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国骗子李开复

关于他,我2018年9月在知乎上发表了回答,对于为什么越来越不喜欢李开复的问题。

昨天,看到了搜狐上的别了,李开复–奇特“导师”不为人知的二三事,自然想起了我最初对李开复的认识。这篇文章我也微信宣传了一下,以下文字为介绍

记得高一时一无所知的我却被他的一本书所忽悠,当时基本只在美国学校环境中,对互联网行业并不了解,并对此有一定的敬畏感,所以这样的人写的东西,我自然就信了,当时我还无疑的把美国顶尖学校和技术公司非常看好,了解中国好多以美国或美国华人的眼光,后来慢慢通过知识和经验的积累敢于得出了在美国难以想象的结论:中国核心科技从美国根本没有得到多少,远远更多来自了前苏联,微软和谷歌算不上多么核心的科技,门槛没那么高,尤其后者主要依赖英文互联网,李开复在严重污染中国青年的世界观,最好和美国保持距离,有些贸易和学术交流就足够了,把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放在发展中国自己的企业和机构,让那些给美国当买办的人彻底边缘化。

那本书《与未来同行》是我妈妈在读,我妈妈建议我读的,当时我的中文也不太好,但是那本书用的都是非常通俗的语言。记得当时我妈妈跟我说李开复当了微软的VP,又当了谷歌的VP。我爸爸妈妈都不是做软件开发员的,不是学计算机的,对计算机知道也很少,那时候我对计算机也一无所知,可是我的数学在同学里算好,自然我妈妈可能想我将来会对计算机感兴趣,并能把我引进这比较挣钱的行业。后来,我也在硅谷大公司当过码农,李开复当高管的这两家巨头我也都拿到过做软件开发的工作,在那些地方认识不少人,了解他们是怎么回事。

反正记得李开复在那本书里写的都是他的教育哲学,人生哲学,没啥真正特别有含义的东西,大多是比较神话硅谷成功的人,说美国如何如何好,中国教育和学校如何如何有缺陷,好多那些我当时可能都相信了。

后来,我学了计算机科学,写了直接影响上万用户的代码,了解这个行业是怎么回事儿了。同时,我也上了研究生的数学课,在高中和大学数学竞赛都得过一些不算大但不可忽略的奖,至少证明了我有一定的能力,认识了一些数学博士等等,就不那么好忽悠了。同样,我的中文也大所提高,让我接触到了一般在美国的人很难接触到的信息,更正确的了解了中国的历史背景。

说起中国的历史背景,李开复是国民党后代这一点,我最近才真正知道,当前,只知道他是台湾人,初中来了美国。他爸爸却是黑中共的“历史学家”,伯伯和叔叔都51年被人民政府枪毙了。非常明显,他有强大的势力背后支持他在中国搞渗透,这一点,我也是2018年才真正认识到。

在美国长大以美国的意识形态为标准自然是默认的,长大时所听到的对于中国都是中国制造质量差,中国缺乏创新,中国需要跑到美国才能更有creativity(创造性),看到最好的华裔科学家工作都是在美国做的,李开复写的也基本朝着这个方向。我来到美国是因为父母来,长大听到的好多是,能跑到美国的人都有一定的能力,因为我们有能力,你才能在美国享受优越的生活这类的话。得到的总是一种中国不行,小时候太穷,而我们那代的美国人都有资源活远远更丰富的生活,所以中国人都想跑到美国来,都要学习美国。简单的例子,那么多中国父母在美国叫孩子学钢琴,是因为他们自己小时候没那个机会,把它看成作为成功父母的标准之一,而且还会和其他父母比。

后来,我慢慢发现大多这些我接触的第一代移民的观念有很严重的问题。对于他们小时候的中国,个人是穷,没有钱,他们都学不了钢琴,但这不意味着不会有极少数孩子,来自特殊家庭或者特别有天分的能得到一些国家的资源成为钢琴演奏家(反正一个没很强的音乐天分的人学钢琴意义价值不大)。对于很多东西,他们看得非常表面,缺乏远见。他们觉得他们自己能和美国有关联,有不得了了,即使自己没啥地位,就是个非常普通的工程师,没想到白人都根本瞧不起他们。然后,一个在美国稍微混出点名堂来的华人,如李开复,那在这些人眼里就不得了了。

说实话,实质远远更重要,要看你懂什么,做了什么。美国也有底层,也有中国人跑到那儿刷盘子的,的确美国的牌子当年很有价值,但这都不是永恒,现在美国的牌子就远不如以前了,而会继续朝着这个方向走。随着这个趋势,李开复现在也不行了,现在中国人更加觉醒,更加认识到他也就是微软和反华谷歌的狗仔了,中国代理人。他那种做法不可能给他永久性的地位。因为他曾经忽悠了不懂事的孩子的我,成年的了解世面的我只会对他更加反感,就让他自食其果吧。

李开复骨子里就是美国买办人,他的心中使命就是把中国的政治形势破坏到永远受制于人的局面,好实现他的“洋人第一,他们第二,中国人最低”的梦想。他是帝国主义解放前在中国养育扶持的政治癌症的后代,这个癌症被杀掉了不少,而他却在妄想其复活。一位身不由己在美国长大的中国人支持中国人民全心全意彻底扫除李开复之类的害人虫!

记得我有一次提到了李开复和Steve Hsu(一位拿了CIA的钱以他的互联网安全公司在中国搞渗透的蒋介石的远亲)为非常成功的美国华人。对方的反应是“问题是一旦美国对他们施加一定的压力,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背叛我们,伤害我们”。不光是李开复和Steve Hsu,凡是在美国养了没有退路的香蕉孩子的第一代移民,基本都可以给出这样的判断,例外是有,对那些例外及他们的孩子,我的忠告很简单:想法尽快脱离。

这些人都算代表性的国共分裂的遗产,而美国社会一直在提拔他们那样的人利用他们对中国进行分裂,对中国威胁最大的不是反华的白人,而是这些不中不洋三观不正的买办人。我个人一直在想如何能够让我的人生活的做的更有意义,更有价值。或许凭着我的天分,我却能在某理工科领域做出点名堂来,但我觉得在美国我所接受的环境和机会,我的这方面的天分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即使那条路走顺了,早晚还是会面临一定的尴尬,因为我的经验告诉我,无论个人混的多么杰出,华人在美国是难以持续的,那种环境对华人一代一代的传承是非常打压的,而这集体因素很难不影响到个人。

所以我更愿意利用我的能力和背景帮助中国打倒李开复这类的汉奸,巩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为中华民族赢得更加和谐美好的未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