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关于所谓sexual racism(性感种族主义)的想法

刚才把下面的照片发给了一位女生,问她对这美女如何评价。

extremeb2bleads.com-advert

她的评价我就不说了,没有那么高。我就说说我自己的评价吧。可能还是过于受美国媒体文化的影响,一看就觉得是典型的身材好,金发碧眼的来自有钱背景的白人美女。毫无疑问,她显得非常白,这种女人在美国是根本不会搭理我的。记得有一次,在个小博物馆里快要关门了,碰到了一个白人姑娘跟我差不多大吧,不是金发的,颜值仅仅可以,我就试试跟她聊了,一开始好像找了“理由”主动跟她说几句,比如“这博物馆什么时候关门”,或者“你觉得这博物馆的美术如何”,之后我问了她他是做什么的,“她说她在华盛顿DC一个美术的non-profit工作”,我也跟她说了我是做软件开发的。没多久,她对我的态度就是一种”alright bye”。

之后,我跟我的一位超级聪明但由于他为找不到对象的亚裔男nerd极其自卑的朋友说了这件事,并问他,“你觉得这类女人如何看待我们啊”?他的回答是,“我们对她们基本不存在”。

别搞错,我可对这种女人一点兴趣没有,当时这样只是一种尝试而已,玩玩。我好想已经写过,美国长大的女人对我基本都太垃圾了,或者是,文化性格完全不匹配。

上面图片里的美女自然让我想到好莱坞及美国主流媒体塑造的白人优越主义金发碧眼美女的印象。如Nicole Kidman, Naomi Watts之类的明星。这些人可以说是所谓white privilege/white supremacy的典范女性,在美国主流媒体具有比较中心的地位,就连我这种不太关注好莱坞美国主流文化的都不得不知道。这样女人不仅非常漂亮,又来自有钱有社会关系的背景,所以好莱坞却大量投入并培养她们,给她们影片里有钱高贵女人的角色,好塑造一种白人至上的感觉,就是白人男不仅最有钱有权,女人还是最漂亮最时尚,具有其他族裔女人没有的魅力,并享受着其他族裔女人不可能的优越。

好莱坞对于东亚裔尤其racist。在好莱坞里,东亚男性就是无趣无性感性格软弱的书呆子,而女性被当做渴望并顺从白人的easy girl。ChinaSuperpower说好莱坞是犹太人对华人进行种族清洗的媒体宣传工具,这基本正确。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虽然在美国长大,我没怎么关注美国的主流文化吧,那些也就偶尔看看性感玩一玩,没有太把它当回事儿。

说起犹太人控制好莱坞,就想到我前年看了1963年出的Cleopatra,就是那西方文化里众所周知的埃及女王,但埃及女王却让谁演了?让出身于美国英国贵族家庭的后转化到犹太教并公开支持锡安主义的Elizabeth Taylor。可预料,这对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是极大的侮辱,引起了不少愤怒。这一点就暂时不多评论了。

好莱坞也塑造了一种中国(更具体一点就是PRC)特别不酷的形象,用英文说就是”communist”, “dictatorship”,”totalitarian”,记得著名犹太导演Spielberg 2008年还要为了人权抵制奥运会。基本肯定,他是和半暗藏的反华分子,如好多在美国身居高位的犹太人。美国主流媒体还塑造了一种中国大陆特别不好,而其他那些在美国阵营里的东亚国家的人远远更受欢迎的感觉,在美国他们爱明确区分PRC和港台。所以ChinaSuperpower说的美国只接受东亚人为苦力或性奴隶,这种说法可能夸张但方向是正确的。

在美国这方面统计调查都屡屡得到东亚裔男在找对象上得远远更好,年收入要高20万以上,才能竞争过一个白人男。据我的个人观察,基本是这样。简而言之,钱不等于地位。在美国,东亚裔男地位就是最低,他们可能学习好,能当个好的工程师挣不少钱,少数能通过技术创业发些财,但他们的种族背景依然让他们地位低,政治上和媒体上非常被动,要想混到高层必得顺从白人的那套。

女人好的多,但简而言之,白人社会自然利用他们为分裂工具,给女性(尤其那些崇洋媚外的)很多的提拔并给男性不少媒体上的侮辱和事业上的绊脚石。并且,能出现在美国主流媒体的东亚裔经常是私下和白人男睡觉的,对美国主流媒体,他们才是美国东亚裔的代表,就如美国媒体经常愿意把港台的买办亡国奴化为中国文化的代表。谷歌脸书两家被犹太人控制的公司基本都推崇这种文化,在领英上查到了脸书的华裔VP基本都是女的,在谷歌我看到的最高的大陆人好像也是个女的,也仅仅是同等于VP的级别。

我对美国社会这些基本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基本好好做自己的事情,假装这些不存在,跟我没啥关系。后来就越来越觉得我去更主动的与这些稍微“耍耍流氓”比再当一个模范也不太模范的美国亚裔男远远更有意义。这自然让我想到中国人也可以制造一些种族清洗对犹太人的宣传好好玩一玩,犹太人一直在试图通过男女和大陆与港台对中国人进行分裂,我们也可以试图多挑起白人与犹太人之前的矛盾。

最重要的是一种心态上的转变,要感谢我直接接触过的一些犹太人和远远更多我网上看到的犹太人的催化作用,我已经这两年有了非常大的心态的转变。在美国,一位著名的电视主持人可以说个杀所有中国人开个玩笑,那在中国我们也可以多发明些将犹太人亡种灭族的说法。本质上,双方是对立的,不是犹太人更聪明又爱民主自由,是中国的崛起不得不夺走不少犹太人的蛋糕,他们搞那些傻逼宣传政治诡辩是因为他们对中国人充满畏惧。而且,少数犹太人的蛋糕密度过高,他们控制着太多美国和全世界的资源,而中国虽然这些年富有强大了,人均还算相当穷的。随着中国更加强大,犹太人只会更加将美国越来越有限的资源集中到他们自己手里,而这正是挑起白人与犹太人之前冲突的好机会。美国是盎格鲁萨克逊要不是夺取就是创建的国家,犹太人只是后来者。同时,近代科学也是源于拉丁基督文化,而非犹太文化。这些都表明犹太人没有什么独立的文明,更多是会寄生于别人。我的对犹太人更加反感的白人朋友也跟我说过人类文明是欧洲人和中国人,不是犹太人创造的。

还有,我今年得知鸦片战争也是犹太Sassoon家族为了他们自己的金钱利益挑起的,这更加给中国人仇恨犹太人的证据。历史在不断说明中国和犹太主导的西方是无法融合的,而且面对犹太人,英文文化是最最软弱的。原苏联红军军官Andrei Martyanov说过犹太人改变了美国,俄罗斯改变了犹太人。我学过一些俄文,能看出他们的语言和文化比英文的更有深度更有含量,中国的就更不用说了。英文界文化看来是无论如何都不服俄罗斯,也不服中国,对他们,只有种族清洗彻底征服才能满足。我们在不断的试图妥协,试图和平共处,可是屡屡失败。先欲亡他方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我们其实想和英文界和好,想和犹太人和好,可是他们的表现和态度如ChinaSuperpower说的,只接受奴隶,不接受任何接近于平等的对待。所以后者是需要逼出来的。因为犹太人掌握着英文界的金融,媒体和政治,他们应该承担主要的责任。最近的发展让我越来越觉得枪炮无论物质的还是舆论应当集中在犹太人身上。

对于少于反对犹太主流的犹太人,我表示抱歉。很多是好的,可是他们无法足够影响抵挡主流,他们也承担集体责任的一部分,他们也得有所损失。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犹太人引起对他们的不少恨之入骨绝对不是无缘无故,他们得承担责任,如果他们继续这样下去亡种灭族是绝对有可能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