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歧视

昨天有一位中国人问我在美国是否应该用英文名,而非美国人较难念的写以拼音的中文名,我说还是用英文名吧。姓呢,没法改,至少很难改,但是这让我想到,如果想在美国混,港台的非拼音中国姓比大陆的拼音中国姓还是有明显差异。毫无疑问,拼音发明是为了帮助大陆人提高识字率,不是为了让西方人容易念,因为很明显,拼音是非常不符合英文的phonetic(表示语音)规律的。西方人只要不是那种特别无知,看名字就能看出来是大陆还是港台,然后有个港台非拼音中国姓在西方人眼里毫无疑问是一种相对加分,不光是更容易念,还是更“自由”的阵营。所以把个什么Cai改成Tsai对于在美国混是绝对有利的,那人跟我说却看到过大陆背景的人为了融入美国还真的这么做过。说起这一点,我想到了做到微软直接报告给CEO的Harry Heung-Yeung Shum(沈向阳),我妈妈还认为他是新加坡人,我说不是,是大陆人,但是因为好像在香港读了硕士,才能把自己伪装成香港人,若就给别人看个“Harry Shum”,有人都会以为他是白人,这和原来在同一个级别的而离职的Qi Lu恰恰不同。

说起这个,我自然想到我跟一位俄罗斯的俄罗斯人通过他的mail.ru邮箱有过交流,我倒是想找个我在美国的俄罗斯朋友,让他用个mail.ru的邮箱投个简历试试,看能得到什么样的反应。

说起这些高等非PRC华人,记得有一次和几个人谈美国的成功华人人士,如Kai-fu Lee,如Steve Hsu,都有特别明显非PRC的中国姓,两人也都和美国中央情报局有过联系。和我谈话的一位的反应是,“问题是,一旦Lee和Hsu这样的人需要为了自己的事业或者他们香蕉孩子在美国的未来而争取,他们是会毫无犹豫的伤害我们”。这个观察也毫无疑问是非常政治敏锐的,我当时都没太那么想。不光是这些非PRC华人,就是第一代大陆移民,尤其是在美国养出香蕉人的那种,很多也会这么做的。这些人对中国更多是一种政治负担。与以前相比,中国顶尖人才多得多了,现在不那么缺了,那些有美国利益冲突关系的专业水平再强,经常从政治角度考虑也是不划算的。这个后果或许残酷难以接受,但是也可以怪他们要不鼠目寸光,就是过于自私自利或未培养好自己的孩子,并必为此自食其果。种族和国家的分界线是不可能完全跨越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