级的华裔也在游泳队,他好像还比出些名堂来,进了什么junior nationals,我问了他我之前熟悉的那个人如何,他却说他算游的比较慢的,这毫无疑问跟他的个子。但那个人依然算比较athletic,之后也练出了不少肌肉。衡量一个人是否athletic其实更多看人的整体身材素质,个子偏矮只会影响某些身体不够大物理上不得不限制竞争力的运动,如游泳,如篮球,如田径的某些项目。这让我想起,普京也很矮,才一米六五,但他毫无疑问是个比较athletic的alpha男,我看过他带领一帮俄罗斯青年人滑雪的视频,也知道他即打过老虎,又驾驶过战斗机。当然,更关键的是他的领导地位与他的形象加姿态的混合。斯大林好像更矮,腿还有点残疾,但他更给人一种alpha男的形象,更令西方白人畏惧。在俄语里,钢铁用英文字母念为stal,所以Stalin恰好被称为“钢铁男人”(человек из стали),与他的形象和作为特别符合。钢铁象征着工业化,而且是在他的领导下,苏联实现了即快速又高含量的工业化。

美国有些人特别爱说什么alpha男,beta男,并亚裔男在他们眼中大多是身材小,nerdy,顺从性的beta男,中国人倒没有什么太类似的,当然也可以说潜意识也有。这让我想到那个徐物理教授在他博客上还会偶尔炫耀他的体育成绩,很可能为了表示自己与典型的美国亚裔beta男恰恰相反。可是alpha还是beta不光是看身材和体育,也看性格和整体形象,也看种族。比如,在美国Jeremy Lin依然被犹太人金钱控制的NBA和媒体所歧视,这跟他是个美国华裔很有关系,因为在美国,在英语文化里,黄种人本质上不可能成为真正的alpha男。相反,姚明和易建联有中国背后的支持。在中国,由于是香蕉人加上台湾背景和公开的基督教信仰,Jeremy Lin也没有那么受欢迎。徐的能力,成就,和对自己的展示能让他在美国有较高的地位,显得相对比较alpha,但他依然受到取决于他的种族的局限。在中国,媒体可以很容易把他打成与美帝国主义合作的买办亡国奴,彻底毁掉他在中国人眼中的形象。所以一个男人alpha还是beta不光看客观能力和个人性格和姿态,很关键是背后的宏观媒体势力所塑造的标准。

所以一个人要当alpha男不一定需要体育好或身材大,更重要的人所在的环境如何看待他,他与环境的关系。简而言之,有能力很重要,但进入配合并支持自己的背景和能力的环境可以说更有决定性。当一个真正的alpha男必须自己非长自然就被人视为alpha,如果需要勉强,如果氛围默认要求你证明自己,那就不是真正的alpha男。而且一个真正的alpha男,若标准高一些,必须具有一种影响并推动主流氛围的角色。如果主导媒体主导文化的人与你本质对立,那你当真正的alpha男是绝对不可能的。一个需要求别人接受的人也绝对不可能当alpha男,最终被接受了本质上还是个beta男。换一个角度考虑,真正的alpha男的alpha作为和气魄牛到他的短板,他的失误被视为无关,甚至被赞扬为使他alpha个性更加神奇的特点。

什么是alpha的,什么是beta的经常是非常主观的。人无论多么理性都有自己的品味,自己的主观看法。可见影响人们的主观感觉的势力是多么具有决定性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