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搞笑的比喻

刚才看了一个李敖的视频,关于台湾的军费。在此,李敖提到台湾的从美而来的武器装备,非免费提供,而是购买的。评论里,有人将此形容为:美国摆明了“让狗看门,不但让狗自己买狗粮,还要拔狗毛抽狗血”。一看到我就哈哈大笑,描述的太好了!

这让我回想起我上小学中学,好几次有美国同学争论is Taiwan part of China,一般最终得到结论都是不是。不用说,他们所想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事实,所以这种争论是毫无意义的,尤其在他们和当时的我对与历史客观具体事实的无知的情况下。基本在那儿,小学中学的历史课都是垃圾,尤其是在美国,因为老师水平一般不会太高,经常还会很差,比如在美国,好多历史老师会自以为是地将自己的主观偏见施加在学生上。孩子们都想得很简单,什么东西都用好与坏衡量,我也是。现在长大了,就知道好坏正邪非客观存在,但赢者输者是有的,无庸隐讳,败到台湾的蒋介石国民党就是极度的输者。

哪儿都有被洗脑的,洗脑定义为相信客观错误的过于某度,人。我自己小时候,如大多孩子一样,也是处于很洗脑的状态,毕竟小学老师讲的好多都是扯淡,加上父母也会讲圣诞老人之类的。理想的是,一个人随着智力成熟会多看,高质量的,文献,独立思考,客观严谨判断,从而将脑子里的洗脑物清洗掉,排泄掉,同时也克制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允其干涉人的理性思维。在这一点,本人是有了大的进步,而且我相信它的导数,随着时间或年龄,现在还是正的。当然,我一定是有目前必未知的可改进的地方,未知前加必道理同Dunning-Kruger。高智商的人洗脑率及度当然是更低,可是有不少,说明智商不足于防御洗脑。谈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自由与民主,或资本主义或共产主义,这类词。任何科学人都应该知道一个人是否是某某主义者,非二进制变量,其甚为复杂,但我是看到好多有科学能力的人却说起我相信我们的民主和自由这种从科学角度空白的话,直接一点还不如说我拥护西方民主主义制度罢了。我也看到很多高智商的人未调查而出论,批评自己不理解的,而看上去还是相信自己所言的。这都是缺乏克制力的表现,因为有克制力的人是会把事情搞透了在张嘴。我看到过数学学得很好的香港人将中共称为独裁,将毛泽东视为杀人猛兽,并且坚定此未有根据的观点。我看到过台湾人指责简体字及其它宏观上微不足道之事为表示对异岸之心逆。我看到过俄罗斯人排斥一切苏联的,似乎认为九十年代的预期寿命下降,人口负增长,难得积累的工业制造业毁于寡头流氓的自由的俄罗斯好于往年的岁月。在这方面,据我所看到了,大陆人还真的不错,由于对于外来的信息相对比较开放,不像好多港台同胞或美国人会将任意来自中国政府的信息拒绝为洗脑或政治宣传。

对于台湾人的政治心态,我真的不想说的太负面。我对台湾其实知道的很少,从来没去过。我认识一些台湾人,他们都很有能力,品德也很好。不过,台湾会让我想到他们曾经禁的一位作家的代表性故事之一的主要人物。我所看到的许多台湾人,及香港人,的心态近于那个人物象征的心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