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混杂背景

近日,对中国传统文化和新中国的文化都得以更深刻的认识,通过阅读大量网上的文献。我从未在中国上过学,所以可以说是在弥补自己失去的十二年的中国教育。同时,我在俄语也有了大的提高,今天在俄语维基百科上阅读一些数学及历史,我想也许不久就能够写流利的俄文了。我所看到的俄罗斯文化都是苏共匪的,由于苏联歌曲与我艺术口味如鸳鸯。也想起,我跟那位犹裔数学博士讨论审美观时,提出了苏联在科学艺术上精彩巨有创造性的一切,或许因为俄罗斯人本质就更审美啊。他人回:有可能,但我想好多也因为苏联极好的教育体制。

想起,我有一次观大美国数学家Robert MacPherson的采访,在此,他说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时,美国主流的教育哲学认为学(比如微积分)过早不良由此必导后正式学闲无聊,及他父母也如此认为。当然,他将此形容为”terrible educational theory”。其与苏联的恰恰相反,在苏联他们是鼓励在各种方面有超常天分的人从小纯粹追求卓越的发挥发展自己,并且政府公家会给这些人提供更多的教育及培养资源。想更细的了解他们怎么做的,可以看看Masha Gessen写的Perfect Rigor,是讲解决庞家来猜想的怪才Perelman,里面可预料有描述当时苏联高中数学尖子之圈的组织及文化。回到美国,真难以想象美国在冷战时期尽然有如此之愚昧的无科学根据的教育思想嵌入主流。

我自己是承受了十二年美国的垃圾公立教育,在一个普通的美国学校,与一些普通的美国孩子。老师实在太差,学生也笨得要命,我也是,只不过在某些地方没有像其他人那么差。美国老愿意职责某些别的国家没有言论自由,竟是政府的propaganda,但是在我眼里在教育洗脑,很难比美国做得更严重,美国教政治教历史是极端的不客观,忽略一切不符合美国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是建立在无知的基础之上。老师将荒唐讹谬熏陶在无辜单纯的孩子上,所以美国人长大了好多却认为希特勒是美国打败的。在数理化,美国学校不要求学生做证明题,所以美国人的严谨思维能力那么差,我都看到在美国技术公司当官的美国人愚昧到不记圆的面积公式,何况对诸如此类有任何理解。好多老师讲的这些我还都相信了,比如我的四年级老师说三角形内角度之和为一百八十,因为数学家每次以量角器测量所画的“稍有特殊的”三角依然会得一百八十。九年级,我们在历史和英语课,读的都是像Ayn Rand和Solzhenitsyn这样的人的作品,有明显的政治偏见。在这种环境之下,基本百分之百的中国孩子会对中国文化有极其稀奇古怪的眼观。孔庆东说过,现在主要战场是文化战场而在此,中国一大片土地都已经被占领了!因为我这个人智商比较高,不太受制于环境及社会压力的影响,所以我慢慢悟觉到,通过阅读网上的许多中文资料及客观的非畅销的英文资料,才晓得美国是如此之大的一个骗局。我这种人是不那么容易上当的,可惜,如我一般的人过少。我想强调,中国有墙,是,美国也有,它的墙是教育及文化自然导致的对外的不接受加上复杂的政治正确文化,达到人曰男女在理工科能力不平等都会遭到冲击,看看Larry Summers就知道了。对于某些体制,美国主流媒体也是扯淡回避,所以他们对中国的预测基本上都是错的。

上了大学,我终于离开了美国中学令人精神麻木的樊篱,接触了一些更有趣的人,更有深度的思想,更丰富的世界,开阔了眼界,但是纠正排泄美国公立教育所产生的精神遗患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直到今年初,才可以说自己终于达到了精神的解放,此过程犹脱开眼罩解盲,乌云散开露晴天,沉睡高山梦觉醒。我也想过这些多少可以归根环境,多少源于自己自然地生理发育。我想后者占主要,可是前者也有相当大的影响,毕竟依心理学所言,孩子小的时候易控制,易影响,则许多特征之遗传度,如智商,在小时与环境更相关。同时,主观而言,我在美国所得到的教育及发展环境并未让我能够宽松自然地发展自己,使得自己的天分得以充分的发挥,我在上学时期基本处于迷茫的心理状态,徘徊犹豫,非镇定自若,我想这跟我的特殊的文化背景,家庭背景,和本人天生不同之难以接受于诸多无知低级趣味的人都有密切的关系。

那位博士也认为美国的教育特别不利于特殊的孩子的发展,由于美国教育平均主义强调的非常不实际的过级,好的教育一般都需要在学校组织之外,需要大量家长的投入。我很心理安慰听到他在长大过程中也有了一些类似的感受,因为上学时一直怕自己是有点问题。

我也想过要是留在中国上学我会成为什么样,我想也是会出一些问题,但是学的知识会更多,也会早养成习惯更系统的学习,做事,也不会像在美国出现了某某文化洗脑及不安全感所带来的痼疾,最后者幸好吾以自愿接触正宗中国文化而处理,非如大多数吾认识之洋养华夏。美国主流文化对亚裔人,尤其是其阳性,有较负面的刻板印象及态度,其好多非客观正确,但由于广泛被相信,似乎都变为此了。我有一位华裔朋友说在西方国家长达对他的自尊心有了一定的打击,其到他成年却依然存在。

我相信自己有光明的未来,凭自己的能力。长大了,独立生活,选适合自己的环境,可以使得自己的潜力发挥出来。我在网上所看到的心理学也说人到了二十中,就不会太束于同侪压力及父母压力,可此置之度外选择自己独特的,与众不同的,甚至极端的道路,本人也感觉此在本人起效,魂魄逸流。我想一直坚持自己独立的判断和理念,非人云亦云,谁知道那,也许我会创造非凡的传奇,也许我会成为社会公认的疯子,也许(此为其中最大概率的)我会过平凡的一生。终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