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首晟的去世

周四,我认识的一位同样搞理论凝聚态物理的人微信发给我了张首晟去世的消息,让我感到吃惊。这么牛逼的人,不光有资格得诺贝尔奖的理论物理学家,而且还很有钱,好像他90年代末凭他斯坦福大学教授的关系做了搞虚拟机器(virtual machine)的VMware(其创始人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教授)的天使投资,赚了一大笔钱,也得到了为后来做风险投资的资历和关系。一流理论物理学家很少是多么有钱的,美国名校物理教授每年也就15万,最多30万的工资(当然,现在极少数最牛的理论物理学家可以通过什么突破奖发点大财了),而张首晟成为了极其罕见的即大物理学家又大发财的人,一种几乎不存在的令人惊叹不已的人生赢家。可惜他近年做得过度了,最终出现了悲剧。可以说他当初运气太好了,拿到的教职确是斯坦福的,才得到了这种天使投资的机会。反而他要是是什么麻省理工或哈弗的,很难想象到他这么去做。可是,反过来,也可以说最终好事变成了坏事,他的这种运气所迎来的成功引发了他后来自以为是的做一件物理教授不应该做的事情而运气不好彻底倒闭了,英年夭折失去了得诺贝尔奖的机会。

记得2015年底,我在湾区餐馆跟朋友吃饭看到了张首晟在另一个桌子和他老婆和有一对夫妇一起吃饭谈话,当时,我已经知道他是非常有名气的斯坦福理论物理学家了。可能那时候我也知道他搞丹华资本这件事情了,感觉是他在利用斯坦福大学物理教授的威望为中国人在硅谷争取一些地位,不光要当大物理学家,还要当什么民族领袖,民族英雄。当然,我也意识到他拿着美国名校的终身教职来为中国人搞VC真的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会引起别人对他的不满,不过他在那种位置,别人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不过,一些主流的白人VC若对他有仇,我想还真的能让他的风险投资商难以持续。我认识的那位与张首晟稍有过接触那位物理学家是说在风险投资界他根本不算啥,老美根本不会买他的帐,只有中国人会因为他的位置听他忽悠。比如,我在美国认识一位斯坦福大学的本科生,女生,也是学物理的,她跟我说她妈妈还会参加一些湾区张首晟讲VC的活动。那个人也说他的VC的钱也没有那么多,也就四亿,输一次就基本输光了,下面的图来自方舟子。

DtzCC49UUAAAC-Y

如那个人所描述,输光了给他融资的人就要找他打官司了,而且会揭露他的一些非法的操作,就是不自杀也得坐牢了。

我还记得有一次网上看到了他的一个视频,是在斯坦福大学举行的那种启发美国华裔中学生那种活动,网上可以搜到,那里边他讲了他的一些人生故事和价值观。记得一开始他说起他长大的文革时期中国的气候是不鼓励学习的,然后又说起他父母是工程师,然后家人有好多学过文科的人,自己小时候多么多么善于自己读书学习。然后还开始扯美国建国的人如Benjamin Franklin, John Adams的一些理念,说什么我自己要做一些实用的挣钱的事情,为了我的孩子或孙子能够从事更创造性的如艺术之类的工作。他说同样,我们这一代移民来到美国好多为了留下,为了挣钱,却选择了工程,他属于少数坚持他对理论物理热爱的人,但第二代就比他们有远远更好的条件,应该去追求自己的梦想,最自己喜欢的东西。他说的这些也有一定道理了,当然,他扯美国建国人的时候我有点感到不舒服,我想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在美国名校斯坦福举行这种明目张胆的华人利益活动有点不要脸了,他真的觉得中国人应该学习美国建国人那套吗,以白人至上主义和暴力逐出印第安土著人建设一个华人没有什么真正地位的国家吗?他跟那些孩子讲完了之后,在旧金山的中国领事馆的一个代表又开始采访他了。在那一段谈话里,我记得他说中国人在美国都混得不错,大多是在做工程。是,那些科技移民在硅谷都有比较好的工程工作,整一个相当高的工资,不过相当少能成为经理,很少能够创办自己的公司,也没有那么好,在美国依然算相对边缘。还记得他又提到自己的儿子在哈弗上学第一学期在上一门中国近代历史的课,不过都是用英文以美国的眼光讲,同时儿子中文也不错,也读了陈独秀的一些中文文集。我想这活动肯定是那儿的中国领事馆组织的,由于张首晟当时是拿了政府的钱本科时去德国留学的,中国政府的人依然觉得有资格“利用”他一下。

我还想说张首晟和他孩子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我也看到他的孩子对他们的基督教信仰还都比较公开,甚至到有点痴迷的程度。这种在美国华人里,据我所知,还是少见的,这种科学人及基督信仰混合在白人里我看到不少例子,华人这样却让我感到有点不对劲儿,至少感觉有点奇怪。我想这样做在中国会得到一定的排斥,毕竟太逆行于主流,尤其解放后,看到为此,方舟子也对张首晟表示了不满。同样,我认识的那位物理学家觉得基督徒的张首晟搞这种投机收利息的行为是比较讽刺的。

最后,为这位伟大的华人物理学家的不幸而逝默哀。他无法得诺贝尔奖真的是可惜了,我想好多中国人会为此感到遗憾。历史给予他什么样的地位,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