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好元旦

元旦过的挺舒服,挺充实的。节日调休周六上了班,也没偷懒,完成一些工作,然后就回家好好休息了。本来还没想放三天假做什么刷时间,但回到家后就想到了可以看看那连续剧《敌营十八年》,该剧我从知乎得知,由于某人在那儿评论上以其做了个有趣的比喻。之前我也只看了第一集和第二集一点,而这三天一过,我就看到了第九集了,可以说看了没多久就被真正吸引进去了,一开始还觉得这种红色连续剧会不会有点无聊,看不下去,所以没去看,只是其主题曲和片尾曲做的比较好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并听了好几遍。可以说该连续剧比较吸引我的一点是里面的滕玉莲实在太漂亮了,又是贵族家庭出身的地下党员,从而我得知了演她的戴娇倩,网上查看来还相当有名。由于长大在美国,我对中国的演员这些还比较陌生,知道的也大多通过互联网。比如,中国所谓的国家一级演员我还是最近才知道的,我认识的一位将此形容为“中国特色的东西”。我想起我认识的一位在美国读数学博士的男生有一次还跟我说长得很漂亮的孩子自然会被引进演艺这行,他这么说也让我觉得挺好笑的,至少挺有意思的,毕竟这种话不会想象一位数学博士生主动去说,至少很难想象一位在美国的搞纯数学的人用英文这样。这其实总而言之我觉得很好,更证实了中国没有像美国那么强的nerd的概念。想起这事儿后,我又向他回忆了这并好奇问了问他是否知道戴娇倩美女演员,他说不。

a1ec08fa513d2697dba193bc57fbb2fb4216d8e5

8435e5dde71190ef456ff0cece1b9d16fdfa600e

简单从百度百科抽取两张滕玉莲的照片让读者欣赏欣赏,当然,想真正感受到滕玉莲的漂亮优雅加上机智勇敢,还得看看或至少翻翻连续剧。

一说起《敌营十八年》里的美女,我认识的一位女同志却以为是阿斯茹演的,又说阿斯茹也在另一个连续剧里演了匈奴公主。在该剧里,阿斯茹演的不是最吸引我的滕玉莲,而是康瑛,剧里和男主角江波生孩子的妻子,她所预料也是地下党员。不过对我,康瑛长得仅仅不错,没有像滕玉莲那样不一般的即漂亮又纯洁。从百度得知演康瑛的阿斯茹其实是蒙古人,这我都没能看出来,当然这很符合演匈奴公主。后来想,蒙古姑娘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如果我娶个蒙古姑娘,我至少可能吹自己的孩子是成吉思汗的后代。;)

剧里另外一位美女就是国民党省党部书记员罗茂丽,她也挺有吸引力的,不过与滕玉莲相比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可以说还是逊色不少。

中国女演员这边,我还可以说最近也成了总政歌舞团歌手钟丽燕的粉丝,得知她是通过YouTube上碰到的她演唱《小路》的视频,记得她那个演唱的气魄当时打动了我的心,给我留下了无比难忘的印象,她的歌声是独一无二的。至今,我已听了她演唱《小路》,《感恩》,《祖国,我的最爱》,《飘落》,还会有更多。这周末,我也把她的
http://tv.cntv.cn/video/C17743/ec7d65a6b68b442be5ae0c8f967e16d6
https://www.iqiyi.com/w_19ry3v97qp.html
发给了帮我做英文到俄文翻译的非移民的在俄罗斯的俄罗斯朋友,并也跟他说了个happy new year。他对钟丽燕的评价和我的差不多

I watched the lady singer, she’s just flawless in her performance! That’s a good gift ;).

音乐和连续剧之外,我也回了家和我奶奶和伯伯待了几天。可以说让我最得意的是帮着他们出去到超市买了些饭菜。我也和伯伯聊了不少。比如,说了一些关于美国好多华人那政治白痴的德性,他也觉得美国已经把他们洗成脑残了(当然,也可以说倾向于脑残的人才会跑到那儿那样表现)。具体一点,我提到某一个家里跟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没搞好关系的人在申诉美国名校对亚裔孩子的其实,并且这个人是反共分子,抱怨共产党就是把人当成工具,螺丝钉。我一跟他说大部分人都是工具,美国的挣最低工资的人也是工具,那个人还回避,说美国不一样,有“民主”,“自由”,“人权”。我伯伯的反应是这个人尽管中国名校毕业是政治傻逼,或许是为了在美国能够心里过得去才这样自欺欺人。一提到那人还赞扬北洋军阀,我伯伯就说这人有病了。可以说接触他也影响了我回国的选择,美国华人竟是这样的傻逼,而且还有港台的那些,我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我想离这种人远点。一问我伯伯他是否知道美国华人这样,他说不,离我太远了,然后我的反应是回国后也基本把那些人忘掉了,在中国跟我无关了,只会偶尔说说笑一笑。夸张一点,在中国待了一阵子有种逃避精神集中营并感受到其遗患之感,当然正面来看,用我伯伯的话,也接触了那些好多港台的海外华人,开阔了眼界。港台这一点,我也跟我伯伯说了他们有些会以简体字这种相对边缘的问题诋毁共产党和大陆,称之破坏中国传统文化。我伯伯的回答是当时简体字是因为好多共产党干部文化水平都不高,希望他们识字容易一些,他也同意了我的国民党叫他们的士兵们喊一些文言文口号傻逼的观点。这种做法表面貌似自己有文化,高等,实际上是很虚伪的。

我也跟我伯伯说了马里兰大学杨舒平毕业典礼演讲黑中国的事件,他好像还说了个“那她傻逼啊,不是你的女朋友吧”。在这一点,我只想说在我眼里,大部分在美国长大的华裔女性都被美国洗的一塌糊涂了。记得大学时我还有一阵子喜欢过一位,尤其是得知了她SAT考了接近满分,并且还提前两年上了大学,得知后就更想认识认识她。可是她的性格和我不配,她的某些表现让我失望,她偶尔说中文,但是语气和语言类似于一位中国小学三年级的女孩儿,这一点其实我从某种角度而言还觉得挺可爱的,但是这种可爱不是那种有持久性吸引力的可爱,更多是一种玩的可爱。我能想起她的几句话,比如“我喜欢吃,睡,玩”,她说的竟是这类话,中文词汇量可能比中国小学三年级的孩子还差呢。后来,她开始烦我了,并且或许我对她的表现也接近了可被视为sexual harrassment的地步,然后就不跟她来了,反正她一点不适合我。大学毕业后,我还帮助了一位哈弗大学的高中得过一些不错的竞赛奖的女生准备算法和写代码的面试,通过一位国际奥赛奖牌得主朋友介绍,一开始对她感兴趣,结果也是很失望。相反,对于在中国能够接触到更好的,至少更适合我的异性类,我还是很乐观的。当然,我目前还比较缺乏经验,不过这是在中国可以更容易改变的。不像在美国,接触到的女性要不是根本不会了我的白人,要不就是主动接受美国文化脑残化的(伪)东方垃圾及其后代。

对于我能够在遥远的异国他乡长大但未如绝大多数我这样很小去的那样对祖国的文化几乎彻底失去联系,要感谢父母,感谢家人,感谢百度,感谢央视,感谢苏联歌曲,感谢党给我留下的红色基因,感谢某些启发帮助我的我在那儿认识的从中国过来的人,让我认识到更大的世界没有美国学校里的文化那么渣,给了我不少精神力量,使得我大多抗拒了美国的精神污染,忍耐了一种孤独的成长环境,最终让我发觉到我还是可以离开美国回到我自然的地方。

同志们,朋友们,新年快乐!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