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几位华裔理论物理学家的感想

我昨天晚上和一个人在微信上聊天,提到了张首晟。我是这么说的

做了物理学家不应该做的事情

搞风险投资

他的确能力超强,但运气也太好了,你知道他的邻居是犹裔的斯坦福计算机教授,该教授创办了上市公司

他并做了天使投资,赚了一大笔钱

最后好像他的风险投资大亏本了

运气没有跟随他一生

他好好做物理等着他的诺贝尔奖

即使他没有死因为他搞了天使投资,诺贝尔奖估计也很难轮到他了

如果没有参与商业,得应该没问题

你知道我看到过他一次,在湾区的餐馆里

我和朋友吃饭,看到了他和他老婆和另一对夫妇吃饭

他祖父是清朝进士,父母是上海工程师,15岁考进了复旦,后被公派到德国,20岁读完了理论物理硕士,然后24岁在美国石溪(杨振宁在的学校)得到了博士

30岁成了斯坦福助理教授

没过几年就终身教职了

他的诺贝尔级别的突破好像是06年他40多做的

之后得了不少大奖

本来以为这人会是一生大赢家

没想到突然就死了

我觉得杨振宁比他强多了,当然时代不一样,杨振宁没搞什么商业活动

比较纯的理论物理学家

杨也不说大话

张后来有点呵呵了

我觉得他搞风险投资有点毁掉了他的声誉

他都进了理论物理的天堂了

拿着个稀罕的斯坦福终身教职搞风险投资,不遭人恨才怪呢

又是个大陆移民

他那风险投资也不算啥,一共就4亿多美金的钱,从中国机构有钱人忽悠来的

在硅谷算边缘

他号称要给硅谷和中国搭一个桥梁

张首晟的去世

我看过他的一个视频

在斯坦福搞了个启发美国长大的中国孩子的活动

然后还跟旧金山领馆一个人聊了聊

在里边装逼中美和好,说你们第二代人在美国不像我们要拿到绿卡,应该追求你们的爱好

全都用英文讲的

说自己文革时候长大那时候不鼓励学习

然后因为中国太落后了,要做理论物理必得留在国外

我看的时候当时他可是大人物啊,说什么都得当回事,现在呢,他的名声我觉得不算太好了

我在我那博文里写了

因为在美国他在演讲里扯了扯美国国家的创始人Ben Franklin, John Adams

我好像是2016年看的该视频

那时候我还没太自信,他是大人物就非常把我震住了

他那演讲好像是13年的

我觉得这两年我的政治表态有了很大的更左的转变

我更感批判美国了

我觉得中国人不要学什么美国国家创始人,这跟我们没啥关系

跟中国基本无法融合

要谈国外,新中国是基于前苏联的,绝对不是美国

在美国这么说会被人排斥,但我现在不在美国了

英文也这么写了写,人家能把我怎么样呢

还是按照毛的话,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地位比较高的家庭

肯定对毛对gcd比较排斥

张首晟在那演讲里说了他家有好多人民国时期念了文科大学学位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苏联文化真的进入了中国主流被人民接受了

比如那些歌曲

美国呢,还真没看到这一点,有些美国文化在中国,但都缺乏深度,难以有永久性

我对杨振宁特别看好因为我觉得他不是那么利己主义的人,又是划时代的理论物理天才。他的地位比和他一起得诺贝尔奖的李政道要高一些,由于他的杨-米尔斯理论(物理我没学过,但是他的相关的数学对我并不陌生)。杨振宁李政道都来自于精英家庭,杨的父亲是清华数学教授,解放后好像成了复旦大学的数学教授,这个我从读关于谷超豪这个人的资料知道的。李政道的背景我不怎么知道,好像他来自于资本家家庭,后来去了台湾。我记得在原理论物理学家后搞量化金融的Emanuel Derman的My Life as a Quant里,他写到他在哥伦比亚读博士时,观察到了李政道的性格非常可怕,是个”holy terror, the emperor of China and the Pope rolled into one”。好像李政道当年坚决不要回国,说了个”I don’t want my brain to be washed by others”,翻译成中文就是“我不希望我的脑子被别人洗”。Derman的书里也提到了这两位天才华裔理论物理学家后来的决裂。说起这一点,我知道杨振宁对今天的高能物理不太看好,强烈反对中国投对撞机,因为那个领域已经几十年基本停滞不前,而李的看法可能恰恰相反。不用说,理论物理是非常抽象,非常纯粹的学科,好多搞那个的人觉得自己智力超常,在探索最基础的自然规律,有种优越感,其他更应用更试验的科学家他们经常都瞧不起,就不用说什么蓝领工人了。杨说的没错,那些东西,尤其是在已经非常成熟的现在,真的没啥用,也不会有啥用。我还想起读到一篇文章,有杨振宁鼓励年轻人大胆为中国人赢得国际话语权,被我牢记了。我想凭我的天分(我的确有一些,在数学和编程竞赛得过些奖,也学了些纯数学,上过研究生的课,并在这博客上写了一些,如果时代不一样又有足够好的环境背景,成为不错的数学家或理论物理学家绝对是有可能的。现在呢,我能在其他地方实现远远更大的价值。

网上,如在天涯网,看到过一些人骂杨振宁,骂的的确过度,不太公平。有人指责他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没有回国,还入了美国籍,等着祖国过了难关,他回来养老了,并享受着高于人的待遇。对于这一点,我只能说他回来虽然不做第一线的科研了,但依然通过他的威望和关系为中国做了很大的贡献,比如图灵奖得主姚期智好像是他引过来的。还有,中国在毛时代也有其他理论物理学家可以为中国的两弹一星等等,做些理论设计计算工作,他可能理论物理更牛,但叫他做那工作,也不一定比那些其他人做得好,做得快。如果他得了诺贝奖后回来,那最多也就是个中共的又一个政治胜利,那时候理论物理研究到中国做个啥啊,理论物理和计算方面的应用研究工作他的确可以做,但中国也有其他人也可以做,根本没那么缺。

杨振宁回来后还是为中国做了不少贡献,引进了人才,并警告过美国教育的危险。李政道一直留在了美国,80年代留美的CUSPEA是李政道搞的,但是我倒没有看到人大骂李政道鼓励了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人才流失。

今天,我在试我的Disqus搜索服务,部署到了disqussearch.com,而且在https://pacific-waters-11622.herokuapp.com的依旧在,让我有点烦的是发现heroku的那个性能还好一些,通过查username=infoproc,query=feynman。Infoproc是Steve Hsu(徐道辉),他也是理论物理学家。用他的用户名测试,我不得不老看到他所写的

The scholarship has gone to students from eastern Europe as well as Asia. The goal was to bring talented students to Caltech who might otherwise not have access to world class sci/tech education. Globalization has advanced so quickly that perhaps this isn’t all that necessary now.

I’m not as pessimistic as GM about the US. My father was a very patriotic Republican — he loved Ronald Reagan and knew a lot more about communism,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etc. than US “intellectuals” (academic fools). His family back in China had to live through it.

My brother and I both seriously considered attending the military academies when we were in high school (probably not a good fit for me, in retrospect). His son is a Marine ROTC officer candidate, soon to be commissioned.

The dream of citizenism is not a dead end. Society can evolve. Also, keep in mind the genomic technologies that are right around the corner.

看到这个不得不让我觉得徐这个人有点自欺欺人。他是蒋介石的远亲,他们家曾经有钱有地位并反共,可惜的是他们早就输了,不过他看来还是不服,还妄想搞政变雪耻,拿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钱01左右在中国搞翻墙基本失败了,现在还那么公开了说起他和他哥哥曾经认真考虑了为美国当兵以及他侄子已经在这么做了。看来他还是在拍白人的马屁啊,但也不等太怪他,在他那位置,为了生存或许不得不那样做。很难说他心里到底怎么想,因为我不是他,但能感觉到他对中共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排斥和恐惧心里。他的一个合作者,祖父辈是国民党军官去了台湾,我跟他很熟,曾经经常一起玩,记得有一次他说中国75年没比印度强,我说呵呵,62年印度就被中国打的那么惨,而之后他却不承认战争结果对一个国家地位的重要性,让我觉得他这人傻逼。当然,他技术能力很强,不过政治上,社会观上,他那样的确是个傻逼。所以那些高等华人,我尊重他们的能力,但是我不尊重他们的政治观点,选择和组织能力。只能说他们成了亡国奴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